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我自有辦法

第一千六百二十六章我自有辦法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警車算個屁!現在什麼東西都有假.假警車到處都是。趙鐵海哼了一聲,看了楊良民一眼,罵道,「「還敢吭聲,這麼不老實o這年月的小偷看樣子膽子夠大的了。給老子招呼一下,讓他安靜著點,真是煩人。,」

趙鐵海一個手下一聽,那是上前老實不客氣,照準楊良民同志又是幾下。

這省廳來的刑警們一個個都是好手。下手絕對狠辣,而且」全是該下手的地方。這下子一頓拳腳下來。郎亭縣的幹警們是再也沒人敢吭聲了。

「「鐵海,你去問南嶺的曾華局長,把他們調查到的證據都接手過來。」」葉凡說道。

「「我已經派人去取了,兩手準備嘛!這個,要整人也得證據充分是不是?這叫什麼來著,咱們是依法辦事嘛!,,趙鐵海偷笑道。

「「有兩下子,省廳沒有白呆。」」葉凡斜瞄了這自得的傢伙一眼,笑道。

「「那當然,我們趙處現在在省廳可是威風了。是刑警隊的粱柱子。

,」這時,一個手下壽了葉凡一眼,拍上趙鐵海馬屁了。

「「不錯不錯,有長進!,,趙鐵海伸手拍了拍那個刑警肩膀。指著葉凡給那些刑警們介紹道,「「大家都給老子記住了,這位是省城市委副書記葉凡同志。也是我趙鐵海的大哥,哥幾個以後見到葉書記可得恭敬著知道不?要比尊敬我還要尊敬著才行!,」

「「是!」」幹警們一聽是省城的葉書記,那是金體都立正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嘴裡叫道,「「首長好!,」

「「呵呵,放下,放下。在這裡隨便點。」」葉凡擺了擺手,不過,還是過去跟每位同志都握了手,嘴裡說著你們辛苦這些屁話。

「「這幾個蠢貨,一點小事都幹不了。十來個人還搞不定兩個人.

笨蛋啊笨蛋!,,郎亭縣委書記宋剛同志氣得那話都差點講不清楚了。

「「也真是的,也不知楊良民都幹了什麼?堂堂一局長,最後還被人家拷了起來。被人當成小偷遭了一頓打,鼻青臉腫的還無處申訴。.」

馬付副縣長淡淡哼道。

他看了宋剛一眼」說道,「「不過,這事也怪了。省廳刑警隊怎麼來得這麼及時。是不是楊良民中計了,人家早計劃好了的。,」

不過,馬副縣長講這話時,還是有一絲興哉樂禍lù了出來。雖說他跟楊良民都是宋剛的核心班底。但內部也存在著糾葛的。

「「這個也著實有些奇怪,不過,如果說他們計劃好了的應該不可能。那小子難道能掐會算」應該不可能。不過,有沒人走lù了風聲那就難說了。,,宋剛皺著眉頭,哼道。

「「走lù風聲」應該不可能。葉凡只不過在省城,這南嶺估計還是頭次來。怎麼可能在咱們的圈內有他隱藏的什麼人在。,」馬付同志搖了搖頭。

他看了宋剛一眼,說道,「「不過,現在講這個也沒用了。楊良民這頓打是找不回來了。

省廳的趙鐵海明擺著是來給啐凡襯腰的。有他們插手這事就難辦了。

當務之急還是趕緊把冒林撈出來才行。不然,我可是聽說省廳那伙人個個如狼似虎的。

這些刑警,殺冬的事都敢幹,其它什麼事不敢幹。要是把冒林打出個什麼好歹來就麻煩了。,」

「「撈」怎麼撈?我宋剛的面子在省廳那些傢伙面前算個屁!,,宋剛沒好氣的哼了一聲。

「「宋書記,總得想辦法是不是?實在不行,我看還得田書記出馬才行。畢竟,省廳來的就怎麼樣了,總得賣田書記面子吧?強龍也難斗地虎的。」」馬副縣長說道。

「「不能再找田書記了」人家是大領導,哪能事事去煩他。,,宋剛搖了搖頭。

「「我看這事主要還在靠山村那個范老頭身上,如果他們不鬧事了什麼不能擺平。,,馬副縣長說道。

「「你是說去擺平范家?,,宋剛若有所思,點了點頭。不過,他想了想又說道,「「恐怕不好弄」葉凡在他家裡住著的。范家人敢如此做,無非還不是葉凡在撐腰著。不然,那個老郎中敢放句屁我才不信。」」

「「不管行不行」先去試試。實在不行,嚇也得把老范家嚇倒才行。葉凡能住一天」難道還能住上一世不成?他們老范家總得長住在咱們郎亭,得罪了你這個土地爺,我看他們真的長了狗膽不成?,」馬副縣長哼聲道。

「「這事你叫良民去干就行了。」」宋剛點了點頭。

「「咱們先來軟的,老范家不聽的話,縣城不是有幾位1大哥,嗎,出動一個去老范家走走不就得了。現在的老百姓啊,最怕這種1大哥,了。,,馬副縣長嘴角邊翹起一個陰笑。

「「哈哈哈,還是你這隻小馬仔會來事兒。..宋剛突然笑了.看了馬副縣長一眼.哼道.良民去問省廳的同志要人就是了,因為這案件發生在郎亭,由郎亭縣公安局去接手也合法合理。」」

「「妙計,對對,叫楊良民帶人去要人。省廳就來了十來個人,咱們這邊可是人馬多。」」馬副縣長笑道。

顯然,老范家見葉凡有撐腰著。所以,一直口氣堅決,就是不願意合解。

而楊良民安排的縣城「大哥,帶了一夥混子去老范家正好送菜了,陳軍又施展了一番拳腳。

「「大哥,就這點貨sè真沒意思?,」陳軍淡淡的搖了搖頭。

「「這些人只是打前鋒的小嘍羅。」」葉老大淡淡的哼了一聲。

「「你是說有人主使?,」陳軍並不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