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老顧招了

第一千六百三十章老顧招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完全是誣陷的,段書記,難道您相信這個?」顧一武那臉色瞬間變得更蒼白了,差點嚷叫了起來。

「問題不在於我相不相信,而在於這報紙上登載的是否真是事實。搜索最新更新盡在..

你看看,這事一出來,給咱們水州市委造成多大的被動,影響極端惡劣。說難聽點,你的事現在已經成了水州市最大的新聞。」段海天輕嗑了下桌子,掃了顧一武一眼,冷聲哼聲道。

「我以黨性保證,這件車絕沒有可能。這是有人肆意誣衊我,有人想整我段書記。而且,我懷疑此人用心狠毒,估計是想以此為跳板來攪亂整個水州市的發展大格局。」顧一武太激憤了,不過,這傢伙也相當陰。居然想把這事想引到段海天身上,爾後以整個市委的力量來對付某些事了。

不過,段海天是什麼人,人家是省城霸頭,官囘場老油精了,自然不會上當了。他冷冷掃了有些氣極敗壞的顧一武一眼,哼道,「這事你別跟我說,去跟張槐同志講清楚就是了。」

顧一武一聽,那臉頓時變得相當的臘黃。因為,張槐可是水州市委分管紀委的副書記。段海天如此說,那不是說這事紀委已經插手了。

「段書記,真要如此做嗎?」顧一武一臉可憐相,問道。

「不是我硬要如此,你這事,我們水州市委能不過問嗎?人家都戳我們脊梁骨了。難道真要省紀委介入時我們才行動。暫時你只是去市紀委講清楚情況,並沒有其它什麼意思。去吧,好好跟張書記聊聊這事。清者自清,濁者自濁。」段海天淡淡的哼聲道。

「段書記,你真的一點情面不留?」顧一武憤怒了,冷哼道著話也重了不少。

「別櫻嗦了,去吧。」段海天在忍,眉頭皺得老高了。

「姓段的,我知道你早就看我不順眼了。還不是怪我沒把紅蓮區振興起來。

你丟了大臉子,那能怪我嗎?本來就是一爛攤子。現在倒好,有人整市裡幹部,你作為省城書記不但不站出來闢謠,維護下屬。

反倒乾落井砸石的事。我顧一武眼不花,看你能把我怎麼樣?是不是想趁機把我整倒,我呸!」顧一武實在是控制不住了,好像有些失心瘋樣子,居然指著段海天大叫了起來。這傢伙仗著京里家勢,公然藐視段老大在省城的權威。當然,顧一武所受的精神壓力太大了,他已經處於崩潰的前沿。

嘭地一聲震響,果然引出段海天真火來。指著顧一武訓叱道:「你還有臉講這事,你看看,多好的紅蓮區給你搞成什麼樣子了?

我老段當初就不喜歡你到紅蓮區。不過,是上級領導決定的我執行。結果怎麼樣,紅蓮區真成了爛攤子。

現在人家葉凡同志接手過來,把爛攤子重新振興了起來。看到沒,人家搞得多紅火。

你看看你都做了什麼,屁本事沒有就懂得瞎嚷嚷。一件好事沒幹盡懂得給我們市委添麻煩。

你呀你,真是爛泥扶不上牆!你還敢在這裡大言不饞,簡直是放肆!你還有沒黨性沒有,還沒有一個黨員的廉恥之心。」

「我知道葉凡是你的寵兒,你就寵著他。他幹了什麼,還不是只懂得討錢,像個乞丐。

媽囘的,我顧一武當初沒這好命罷了。你們一個個不給錢不給物不給人支持,我怎麼帶動紅蓮區發展。

葉凡算個屁,一個鄉土疙瘩鑽出來的小混混,也敢說振興紅蓮經濟。我敢打賭,紅蓮區肯定爛了,爛了!

到時,你段海天同志會後悔一輩子的!」顧一武同志好像被踩中尾巴似的差點跳腳了。

「我看你真是瘋了,瘋了。」段海天一拍桌子,沖外邊喊道,「帶走,帶走!」

外邊人聽到喊聲推門進來了,市紀委書記楊槐同志一臉嚴肅的站在了顧一武面前。

手一揮說道:「帶走!」

「顧一武是條大魚,一定要讓他招了才行。只有如此,才能挖出他們所下的套!不然,光憑於林講的沒有多大的證據性。」葉凡說道。

「如果是我們省紀委出面,想讓他招估計也得一段時間。我是擔心這個,時間方面可能不允許了。畢竟顧家在京城還是有些門道的。到時上頭壓下來咱們硬頂也頂不住。」賀海緯有些擔心樣子,說道。

「嗯,即便是證明顧一武有私生子而不能證明於囘紅蓮的瘋是他搞的,還有下套的事,這樣,估計也拿他不能怎麼樣了。如果顧家有能量,最多落下個記大過處分,這傢伙回到京城不用兩年又能東山再起了。打蛇就得一棍子打死,不然,他蘇醒過來找我們麻煩就不值了。」葉凡點了點頭。

「老弟,前次那法子能不能用。

如果能用,我帶人到張槐處協助他們調查一下。」賀海緯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你說的是分筋錯骨手吧,這法子我現在沒辦法用了。力勁不足,不過,王朝能湊和著用。如果你真需要,我叫他從燕京直接坐飛機飛過來。」葉凡說道。

「馬上叫他飛過來,我們晚上就動手。遲則生變,到時鐵證如山,即便是顧家再怎麼搬也回天乏術了。既然要打,一棍子打死算啦。老顧家的一條蟲子罷了。」賀海緯眼中閃過一絲陰辣。

「行!」葉凡點了點頭揮了電話給王朝。

賀海緯到了水州市委,找到張槐書記後要求協助調查。張槐書記跟段海天關係不錯,把這事彙報給了段書記。

段海天一看是賀海緯就知道這事估計跟葉凡脫不了關係了。心裡暗罵了一句會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