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搶先一步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搶先一步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就這樣完了?」在過道里候著的陳軍同志一臉疑huò看著葉老大。

「不這樣還要怎麼樣?」葉凡聳了聳肩,雙手一攤笑道,「陳軍,棄些事不要去想得太複雜。就這麼簡直懂嗎?官場上的都是聰明人,一點就明了啦!」

「噢!」陳軍點了點頭,心裡罵道1懂個屁」葉凡剛走出地委大樓,迎面居然碰上了曾華。此人老遠就熱情的向葉凡打起了招呼道:「葉〖書〗記來地委也不早打聲招呼,到我辦公室坐坐怎麼樣?」知道曾華是來探聽虛實的,葉凡故意的看了曾華同志一眼,淡淡笑道:「1剛才去拜訪了田〖書〗記」這幾天沒空」我得趕回去了。」

「事辦妥啦?」曾華裝得很隨意樣子」問道。

「我想,應該差不多了吧。這幾天多虧曾〖書〗記了,謝謝你的款待。」葉凡沖曾華點了點頭」不冷不熱的表示了一聲感謝轉身走了。

「怪了,怎麼這麼快就辦妥了。田志空怎鼻可能服軟?」曾華同志在原地喃喃了幾句,趕緊把這事給喬報國彙報了一下。

「不可能,田志空是那種能服軟的人嗎?」喬報國說道。

「我看葉凡講得很有把握樣子,如果沒辦成他不可能講這種話的。」曾華說道。

「這事還真是怪了,我們靜觀其變就走了。」喬報國一臉鬱悶地掛了電話。

不久,曾華同志被田志空叫到了辦公室。田志空一臉嚴肅的遞給了曾華有關池林鄉靠山村的范滿滿郎中一家的案子。

爾後,田〖書〗記一臉正義,說道:「我希望地區公安局馬上行動起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不能讓咱們的老百姓有苦無處訴,有冤無處申。你們是幹什麼的,執法者。咱們這些當領導的,一定要把人民的疾苦裝在心裡。真心實意的為老百姓辦事才對頭。作為執法者,你們更應該心裡裝著他們。」

「這事我也剛知道了」張冒林同志是做得過火了。前幾天我們已經調查過了,不過」關於處理,是不是得移交檢察院了?」曾華故意探田志空的底子」因為他擔心田志空只是在試探自己,或者說是裝裝樣子。

「我不是說過了嗎?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一切以法律為準繩」對於這種仗著政府名義欺壓百姓的腐敗份子。

嚴重的破壞了我黨的形象,敗壞了黨的聲譽,在人民群眾中造成了惡劣影響。都這樣下去,誰還敢相信我們的黨我們的政府。

所以,一定要重拳出擊,嚴懲!而且,我跟你講清楚。這事」不管涉及到什麼人,統統都得處理掉。」田志空哼聲道。

曾華一聽就明白了。知道張冒林是逃不掉了。

那傢伙」成了田志空手中一枚可憐的棄子。其實,他連棋子都算不上的。當然,曾華更鬱悶的就是葉凡憑什麼東西居然說服了田志空。

「我馬上回去辦理。」曾華拿起文件袋子點了點頭。

「我給你二天時間處理好這件事。」田志空的話從背後傳了過來。

曾華同志謹記〖書〗記指示,行動很是迅速」馬上叫人抓了張鄉長一伙人。因為證據先前就有」所以,根本就沒什麼好考慮的馬上辦好了材料移交地區檢察院。

而檢察院的同志估計也聽到了風聲,那是馬上接手過來直截把張冒林送上了刑事法庭。

這邊事都辦妥後」葉凡跟陳軍回到了水州。

賀海緯馬上到了楚天閣葉府,說是於紅蓮倒是找到了,不過,這女人居然瘋了。

「老賀,是真瘋還是假瘋?」葉凡看著賀海緯」問道。

「我特地請專家來診斷過」試探過。應該是真的瘋了,頭部被什麼撞擊過後受損了記憶失去。

這事還真是麻煩了,於紅蓮被撞應該是有些人故意為之的了。這樣一來」咱們還想從於紅蓮身上查到點什麼已經不可能了。

〖狗〗雜種的,這條最重要的線索被掐斷了。我們的對手下手快而狠啊!」賀海緯嘆了口氣。

「不是顧一武乾的就是鳳家的人乾的。顧一武出手的機率更大。」葉凡點了點頭」看了賀海緯一眼,說道,「不過」咱們還有另一條線索,就是於紅蓮跟顧一武倆人的sī生子。這事聽說就連於紅蓮都還沒告訴顧一武」也許,顧一武現在還不清楚這事了。」

「我們並沒查到小孩子?」賀海緯搖了搖頭。

「難道顧一武知道了,把於傑給藏了起來,妾者滅口了。」葉凡哼道。

「有可能這次於紅蓮去找顧一武已經把孩子的事倒出來了,所以,才遭到了殺身之禍,只是沒撞死罷了。而孩子就是一枚定時炸彈。如果說顧一武滅口應該不會,藏起來的可能xìng很大。只是」地球這麼大」要藏一個小孩子,咱們哪能查得到。」賀海緯臉sè越來越嚴肅。這事於紅蓮都沒跟他弟弟說,還真是沒有了線索。不過,既然是個孩子,咱們就從於紅蓮要好的朋友以及親戚那邊著能不能整到一點線索。即便是僅有一點希望,咱們都得找出來。」葉凡說道。

「我早安排人去查了,不過,於紅蓮的哥哥於林也是一個很重要的人證。咱們再挖挖,也許還能挖出點什麼來。」賀海緯說道。

「先這麼著宅」葉凡點了點頭。

短短的半個月時間,南嶺那邊傳來消息。田志空雷厲風行」居然狠下心來把祖墓給縮小到一個小公墓地盤。差不多就幾米範圍了。也就是龍墓的中心點,而其它地盤全被拆除後改成了一個個的小公墓。

公墓倒是正式的掛牌出售了。在田志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