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想帶人沒門

第一千六百零七章想帶人沒門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我明白.這狗日的,明天來就是想攪局。」盧偉哼聲著去安排了.段海天那神色末尾陰沉了上去。

而主席台上的指導們都一臉默然的看著,全在看好戲。而且.有六成的同志那一絲興哉樂禍可是被葉老大的鷹眼感覺到了。

媽的......葉老大在心裡罵了一句。

「繆檢長,這事,是不是等儀式完畢後再處理?」曾志得看了看一臉陰沉的葉老大,再巡了眾人一眼,說道。

「看來.我繆經生講的話沒人聽了。」繆經生一聲冷哼,轉頭朝前面一個中年同志哼道「,寧石同志,馬上把人帶走,以免節外生枝。」

「是!」叫寧石的同志行了個禮,往後一表示。下去二個年青的檢察官直往台上的張凌源同志走去。

「。手,一點規矩沒有,你們往常是怎樣辦案子的。要嚴肅知道嗎?」這時,繆副檢長顯然生氣了,沖正走著的寧石同志哼了一聲。

寧石悄然一愕之後,立刻板著臉刮道:「還不把東西拿出來,太不象話了。往常我都是怎樣教你們的。一點正軌樣子都沒有.回去好好寫反省去。」

兩個年青檢察官一聽.馬上明白了。其中一個同志那臉美觀著從腰間取下了一幅鋥亮的手詩。年青檢察官估量是太生氣的緣故.那手錚在手中還不經意樣碰了幾下.發出哐哐刺耳的聲響來。

「相對是成心的。」葉兒心裡冷哼了一聲。

「哼!」段海天一聲冷哼,轉身走了。

而一夥省城常委們也跟著登場了,來賓們也走了。

不久.主席台上就剩下紅蓮區的幾位常委們。大家都一臉嚴肅的看著葉老大。一個個雖說想走,但葉老大正穩如泰山樣坐在主席台上,他們也不敢挪屁股。

而且,怪異的就是。在面對省檢察院相當有份量的繆副檢長時葉老大一點上前迎接一下的意思都沒有。紅蓮區的下屬們都猜測到了,估量是葉老大對繆副檢長的不滿曾經直接表達出來了。

「張凌源同志,我們是省檢察院的。我叫石寧.擔任反貪局工作。由於一件公款案子觸及到你.請你到省檢察院走一趟.承受調查........石寧上前.沖著張凌源說道。

「慢著!」葉凡突然擺了擺手,淡淡哼道。看了幾位同志一眼.說道「,你們是哪裡的?」

「這位是紅蓮區的葉書記吧.我叫石寧,是省檢察院反貪局副局長。這次上去.次要是要求張凌源同志到省栓察院把事講清楚。」石寧一看葉凡,冷冷哼道。

「反貪局副局長,哼,石寧同志.張凌源同志可是我們省城水州市委下屬的幹部。這事.你們跟段書記打過招呼沒有。來得還真是突然啊!」葉凡哼聲道。

「事出緊急.我們來不及了。這事,當時我們檢察院的繆檢長會跟段書記通氣的。」石寧說道,知道葉老大有些生氣了。

「你們這樣子做可是違犯組織程序的,你們眼裡還有沒有段書記?」葉凡冷聲哼道。

「這個,事出有因.特事特辦了。」石寧看了繆經生一眼,說道。

「嘭」地一聲,桌子突然被葉凡拍了一下。一雙眼神嚴肅的掃了石寧一眼,哼道:「你還知道特事特辦,我問你,明天紅蓮區在幹什麼?」

「應該是舉行新辦公大樓落成進駐儀式。」石寧身子動了動,有些底氣不足了。自然是被葉老大的凌厲氣勢所逼得有些軟蛋了。

「知道了還來,即使是你們要辦案子。即使是你們要抓凌源同志.但是,在幸子還沒搞清楚結案之前,凌源同志只是有嫌疑。

在明天這個特殊日子裡.你們應該尊重紅蓮區區委區政府。等儀式完成後你們想幹什麼就幹什麼?

你們這樣子做是為了什麼?」葉凡哼聲道,下邊坐的根本上都是紅蓮區的幹部們,一個個心裡都尋思開了。想了想都有些明白了,和著這些傢伙來是成心找場子的。

「他們這是在搗亂!」這時.范東朋在人堆里喊了一句。

「對,就是想搗亂,想把我們紅蓮區辦公大樓落成儀式給攪了。什麼意思,是不是想把我們的辦公大樓給攪沒了他們才高興。別有用心啊同志們。..這時.不知誰大聲的喊了一句,葉凡估量應該是盧偉安排的人在攪局了。

「同志們.我們辛辛勞苦在那破樓里都呆了好幾個月了。各位同志擠在一同,那段工夫辦公的困難可想而知。而今,我們的樓建成了.有些人太陰險了,一定是看中了我們的辦公大樓,相對不能允許這些人的陰謀得逞。..這時.何宜遠的兒子何斌大喊道。

「把他們趕出去

我們要辦公大樓。我們要辦公.趕出去!.、這時.不知哪位同志又大喊了一聲,中氣十足的。

下邊坐著的人在這些同志煽動下,又發現葉凡同志不吭聲,自然是默許了。人群涌動了.一下子漸漸的站起來了幾百位同志涌擠向了石寧等人。

「想幹什麼.想肇事是不是。」這時,繆經生一看狀況可是有些不妙,本人就幾個人。

真挑起了事端,到時不但帶不回人,估量本人幾個人會不會遭到群毆都難說。

不過,這老傢伙閱歷豐富.幾個跨步到了話筒前搶起話筒大喊了一聲.見人群稍微有些陡峭時一雙眼嚴峻的巡了一圈上去,哼道「,我是省檢察院的繆經生副檢長,張凌源同志觸及到一筆巨額非常大的款......」

不過,繆經生剛講到這裡,話筒突然嘎地一聲居然沒聲響掉了。自然是被范東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