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下去抓人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下去抓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呵呵,你們能夠不知道。看葉書記年輕是不是?曾秋林問王蓮花道。

「年輕,在我們這一桌相對是最小的。應該不到二十七吧?「王蓮花又斜瞄了葉凡一眼,點了點頭。

「差不多!」喬報國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說道,「他是我妹囘夫葉凡,現任省城水剛市委剮書記。」

「省城副書記?「王蓮花喃喃一句,一臉的訝然。就是一旁的崔峰同志也是眉毛動了動。

「呵呵,這個不算啥。反正你們都是本人人,我透個底子。估量不久他就要到海東市任市長了。」喬報國淡淡笑道。

「海東,市長。」崔峰自語了一句,拿起了酒杯,說道,「崔峰先賀喜一下葉市長高升。」

「謝謝。」葉凡答著,碰了一杯後說道,「聽說只是代市長,算不得什麼?「講完後看了看王蓮花,問道,「你還是講講田茶的事吧?」

「是這樣的,本來我們郎亭縣的田荼的確很有名望。聽說浦海市有個搞茶葉的大老闆曾經來過郎亭,說是想投巨資協作開發郎亭田茶。這本來是一件壞事的,當時的江專員也動心了。不過,剛把這事跟田書記提出來後就被否決了。「王蓮花說道。

「是壞事田書記為什麼要否決,難道南嶺地區經濟發展上去了他這個書記反倒不高興了,這是哪門子道理?」喬報國哼聲道。

「聽說這個,田茶,犯了田書記大忌?」王蓮花奧秘一笑,說道。

「這個怎樣說?「葉凡也忍不住問道。

「呵呵,田書訓謝,田,嘛!「崔峰在一旁淡淡笑道。

「這個也能掛上勾,真他娘的好笑了。」葉凡忍不住哼道。

「當然。」曾秋林點了點頭,看了大家一眼,說道,「田志空這個人很信風水,那是由於他父親就是個正宗的風水先生。

別冬家的墓都是建在山上的。只要田家祖墓卻是建在田裡,田茶既然也種在田裡,是不是有些犯了田家的祖墓意思?

而且,假設悶聲不響的種,田家也不說了。而浦海市來的老闆要大搞田茶開發,那不是說要大挖田地種上茶葉。

這個挖田地可就有些犯了田家的風水的說法了。由於,荼葉跟田家人爭搶風水了嘛!」

「不對,農民種田不照樣子要挖田掏地的,難道就不會跟田家風水相衝啦。田志空總不能不要老百姓們種稻子了吧?」喬報國有些困惑不解了。

「呵呵,不一樣。「崔峰卻是搖了搖頭,看了喬報國一眼,笑道,「種稻子種出來是老百姓本人吃,而種茶葉,還搞大開發。

當初那個老闆來說是要把郎亭田茶推向全國,走向世界。既然要走向世界,那這田裡的茶葉是不是得賣到本國去。

這田茶可是有著田家風水的。在本地流通一下還行。轉來轉去的還是在田家地盤上是不是?

由於老田家以為這南嶺地區都是田家的地盤。肥水不流外人田的。

不過,這下子要賣到本國去,那不等於田家的風水分給了本國人嗎?風水被本國人分走了,田家的風水不就少了許多。自然,田志空同志就不肯了。」

「正理也能講得如此有理,有滋味!「葉凡彼有些感嘆的點了點頭。

「哼,過幾天我到郎亭看看。假設真有發展能夠,我們把浦海市的那位大老闆請回來。簡直是亂彈琴,老百姓的利益居然被扣上了田家風水的帽子,太不象話了。我就不信姓田的能講出什麼來?」喬報國冷冷哼道。

「不大好吧喜員,你剛來就跟田志空發生衝突,有些不好吧?而且,田姓在郎亭那地帶走大家族。

郎亭縣幾十萬人口有三成都是姓田的。估量田志空一句話上去,田茶會一夜之間成為農民灶台前的柴火的。

那樣上去,不但發展不了田茶,估量就是我們想喝本地田茶都沒時機了。」曾秋林勸道,嘆了口吻,眉頭皺得老高的。

「管黨群的田塔山是不是田志空的田家人?」喬報國問道。

「嗯,雖說田志空跟田塔山沒有直接的親戚關係。

但七彎八接的也能打出一個親戚來。

而且,聽說田塔山以前還是田志空的老指導。後來田志空爬到了田塔山頭上,也相當的照顧著這個老傢伙。

在地委委員會裡,他倆人配合著,被稱為南嶺地委會的,二田,。所以,才能壓得以前的江專員抬不起頭了。」曾秋林嘆了口吻,面容凝重。估量以前也被地委委員會的,二田,壓得很慘了。

「不管了,只需他不擋路就讓著他。真要擋著我發展經濟,我們也不能軟蛋著了。我喬報國可不是姓江囘的。「喬報國哼了一聲,喬家大少的氣度咋顯。

葉凡在心裡搖了搖頭,心說喬報國估量會妻跟頭。你把在省政囘府當剝秘書長那一套搬到地方下去是沒有用的。

人家那些田姓老百姓才不會管京城的喬家大院不喬家大院。不過,讓這傢伙去碰上一鼻子灰也好。

不然,整天牛逼哄哄的以為喬家大院出來的就是天下第一了也不好。玉不磨不成器,喬報國,自然也得讓他摔摔跟頭。

第二天下午,曾華來了電話,說是一切都查清了,可以下去正式抓人了。

在路口跟曾華一行人集合了,曾華那邊來了兩輛車子。而且,全是穿便裝的**。

「曾書記,這事你辛勞了。「葉凡老遠就伸出了手表示感激。

「不辛勞,這是我們應該做的事。「曾華一臉謙遜樣子,說道。

「事情是不是如我們猜訓的那樣?「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