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市長又暴力打人了

第一千六百六十一章市長又暴力打人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傢伙長了狗膽,以為投靠了葉凡就能保住他的分管的工作。

那以前講好的是不是該提前發動了。既然這傢伙如此的蠢蛋,哪咱們也該早下手了。」孫道峰淡淡哼道。

,「這次不光是捋了他分管的工作問題了,而是,我張明森要拿他頭上那頂帽子。」張明森冷哼著說道,這傢伙,聽了查明江的彙報後,氣極了。

,「嗯,要搞就搞大點。讓某些同志看看,跟我們井對的下場就是如此。即便是市長也保不住他。」別道峰冷冷哼道。

第二天早上8點30分。

曾俊才拿著材料進了葉凡的辦公室。

葉凡細細的看過材料後,看了曾俊才一眼,說道:「老曾,我看這順華紡織廠還是有潛力可挖的。雖說他們負責三千萬,但順華的地皮可是值不少錢的。就這一塊大有文章可做。」

「地皮的確值錢,我叫人評估過,至少不下一點五個億。如果能順利賣了的話還清債務後還有得剩一點二個億。

這筆錢除了給職工養老等方面必須開支的以外,順華的職工每個人能拿到二三萬塊錢。

對他們來說,也算是一筆不小的收入了。」曾俊才講到這裡,看了葉凡一眼,轉爾又說道,「不過,這地皮根本就賣不了。目前的糾份就在這一塊上了。賣不了的東西廢紙一張,有什麼用?」

,「賣不了就不要賣了,我說過,可以重新盤活廠子。」葉凡淡淡的笑了。

就在這時候,曾俊才的電話響了,接通後,頓時,曾俊才臉sè大變。放下電話給葉凡說道:,「發生大事了,剛才從紅書鎮衝來了上千群眾,他們一進順華紡織廠就開始破壞東西。要求順華的職工幹部們在10個小時內搬離順華。不然,就要強行趨趕。順華的人當然不肯雙方互相組織了人,現在打起來了。」

「走,去看看。亂彈琴!」葉凡冷哼了一聲,二人快步下樓。

在車上葉凡拔通了市公安局長安奇的電話,要求他派些人來維持秩序。安局長一聽,說是馬上親自帶人過來。

車子到了順華紡織廠,發現廠門口早被人堵死了。人擠人亂糟糟的,大吵大叫的聲音不絕於耳。而且,廠裡頭好像正在進行著jī烈的拉椐戰。

,「怎麼辦,現在情況危急,市長不能進去。還是等安局長到了再說。這,人太多了。」曾俊才一看那混亂局面,那臉sè更是臘黃。

像這種局面是很可怕的誰進去都沒用。人這個東西,打紅眼後逮誰打誰,哪管你領導不領導。而且,領導被打得更慘。

「領導到了,我們找領導說理去。」就在這時候,什麼人好像發現了葉凡的車子,大叫了一聲沖了過來。

,「對對對,找市裡領導評理去。」隨著幾聲響亮的喊叫聲響起一伙人拿著棍棒,氣勢洶洶地沖了過來。

「快開車離開!」曾俊才沖司機大叫道。

不過,晚了,早有人跳將過來圍擠住了車子。

「下來下來,我們要評理。」外邊人大叫著推擠著葉凡的黑迪。

,「不出來咱們砸車子,逼他們出來。當官不為民作主,你們這些全是狗官,狗官!混賬官,就懂得吃吃喝喝吸我們老百姓的血。」某位同志大叫了一聲,車子頓時劇烈的顫慄了起來。似乎有被掀翻的危險。

「想幹什麼全住手!」葉老大一看不行了,估計安局長還沒到這車子首先就得翻了。所以,一用勁開車門推了出去,頓時在車門前的幾個群眾被推倒在地。葉老大搶過一個老百姓手中的鐵皮傳音筒,在地下一踮腳,手一捋順著車一躍就到了車頂上。

,「住手個屁,還我們土地,土地是我們自己的。」一個手上有刺青的傢伙在車下大叫大跳著,這傢伙操起棍子叭地一聲砸得奧迪車晃了幾晃。

葉老大一看,頓時火起。感覺這傢伙好像是個頭目似的。而且,一看那傢伙那身打扮,絕對是流氓級人物。身子往下一騰,一腳踢去。那刺青客沒防備之下被葉老大踢得一下子就滾進了人堆里。

,「老大被打了,打死這龜別子的!」人堆里有人大叫道。一下子就涌擠上來幾十今年青人。

而同時,也有一伙人退到了邊上。葉凡一看就明白了,湧上來的就是鬧事者,退後的才是真正的老百姓。

「他是葉市長,你們不能打,住手,住手!」於友和和曾俊才都急了,從車裡鑽了出來大喊道。

,「葉個屁,打死他!」某人又喊叫道。一tuǐ踹去,於友和沒防備之下整個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下。旁邊的曾俊才想去扶人,也被人在屁股上踢了一腳,頓時就摔倒在於友和身上,兩人成了滾地葫蘆。

,「打打打,打死這些狗官!

,群情jī憤的大叫著,棍棒呼啦著全往葉老大身上招呼了過去。

「攻擊市長,你們這是在犯罪!」曾俊才的聲音被淹沒在了人聲里。倆人早嚇得tuǐ肚子抽搐,聲音發顫慄了。

,「陰謀攻擊政府領導,該打!」葉著大一聲大吼,搶了一根粗棒,往下一掃橫。

叭啦啦……,

一陣脆響,凡是被葉老大橫掃到的,全都一個趔趄歪斜著。有幾個傢伙沒站穩頓時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下。沒倒下的被葉老大又是一棍子橫掃,這下子,身邊的全倒下了。頓時就空出一大片空地來,場景相當的詭異,好像是葉老大用別猴子的金箍棒畫了一個圈外人進不來似的。

「上啊,上啊!」十幾個人也是兇相畢lù,喊叫著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