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凌源同志有問題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凌源同志有問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六百零五章凌源同志有成績

「質量方面倒還行,就是有的同志能夠有拿回扣。在工程發包方面有違規發包。比如靠關係,收什麼的。」衛初婧有顧忌樣子說道。

「誰?」葉凡問道。

「這個……這個……」衛初婧喃喃了幾下沒說出口。

「到底是誰?」葉凡問道。

「聽有的人說凌源同志有插手什麼事。」衛初婧彷彿下定了決計,才說道。

「不會吧?」葉凡心裡一驚,一絲訝然一閃而逝。

「我也是聽知情人說的,到底怎樣樣狀況也不清楚。」衛初婧說道。

「噢,知道了,這事,你盯緊點,別捅出什麼簍子來。」葉凡說道。

「你回來了都好辦,前段工夫你不在,我一個副也不好說話。而且,區里各位同志意見不一,很難一致。到最後差點都爭了起來。」衛初婧說道。

「知道了。」葉凡若有所思,點了點頭。心裡早明白了,估量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霸王了。這隻猴就是張凌源同志了,這個世道,誰不想擁有權利,誰不想當一把手。

早晨,葉凡叫上了盧偉,賀海緯,范剛一同到了老王湯頭店,整了一隻山貨好好的喝上幾盅。

喝了幾杯後,葉凡問道:「老賀,你們紀委最近有沒收到過上訴有關紅蓮區幹部的信件?」

「暫時還沒有?」賀海緯搖了搖頭,轉爾又問道,「怎樣?莫不是區里有人出成績了?」

「不清楚,我是聽到了一點傳聞。既然你們沒收到什麼就算了。」葉凡說道。

「老弟,你們紅蓮區發展很快啊!你老弟就是有一把刷子,一去紅蓮區就大變樣了。不過,你的前任顧一武那傢伙卻是四處吹牛,說是紅蓮區能有明天,他的功不可沒。」賀海緯似笑非笑樣子,說道。

「他算個屁,以前把紅蓮區搞得一包糟。如今大哥干出了成績,他居然想往本人臉上貼金。見過無恥的,我盧偉卻是沒見過如此無恥的傢伙。」盧偉啟齒就罵道。

「呵呵,他想說就讓他吹去吧。公理自在人心,大家眼睛不瞎,看得見的。」葉凡倒無所謂,搖了搖頭。

「我說這種人就不能讓他囂張,屁本事沒有就懂得吹牛玩陰說閑話。」妖棍范剛沒好氣,哼道。

「算啦,跟這種人嘔氣氣壞了本人,不值。」葉凡擺了擺手,看了范剛一眼,問道,「你如今海東還行吧?」

「還行。」范剛笑了笑,一絲得意一閃而逝。

「范老弟兇猛著呢,聽說如今曾經代副處長了。估量正式上去不久了。」盧偉看了范剛一眼,笑道。

「呵呵,局長只是叫我代著,並沒有其它意思。再說,提副處,我年曆跟資歷都還不夠。」范剛這靠山屯子出來的妖棍同志居然懂得謙遜了起來。

「呵呵,有才能就上嘛!別跟我說什麼年曆資歷。」葉凡笑道。

「沒錯,大哥就是一個活例子。你看看,人家跟你差不多年齡,如今曾經正廳了,人比人就會氣死人的。」盧偉居然呷酸味兒了。

「誰能跟他比,那還不如買聲豆腐撞死還來得乾淨。大哥根本就是一個妖孽級人物。」范剛哼聲道。

「葉老弟是個特例,我們不能拿他作比較。不過,盧偉,你難道升得還不夠快嗎?臨近三十而還不到三十,你曾經是省城政法委了。有多少幹部們眼紅得快要發狂了。」賀海緯笑道。

「呵呵,跟大哥比差了許多,許多。」盧偉乾笑了一聲,說道。

「海東市的狀況怎樣樣,范剛,你給我詳細說說。」葉凡看了范剛一眼,問道。

「大哥問海東幹嘛?」盧偉嘀咕了一句,神情有些奇異。

「呵呵,了解一下。」葉凡笑道。

「不對了,老弟,你絕不會事出有因的問起海東的。一定有緣由,是不是又有什麼案子牽扯到海東了。不過,這個跟你有啥關係,怪了。」就是賀海緯也覺得奇異,拿眼看著葉凡,這傢伙聰明著,顯然聞到了一些什麼不同尋常的滋味。

「那倒不是。」葉凡搖了搖頭呷了口酒。

「大哥,有什麼你就直說了,我們自家兄弟,藏著掖著就見外了。」盧偉有些不滿,哼道。

「這事還沒定上去,不宜外傳。」葉凡還是搖了搖頭。

「那就一定跟海東有關係了,我就不明白了。老弟有什麼事牽扯到海東。難不成省里指導要對海東下手調整班子了?不過,這個跟我們也沒什麼關係。更何況老弟你如今紅蓮區,又不是省委組織部,跟你也沒關係是不是?」老賀的思想天馬行空般,葉凡聽了都想笑。

聽老賀一說,大家全盯著葉凡了。都給他們看得不好意思了起來。

「哥,你就直說了吧,我們兄弟,難道還信不過。」范剛這傢伙也有些急了。

「算啦,給你們說叨一下,別亂傳,這事還沒定。」葉凡笑了笑,看了大家一眼,說道,「說不定過段工夫我會到海東市工作。」

「怎樣能夠,老弟你如今曾經是省城市委副了,到海東,那不是被貶官了。海東的地位怎樣能跟省城相比。」賀海緯想都沒想,直接就搖頭了。

「不會是大哥又要升了吧,怎樣能夠。大哥到紅蓮不到一年工夫,還升,那還有天理人道在嗎?」盧偉差點嚷叫起來了。

「呵呵,上頭的意思是叫我過去,還是海東市副,這邊代著掌管市政府工作。」葉凡見藏不住,乾脆拋底子了。

「市長,老天,不會是真的吧?」盧偉m了m鼻子,一臉的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