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會走光

第一千六百四十四章會走光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趙山相當得意的瞄了大家一眼,伸出了他那雙粗糙大手,又講道:,「稱們看我這手,粗糙得快全成老繭了。姓葉的那手掌我看過,根本就是一雙nèn手,像娘們的手一樣。

手上功夫肯定不咋的,不過,這小子上功夫了得。雖說那一怎麼樣下去我沒看清楚。

但是,沒有一點硬功一能掃倒幾個混混嗎?你們說蘇牛蛋叫的人是軟蛋,那是不可能的。

那些個混子頭我最清楚了。搶上前來圍攻葉凡的那十幾個全是打架打出來的小頭目。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事他們經常干,估計一個對付二個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那聽你說來,那姓葉的還是個高手了?」劉一標斜了趙山一眼,冷哼道。

,「我看,最多比我差上一點。可惜我沒辦法出手,不然,包準他滿地找牙,媽的,太可惜了!」趙山一時忘形了,大吹了起來。

,「呵呵,你那黑砂掌一掌拍下,估計姓葉的那就差不多了。要不,就讓趙大局長出馬,一掌拍殘那傢伙就行了,何必勞我們費這些破心思的。」這時,丁義明昏市長呵呵笑了起來。自然,語含譏諷味兒了。

趙山哪裡聽不出這味兒來,知道這貨故意的調侃自己。因為丁義明的工作也分管公安口子,有次趙山問他批個條子,無非是想弄點錢。

這事,財政局的劉一標倒是先點了頭的事。

本來,這事趙山以為板上釘釘了。財神劉一標答應了,而趙山自認為丁義明跟自己都是張明森市長圈內人。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動動筆的事罷了。

想不到的是丁義明居然不賣面子,最後趙山一打聽,才知道丁義明把那筆錢批給了他分管的糧食局。

趙山自然大為光火了,糧食局在以前還是相當紅火的,那個時候凡是有工作的人都得從糧站買米。

現在的糧食局只是個虛攤子罷了,雖說局長是正處級幹部,但跟自己這個在公安局有著實權的正處級常務副局長相比那是差了許多的。

趙山認為太丟面子了,所以,後來遇上一次機會,他指使人抓了丁義明的堂弟,因為老丁的堂弟辦了個賭場子。像這種事平時趙山都是睜隻眼閉隻眼的,只要有錢孝敬著就走了。

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老趙同志要出氣,丁義明是自己領導,

自然不能撒氣,只好找他堂弟撒了。

這小粱子就這樣子結了下來,雖說後面經張明森跟劉一標等人調解了一下兩人沒再內杠下去。

不過,總是有些疙瘩在心頭梗著的。所以,趙山略顯憤然看了丁義明一眼,嘴裡笑道:,「呵呵,就是能拍殘他可也不能拍啊,人家是市長。咱這個小昏局長能拍他嗎?要不,丁昏市長威風,還是由你上去。沒準兒一腳下去葉凡了了賬了,豈不更痛快著。」

,「呵呵,我從來不動拳動,那是莽夫!」丁義明淡淡哼著笑了一聲。

趙山一聽,那臉sè可是有些不好看了。和著你丁義明是文明人,老子成莽夫了。這貨咂了下嘴正想反嘴,張明森卻是擺了擺手哼道:,「好了,你倆個差不多就走了。嘮嘮叨叨的個沒完沒了有什麼意思。

還走出出主意把面子先找回來。」

,「市長,我覺得這事還沒完。蘇牛蛋一夥現在公安局關著的,想想,蘇林兒會擺休嗎?她可是京城豪門出來的貴家千金,聽說蘇家在京城很有勢力的。到時如果跟葉凡對杠了起來那就熱鬧了。」劉一標淡淡笑了。

,「蘇林兒可不是好惹的女子,大家還記不記得,前次市工商局的馬信錢因為辦理執照時惹著蘇林兒了。結果怎麼樣?哈哈哈」丁義明大笑了起來。

,「老馬慘四,居然想揩蘇林兒的油。太不長眼了,蘇林兒是什麼人,他那腦門子肯定是被驢踢了。居然sè的跟蘇林兒說,如果能跟陪他喝上一頓酒這執照就好辦了。結果,自然是遭來蘇林兒一頓拳腳伺候了。」劉一標同志也是興哉不已。

,「要是姓葉的也是個sè鬼就好了,碰上蘇林兒就有東西鬧騰了。

蘇林兒可是長得太她娘的煽情了。每次碰到這娘們我都想就地給辦了。不過,俺可是不敢。咱可不是老馬,經不起她的粉腳粉的。」

趙山也樂了,調侃了起來。

,「帶刺的玫瑰,趙山,我可得給你提個醒,你想「辦誰」都行,蘇林兒別去惹。我聽說他哥在部隊,而且職位還不低的。蘇家在京城財大氣粗,人家「哼一聲省里冒出一高官來,你這帽子立馬就飛了。別因為女人因小失大,不值了」張明森一臉嚴肅,說道。

,「我懂的市長,嘴皮子開開玩笑還行,我哪敢真去若那種貨sè,我這腦門子可沒被驢踢了的。」趙山了頭,有些猥瑣,笑道。

,「市長,我倒想到一個扛主意。」這時,丁義明突然說道。

,「啥意思,快說來聽聽。」劉一標是個急n子,催問道。

,「呵呵,狗頭山電站不是聽說要賣了。到時我們」丁義明淡淡笑了笑不說了。

,「嗯,這法子好像也行,那咱們就來玩個請君入甕的小把戲了。」張明森淡淡的笑了。

,「看我們的,那傢伙上任後肯定憋不了多久的。這個,年關到了,他這個代市長肯定得組織市**工作。到時,難道不招集市政班子開會嗎?呵呵,到時」別道峰講到這裡,掃了大家一眼,做了個砍菜瓜的手勢。

,「有張哥和別哥這「雙馬套」下手,那小子肯定被套牢。」劉一標那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