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晚上有女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晚上有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剛進房間里時葉凡還是悄然的愣神了一下,由於,他聞到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再細心的看了看房間,笑道:「翠兒,這個是住的吧?」

「嗯,家裡就我這個房間最好了。您是遠到而來的貴客,我應該讓給您的。」翠兒臉上悄然有些羞怯,道。看了葉凡一眼,道,「凡書記,我給您端洗腳水去,我爹弄了些草藥,等下放腳盆里給搓搓腳一定很舒適的。」

「這個…………」葉凡有些猶疑,怕影響不好。畢竟是在老范家裡,聽鄉村人有時特別的保守的。

「我都不怕怕什麼?」翠兒略顯怒了,居然哼出聲來。那聲響,也高了一些。

「那行,就泡泡腳。」葉凡點了點頭。

「那我去端來,爹早就泡好藥水了。」翠兒臉一紅,非常高興,跑到樓下去了。一個尺來高的木頭腳盆,外面浸滿了草藥。

當翠兒再次出去時,葉凡發現她曾經換了衣服。

這次出去時穿的是比短kù略長一點的一條白色的短裙子,上衣是一件黃色短衫。而且是用扣子扣的那種類型,衣衫頭上一顆扣子沒扣上,lù出了雪白的脖頸。

葉凡也就坐在了床上,翠兒蹲下身子給他脫去襪子。當腳進入腳盆後,葉老大忍不住shēn吟了一聲,贊道,「舒適!」

「咯咯,我沒錯吧,這十里八鄉的都想得到我爹泡腳的藥草。

不過,我爹不喜歡整這些。這些都是有錢人找樂子的東西,他採的草藥是用來治病救人而不是享用的。」翠兒輕聲笑道。

「爹還tǐng有個xìn凡淡淡笑道,倒有點佩服那位皺巴巴的老頭子了。

「嗯,有人我爹是老古板。其實,我知道我爹是壞人。」翠兒悄然的揉搓著,葉凡乾脆躺在了床上伸出腳來享用著。

也不知過去多久了翠兒彷彿搓累了。葉凡發現她額角冒出了許多汗珠。而且,有些發熱,翠兒隨手把上衣上頭的兩扣顆子解開了。

葉老大一坐起來,一眼就從上頭直接就看到了翠兒那深深的峰溝子」似乎連腹都能看見。

弄好後,翠兒走了。葉老大目送翠兒的身影離去,心裡彼有些遺憾剛才怎樣不自動點。

「孬種!」葉老大狠狠的罵了本人一句,倒頭睡了。

睡到半夜。

葉老大恍恍惚惚的似乎聽到了一聲微響」門彷彿被支開了一條大縫。

「難道有老鼠不成?」葉老大感覺好笑,發揮開鷹眼緊盯著門縫。不久,發現出去的應該是個人。

「不會有賊吧,難道見到我這樣的大款從外地來的,要來撈東西。」葉老大心裡想著,等那個模糊的人影mō索著走近了時葉老大差點叫出聲來,「居然是翠兒。」

「怪了,她來幹什麼?」葉老大心裡想著」盯著翠兒。發現翠兒彷彿就穿著一條三角kù,下身光溜溜的。

不久,她mō了一下葉老大的被子。嘴裡輕若蟻蟲般喃喃道:「我張翠兒不情願欠人人情」幫了我,我應該報答。而且,是個壞人,這身子給我不懊悔!」原來如此,葉老夾心裡一動也沒吭聲。

赤溜一下,翠兒悄然的mō索著鑽進了被單里。由於是夏天」這裡山較高,所以」蓋一床被單就行了。

「這是何苦?」翠兒剛鑽出來就聽見了葉老大輕聲話。

「我情願的!」翠兒也是輕聲道,整個人貼到了葉老大側身上。

那胸峰子緊緊的擠壓著葉老大那脆弱的神經。

一早晨,葉老大都很佩服本人。居然就這樣摟著翠兒睡了一早晨而沒動她。

當然,這個1動,只是部分動了一下,mō捏全身揩些油那是一定的了。只是最後一步沒責採取舉動。

天門g門g亮翠兒就溜走了,次要怕家裡人發現不好意思。畢竟是大姑娘了,還要是麵皮的。

葉凡和陳軍也起了床。

「老大,昨早晨直爽吧?」葉老大剛打著哈欠出來,陳軍那傢伙居然一臉曖昧,聲嘀咕。

「直爽個屁,子在囈語是不是?」葉老大心裡有鬼」隨手就給了陳軍一個暴栗。

「我都看見了,有啥了不起的。無非是跟翠兒那個了就走了,

想不到老大在兔兒泉蠻正派的,原來是打定主意要在家裡成就壞事。

好好!家裡舒坦著!」陳軍講完這話後趕緊閃到了一邊,就怕葉老大再來個暴栗。

「看見了」怪了,早晨沒睡專門盯梢不成?」葉老大有些無語了。

「沒有,一點左右我剛好去廁所回來,所以看見一個人影彷彿閃進了的房間一定是翠兒是不是?」陳軍一臉怪異的笑。

「知道了還,這嘴就不會閉緊點。」葉老大揚了揚手哼了一聲,二人下樓而去。

「凡書記,一切都預備好了。我們吃過飯後就可以起程了,不過,全是山路,估量得走到二個時。

路老遠的,而且,根本就沒路,很不好走。這位陳哥是武林高手走這路沒事,就怕能不能受得了。」范滿滿道。

「他沒事,放心。」陳軍搶先答道。

幾個人匆匆吃了飯就走程了。

由於是夏天,雖天門g門g亮,早上還是很清爽的。早上的半山有還罩著一層薄薄的稀霧。路倒是有路,不過,末尾時還有石板鋪的羊腸路。後來就沒路了。

換成范翠兒的哥哥范東柱在前面開道,他拿了把大號柴刀一邊劈著一邊走著。

「范老伯,這腿不方便。不過,看走起山路來可是一點不輸給我們的

「都是走出來的,我八歲末尾就拜了村裡的郎中為師。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