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送老顧進監獄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送老顧進監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送老顧進監獄

「於紅蓮這個女人其實長得並不怎麼樣,當初我會瞧上她無非就是喜歡她的。而且,她的身材不錯,估計是個爺們都會動心的。」顧一武說道。

「所以,你當初也留了心眼,早就為後頭對付你的對頭打下了伏筆。不過,這個對頭未必是我吧,因為當時我還在粵東。」葉凡掃了顧一武一眼,淡淡哼道。

「嗯,女人用完了後不利用拿來幹什麼?她又不是我老婆。再說,即便是當情fù時間久了也膩味了。食之無味的東西能拋就拋了吧。當然,能利用的先利用一下。」顧一武這話噴出來能雷倒一大片同志的。

「你還真是狼心狗肺了。」賀海緯忍不住冷冷哼道。

「狼心狗肺,這個世道,比我顧一武狠的人更多。利用個把女人算什麼?有的人,連老婆都送出去,跟他們相比,我算是良善之輩了。」顧一武有自己的觀點。

在顧一武招出來的事中,於紅蓮的確是他慫恿她去勾引張凌源的。而挪動資金的事也是顧一武出的餿招子,自然是想破壞紅蓮區發展的大局了。

「你也太狠了吧,女人用完後居然還想把她給撞死。沒撞死也給你撞成了瘋子。人家說的鐵石心腸絕對不如你。」葉凡淡淡哼道。

「我沒撞她,也沒害她。」顧一武居然大叫了起來,很是jī動,嘴chún顫慄得厲害。

「男子漢,你顧一武胯下也是帶把的。有膽做怎麼就沒膽承認了?是不是還想嘗嘗手掌的滋味?」賀海緯心裡一動,嘴裡極盡鄙視。

「放屁,我顧一武沒做就是沒做。沒做怎麼承認,你打死我也不會認的。」顧一武口氣空前強硬。

葉凡也感覺這裡面是不是有些奇巧了,淡淡問道:「不是你做的哪是誰幹的?於紅蓮又不是裝瘋?難道還有人做了好事不留名?」

「我哪知道,你們有本事自己去調查清楚就是了。」顧一武冷哼道。

「那六千萬聽說你也挪用了幾千萬?」葉凡突然出口,施展了『化音mí術』。

「我顧一武家裡有的是錢,用得著去以身試法嗎?最多是你們講我包情fù,我包了。慫恿於紅蓮也講過這話。幹了的事我顧一武全認了。相信就這些我顧一武也不會怎麼的。」顧一武哼聲道。

不過,被王朝在xiōng脯前幹了幾下後還是低下了頭。口氣是軟了,只是對於後面的罪行,這傢伙死也不認。

走出房間後,葉凡看了賀海緯一眼,問道:「老賀,你看顧一武是不是在講假話?」

「我本能感覺他不像在講假話,也許,這個中還有一些糾葛。看來,你的對手並不止顧一武一個人。

咱們得更小心點才是,這個隱藏在暗中的對手比顧一武更可怕。只是一點線索都沒有查起來就相當難了。

不過,經過顧一武這件事一搞,隱藏的對手應該會暫時收斂起來。就怕lù了什麼。至於說以後他還敢不敢再出招,這個就難說了。」賀海緯一臉凝重,說道。

「我也感覺到顧一武已招了,畢竟我的手法不是他這種人能熬得住的。」王朝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又說道,「另一個隱藏的『高人』會不會是水州鳳家人。大哥不是說他們支使葉興根騙了於林的錢。而於林的錢就是紅蓮區的錢了。」

「有可能是鳳家,但我感覺好像不像。」賀海緯搖了搖頭。

「對了老賀,葉興根的『興泰龍電機廠』以及鳳家的sè情窩點『鳳塔』的事查得怎麼樣了?」葉凡問道。

「葉興根失蹤了,至於鳳塔是於老哥在查。你直接問他就行了。」賀海緯說道,看了葉凡一眼,說道,「現在顧一武招認後,至少,以後有人想拿這事來扣你帽子是做不到了。所以,關於跟鳳家的事,我看還是慢慢來。咱們慢慢查,暗中調查。」

賀海緯比較穩重,覺得目前葉凡最重要的事就是先把海東市長位置敲定後再說,其它事都是小事。

「嗯,這事一時急不來,那就慢慢來了。」葉凡因為另有打算倒也不急。

顧家人行動還真是快速度,第二天下午最高人民就有人給水州這邊打了招呼。

因為,顧一武的事涉及唆使主謀他人設陷騙錢等,所以,這案子省紀委得移交給南福省了。

第三天上午老賀就辦理了移交手續。

不過,顧家人請出來的『高手』顯然這次有些失效了。南福省的檢察長叫花北石。

此人的兒子花逍遙跟盧偉的關係最鐵了。這邊葉凡早跟盧偉打了招呼,而且,在盧偉陪同下親自拜訪了花北石檢長。

所以,這次花北石同志的態度是空前強硬,沒有給顧家人找出的那位『高人』面子。

而且,省在接手這件案子後行動迅速。很快就搞清楚了事實的來龍去脈,已經向省法院提起了。

如果省法院嚴格按法律條款來判定的話,顧一武肯定得吃上二三年牢飯了。

不過,顯然省法院在接到上頭有份量的同志打的招呼後有些疲軟了。幾天了一直在拖,他們想把這事拖得最後是不了了之。

晚上,葉凡拜訪了齊振濤。一來想請他出手搞定省法院,二來關於去海東的事也得給他說叨一下。到時真討論這事時也能取得有力的支持。

一見到葉凡,齊振濤沒好氣哼聲道:「你小子現在能耐了是不是?」

「能耐了,這話啥意思齊叔,在您老人家面前我敢能耐嗎?」葉凡裝著丈二和尚mō不著頭腦樣子,一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