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腳踢軍委大門

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腳踢軍委大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陳太忠對自己親手調製出來的丸藥。看小說到下載樓..請記住還是有相當信心的,無非就是用須彌戒里超市裡買來的蜂蜜、芝麻糊、核桃粉等亂七八糟的東西調配而成,微微煉製一下即可——不過那珍珠粉未免微微有點可惜,那麼大個兒的丸藥,用了好多巴黎順回來的珍珠啊。

不過,這東西個頭兒小了還不成,倒不是說他不能將輸入其中的仙力更凝練一些,關鍵是一顆葯能讓人延壽半年,已經是很匪夷所思的事情了,若是他將丸藥弄成黃豆大小,這就難免會引起一些麻煩。

陳太忠倒是不怕麻煩,不過現在他是真有點捨不得這個官位了,心說哥們兒官雖然不大,但是大我很多的人也不敢招惹我,走到哪兒都是前呼後擁,大家戰戰兢兢地伺候著,小心謹慎地看著哥們兒的眼色,生恐行差踏錯半步。

說起上一世沒品嘗過女人,眼下雖然不敢說三千佳麗、國國都有丈母娘什麼的,可後宮裡也是美女眾多名器雲集,大家還都不吃醋。經常有三飛四飛的和諧場面出現,這逍遙日子過的舒坦吶,給個神仙都不換。

說不換那也是假的,然而陳某人每每念及於此,總是對自己說:哥們兒的情商長進不少了,不過,做人不能滿足不是?再多學一學吧……

他對自己配製的藥丸是很有信心的,心說這麼多的仙力,也虧得就是黃老這年紀的人吃,年輕一點的人吃了,效果會更好,區區半年,算得了什麼呢?

至於他說的九顆丸藥,那也是有說法的,九乃數之極,為修道之人所推崇,他只知道自己飛升之後,地球上再無仙人飛升,卻是不能斷定現在的神州是否還有修仙之人——當然,就算有也比他低級很多,這個倒是可以肯定。

反正就是一句話,國家機器的力量不可小看,誰知道人家手裡有什麼不入流的修仙者沒有?他說的九顆丸藥,也是儘可能將自己撇清,將別人引入歧途而已——

仙氣這種東西,他當然是不怕別人化驗的,而效果也是可以確定的,遺憾的是,做這種藥丸浪費的仙氣比能用上的多得多,人服用了還有個流失的問題,昨天他趕工又倉促了一點,所以說……真的有點不划算啊。

下午的時候,韋明河從青江回來了,從飛機場來到市區之後,就給陳太忠打了電話,說是晚上要一起坐一坐。

接到電話的時候,陳太忠正陪著唐亦萱逛天壇公園,荊俊偉有心湊趣,還派了一個導遊過來,一路給兩人講解各種典故趣聞。

可是這二位只是想溫馨地相處一陣,這導遊一直吧嗒吧嗒說個沒完,未免就讓人感覺有點厭煩——後天上午,尚彩霞的飛機就到了啊。

可是你說要攆人吧,也有點不合適。陳某人和唐亦萱的私情從未在任何人面前曝過光,也就是蒙曉艷知道點,但是她也不可能說出去不是?

家醜不可外揚,這是國人信奉的準則,蒙校長跟後母不合是一點不假,但是她不可能敗壞故去的父親的名聲,再說了,她跟唐亦萱的矛盾現在是眾所周知,說出來也得有人信不是?反倒是沒地給做省委書記的叔叔抹黑了。

陳太忠和唐亦萱早就覺出對方心裡對那導遊的無奈了,但是很顯然,他們不能做出什麼反應,荊家兄妹倆都是腦瓜絕頂聰明的主兒,很容易從蛛絲馬跡中發現什麼。

事實上,連這導遊都知道這二位的身份不一般,態度是相當地客氣,陳太忠甚至懷疑,荊俊偉會不會對這個導遊泄露了什麼,她的臉上雖是長了幾個雀斑,但是不得不承認,這位也勉強算得上美女。

所以說,接到這個電話之後,陳太忠就算解脫了,他側頭看一眼唐亦萱,「唐姐,有人請咱們喝茶呢,你看?」

唐亦萱是何等聰明的人,聞言搖頭笑一笑,「呵呵,真是忙不完的應酬。」一邊說,她一邊看一眼身邊的導遊,「算了,今天就到這兒吧,辛苦你了。」

「您二位晚上的住宿安排好了嗎?」很顯然,那導遊捨不得走,少不得就要找個理由出來,「我可以幫你們安排……嗯,荊總說了,一切費用算他的。」

住宿?這兩人心裡有鬼,同時注意到了這個敏感詞,不過,小導遊只是想藉此套近乎,他倆當然不能說什麼,陳太忠微微一笑,摸出幾張百元大鈔來向對方手裡一塞,「好了,這是給你回去的車錢,其他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看著兩人揚長而去,美女導遊低頭數一數手裡的鈔票,七張……車錢就是七百塊?她原本還覺得,這個年輕人有點配不上他身邊的女人呢,現在看著兩人的背影。她卻是覺得這兩個俊男美女是如此地登對,男人帥不帥並不是最重要的,關鍵是要有男人味兒,不是嗎?

為什麼這樣的優秀男人,都是有了主兒的呢?小導遊恨恨地攥一攥手裡的人民幣,荊總的妹妹也不見得比我漂亮多少嘛。

陳太忠當然想不到,雀斑導遊認為他不夠帥氣,僅僅是有「男人味兒」,要不然沒準連收回小費的心思都有了,他現在考慮的是別的,「亦萱。跟我一起去吧,咱們隨便應付一下,晚上就省得被他們騷擾了。」

「是什麼樣的人?」唐亦萱微微皺一下眉,這讓她的眼角顯得越發地高挑,有一股說不出的味道,「可能不可能有鳳凰人在場?」

「不可能,」陳太忠笑著搖一搖頭,「這個人是青江扶貧辦的副主任,前一陣我找他幫忙,結果他沒幫上,估計是給我擺賠罪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