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挖墓

第一千六百五十六章挖墓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市長,鄉里一個像樣的廠都沒有。我們鄉既沒茶葉也沒礦產,往常下級拔點款子還不夠發工資。這不,教員的工資都三個月還拖著的了。」劉達同志居然老實的托出這種幹部們都不斷想瞞的事。

啪地一聲,桌子被葉老大拍了一下。盯著劉鄉長哼道:,「再安不能窮教育,再富不能慣孩子。教員們拿點工資不容易,們怎樣能拖教員的工資。」

講到這裡,葉老大有些怒氣指著劉達一夥一訓叱道:,「看看們,們本人拿著全工資,教員的們就要拖。讓教員們都空著肚皮上課是不是?教員是辛勤的園丁,他們沒有其它支出,就靠點工資了。要是誤了教育孩子的大事,負得起這個責任嗎?哼,我看這個鄉長是當到頭了是不是?」

葉老大的真火被惹出來了。

「市長,我們還五個月沒拿到全工資了。劉鄉長是先保障教員們的工資。

前段工夫古水村發生山體滑坡。重傷了二個人,當時還沒死,運到市裡時由於沒有錢。

所以,劉鄉長作主把鄉財政的錢拿子出來給二個治病。結果一治就是二個月,為這事劉鄉長還跟人吵過架。

結果鄉財政那點錢金給砸了出來。所以,這三個月來,教員們只領到了一半的工資。

最近,劉鄉長正在想辦法,四處借錢要錢捐錢。可是我們桃木縣並不富,縣也拿不出多少錢。

由於,那兩個人的治療費用高達七十幾萬。」這時,旁邊一戴眼鏡的幹部趕緊解釋了一下。

「叫什麼名字?」葉凡的口吻緊張了不少,想不到這五大三粗的劉鄉長居然還有這種好意腸,這種人可是不多見了。

,「他叫吳昌活」是我們鄉昏鄉長

,「昌活同志,剛才講的可是理想?」葉凡一臉嚴肅,盯著吳昌活同志。

「我以黨性保證,市長假設不置信」可以派人上去調查。我吳昌活假設有半句假話,天打雷劈不得好死。」吳哥鄉長居然當場發起誓來。

「算啦,這事不用了。」葉凡擺了擺手,交待於友和道」「等下了解一下古水村發生山體滑坡的事,整理份材料出來。」

一個時後,外邊突然開出去了好幾輛老舊的桑塔納。

桃木縣縣委書記姜初林,縣長左一權兩位巨頭帶著縣裡指導全趕到了桃木鄉政府。

葉凡淡淡的跟他們握了握手」問道:,「姜書記,桃木縣有多少桃木樹知道嗎?」

,「這個」姜初林一愣神,臉上登時尷尬了起來。望了周遭一眼」道,「詳細數目我們並沒有統計,不過,相當的多。根本上山上種的都是。而寶劍鄉的桃木特別的多,估量是這裡適宜桃木生長吧。」

「既然看到這麼多的桃木,為什麼不發展一些跟桃木有關和產業。

比如,搞桃木劍,搞桃木工藝。雖是現代社會了」我們不搞迷信那一套,但發展跟桃木有關的產業不是不行的。

桃木的木質細膩,木體幽香。桃木在我國官方文明和信仰上有極端重要的地位,桃木亦名「降龍木,「鬼怖術,。

是用途最為普遍的伐邪制鬼材料。傳夸父追日,臨死前將神木拋出化成了一片桃林。我國最早的春聯都是用桃木板做的,又稱桃符,幾千年來,桃木就有鎮災避邪之,被稱為神木。

時下在東南亞國度,官方以桃木劍置於戶中用手避邪。

山東肥城,以盛產「佛桃,出名於世。佛桃樹生長在高山之上,常年吸收日月精髓,皆因桃樹生長地理環境特殊,果實且個大形美」甘醇幽香。肥城佛桃園被公以為世界第一桃園。

人家如今靠著這個打出了名聲,打出了名望,那錢,也賺得盆缽滿溢了」葉凡耐煩給大家講著桃木產業的事。

「市長,我們也了解過這些。幾年前,我剛到桃木縣時看到滿山的桃木我也想過。只是,這些東西,沒有名望很難打開支路。曾經也有個老闆到我們縣來投資,搞桃木劍加工雕刻等,不過,後因由於銷路不好,廠子也復工了。」縣長左一權一臉為難,道。

,「人挪活樹挪死,們就不會想些其它招子嗎?只需能盤活桃木產業,只需不犯法,我們都可以干。」葉凡淡淡的掃了左縣長一眼,哼道。

,「這個」左一權和姜初林都是一臉尷尬站那兒發不出聲響來了。估量兩位縣太爺是真沒輒了。

,「好了,們馬上全縣拉調查統計一下,把縣裡的桃木數量確定上去。要給我一個詳細的分布表以及桃木質量,種類等材料。」講到這裡,葉凡轉頭對左一權道」「左縣長,我如今就交待給一個義務。不管怎樣樣,先把全縣的桃木樹保存上去。不允許人隨意砍伐。

至於寶劍鄉的事,就由劉鄉長親身去處理了。能辦到嗎?」

,「能!」想不到左縣長還沒啟齒,劉達鄉長沒忍住搶先啟齒子。後來被左縣長狠狠的瞪了一眼後,這廝縮了縮脖子,臉紅紅的退到一旁去了。

這個,指導問話時作為下級,最怕的就是本人的下級搶話插話。

這個,一個光乎面子成績,一個就是話不能亂講的,以免欲罷不能。有些事,也許指導還不想這樣做。給一插嘴,指導不得不這樣做了。

,「估量村幹部們都到了吧,劉達同志,先去處理一下。」葉老大擺了擺手。

劉達同志響亮的答覆著跑著下去了,不過,聽這傢伙很有地方工作的閱歷。只聽劉達同志在政府大院空地上大吼了幾聲。把那些村幹部們訓得都快抬不起頭了。

最後,這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