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顧一武有私生子

第一千六百一十四章顧一武有私生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打個複雜比方,你跟指導講的話跟你跟同事講的話一定不一樣。講話時的態度等都有所變化。這就是由於指導跟你的同事在你心的份量是不一樣的。

「呵呵,他是省城段海天書記的女婿陳軍,我給你引見一下。」葉凡笑著說道。

「哎喲,是陳少,失禮了。「曾華趕緊又是說道。自然,段海天的份量相當的垂,人家是省委常囘委嘛!

「什麼陳少,不敢當。曾書記,你還是叫我陳軍吧。我只不過是葉少一個車夫罷了。「陳軍謙遜的說道,話講出來立刻就把曾華給雷倒了。

「陳軍,可不能這麼說,冉們倆是兄弟。」葉凡笑道。

「老大,我陳軍喜歡給你當車夫。「陳軍一臉頑強說道,這話又令得曾華同志心裡疑惑不已。雖說葉凡是喬家女婿,但也沒有到能令段書記女婿當車夫的地步吧。

他看了曾華一眼,說道,「我們先曾經調查過了,翠兒姑娘父親有意得到的銅板很有年份了。

如今應該算是古董了,而且屬於那種很昂貴的古幣。當時翠兒的弟弟脖頸上還有一枚,我們送到水井請古玩錢幣專家鑒定過。

說那種古幣是咸豐重寶當十五銅錢類別的。是清朝時寶泉局鑄造的。不過,翠兒父親撿到的銅錢當時寶泉局鑄造的較少,數目不多。所以,價錢也相當的驚人。

估量一枚可以拍到2萬塊左右。而翠兒父親的銅板可是被張鄉長硬搶去了五枚,假設都值錢的話就是舊來子了。

而且,張鄉長為了銅板還逼翠兒父母,最後翠兒的父親還被打瘸了。這是成心重傷人,不但要負刑事擔任,還要負民事賠償責任的。嗯必這些法律上的條奈款款的曾書記是搞政法工作的,應該更清楚了。」陳軍一邊說著,一邊遞上了有關材料。

曾華接當時看都沒看,說道:「葉少,我馬上派人下去抓人。」

「你先調查一下,取證完後再抓。該抓的都要抓了。「葉凡哼道。

「好,我先去辦理了。一有音訊馬上傳來。「曾華說著,拿著材料走了。

「抓冬的時分一同去,我倒想看法一下張鄉長是不是長得有三頭臂!「葉凡沖著曾華的背影、冷聲哼道。

「那是一定的。「曾華頭也沒回,答著話快步走了。

「他會不會擱一邊不辦理,聽說當官的都這個樣子。嘴上說的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聽說就我家隔壁一個土地案子公囘安局就辦了好幾年了都沒辦上去的。「翠兒有些擔心這個。

「放心,不用三地利間,包準你辦上去。「葉凡悄然的拍了拍翠兒說道,「你先回家,等著好音訊。抓人時我叫你一同去,你好好的煽那個狗東西幾巴掌。」

翠兒走了後葉凡說道:「我們馬上去郎亭於家。」

兩人開車直奔郎亭縣於家而去。

於家就在縣城,從賀海緯提供的音訊,葉凡和陳軍不久就找到了於家。發現是一座很破的院子。走出來時發現一個小孩子正在院子里的水井邊遊玩。

「小弟弟,你叫於傑是不是?「陳軍蹲下了身子,一臉的和藹笑著,而且,隨手還拿妻了一小袋奶糖。這傢伙,此刻像極了狼外婆,葉凡都想發笑了。

「不告訴你!「那小孩子看了陳軍一眼,歪著頭很翹皮樣子。

「小弟弟,告訴我的話這袋糖果就是你的了?」陳軍擠了點笑,說道。

「我才不稀罕,一袋破糖果,我外婆說了,吃了會長蛀牙的。我才不要蟲牙呢?「小孩子一臉的不屑,陳軍臉上可是有些掛不住了,居然連一個小屁孩都擺不平。

在葉老大面前可是太丟臉子了。這傢伙有些生氣了,神色一變,兇巴巴的沖那小孩子哼道,「不說是不是?不說我把你抓起來。」

「你是壞人,舅舅,有人要打我!「小孩子突然大喊了起來,陳軍一看,可是有些慌神了,趕緊伸手捂住了那小孩子嘴巴。

小孩的雙腳在陳軍身上亂囘蹬亂瑞著。陳軍又不好用重手,一時給搞得有些手忙腳亂了。陳軍當然不是怕事了,次要是擔心把這事給搞砸了。

「誰敢打人,活不耐煩了!「這時,從堂廳里大步出來一個壯漢子。此人一臉的橫肉,手臂上還綉著一條蠍子。一看這扮相,就知道是本地混混頭什麼樣的人物。葉凡眼前不由得出現了林泉三霸的樣子來。

「媽囘的,放開他,不然我踢死你這操囘蛋子。」凶漢子一見小孩被抓囘住了,凶神惡煞的沖了過去,揮拳就往陳軍臉上招呼了過去。

啪地一聲脆響。

凶漢子被陳軍一把推得連腿了四五大步,還是沒站穩,一屁囘股就坐在了一盆月季花上。

月季花雖說長得像玫瑰,但實則不是玫瑰一且,身上也是帶刺的。登時,痛得那凶漢哇哇叫起小。隨手操囘起地下的扳磚就要砸人。

「媽囘的,就你這熊樣也想砸人,活膩歪了!」葉老大隨手一探腳,凶漢子再次飛到了水井旁,狠狠地撞在了水井那石頭井沿上。

登時,大囘腿上被擦破了皮,而且,葉凡下了陰手。那傢伙一下子就癱軟在了井沿邊,爬了幾下都爬不起來了。

陳軍倒是愣神了好幾秒。

「看啥,老囘子雖說是廢人一個,但對付這等東西就是沒絲毫功力也照樣子不用廢力氣的。」葉老大淡淡一笑。

「大哥就是大哥,不能比的。」陳軍搖了搖頭。走到凶漢子面前,一腳踩在了那傢伙大囘腿囘根上,用力一搓,大漢慘叫了一聲。

「說,他是不是叫於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