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你弄一千萬我弄

第一千六百六十四章你弄一千萬我弄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也知道,這事急不來。人家一定要七算八算,最後會贏利時才集協作建廠的。

而且,既然人家提出條件了,沒有條件也得上了。其實,關於旺夫溪規劃一塊市委市政府的確早有人提出來過。後來都是由於投入太大,困難太多而擱淺了。

「行!我置信飛城集團的誠意,最遲在往年3月份,也就是年當時幾天內,我會把規劃傳給你們的。」葉凡慎重的點了頭,其實,也是很無法,不點這個頭就是這順華的事就搞不上去了。

那真會吵得年都沒法子過了。葉老大也是被逼上梁山了。不過,置信有水利廳的何宜長相助,這事,先搞些款了來應該不難。其實,何廳長就是南福省的何副省長了。權利大了,他的才能也就更大了。

當然,不情願得到飛城集團這個老客戶也是葉老大如此慎重的緣由之一了。

「沒鬧開,惋惜了。」市財政局長劉一標同志相當遺憾,搖了搖頭還mo了mo那半禿子頭。

「幾個混混,終究是不堪大用啊!」張明森嘆了口吻,看了大家一眼,神色相當的丟失。

「那小子有膽子,居然敢在上千群眾圍攻下擠進人堆里。我們以前就領教過他的手腕。

這次特別安排了上百人合攻,想不到還是沒起到作用。市局的安奇,此人也著實厭惡。

置信只需他不出動,工夫一久,葉凡一個人怎樣能夠堅持住。看來,得找時機敲打一下安奇才行了。」孫道峰淡淡哼道。

「作為局長,他不出動也不行。要是真發生什麼大事,他這個局長帽子也得飛了。這個,應該是他職責範圍內的事。」丁義明說道。

「可以拖的嘛!只需你出動了就沒話可說的。我看安奇如今變得就是不一樣了。彷彿有投靠葉凡的架勢。人家一招呼,就屁顛屁顛的親身跑去了,什麼東西!」劉一標哼聲道。

「算啦,tui長在他身上,他想幹什麼跟我們何干?再說,安奇同志跟我們的關係又不咋地,只是沒有走到對立面罷了。不過,這傢伙著實有些厭惡了,找個時機,敲打一下也是應該的。假設真實不能用,乾脆卸了他。一個被拔了牙的局長,跟沒毛的雞也差不多。」張明森哼了一聲擺了擺手閉目末尾養神了起來。

「一人打幾十個,有膽!」市委秘書長高華同志一臉的佩服樣子,說道。

「看到我們的市長的膽量沒有?像這種狀況,普通的指導都會退避三舍,等大批幹警到了才會lu面的。

你看看,人家年青,有衝勁有膽氣。赤胳膊赤tui的就衝上去了。而且,還跳車上跳上跳下的招呼人。

我看,人家叫他暴力市長不對頭,他並不暴力。我看應該叫拳腳市長還差不多。」范遠聊起來,居然哈哈笑了。

「嗯嗯!」高華同志連連點頭不已,看了范遠一眼,又說道,「聽說香港有個飛城集團要找順華紡織廠合資。

是葉凡請來的,此人動作倒是很快。這招術用得好,一下子就鎮住了順華以及紅書鎮的人。

聽說曾經達到協議,單方都擁有股份。而市政府居然也撈到了一成股份。

兇猛呀,市長去幫企業處理成績,居然還撈股份。這市政府什麼時分也參股了。要是每個企業找市政府排憂解難都這樣,那我們市政府可以變成企業辦了。

范,這個,是不是違犯組織準繩的事。可是有強搶敲詐的嫌疑。」

「是呀,市政府幫企業處理困難這是理所該當的。不然,國度還設市政府機構來幹什麼?范,能不能在這方面作些文章,一旦理想成立,估量夠姓葉的喝一壺的。」吳生髮同志眼神有些泛散。這傢伙,唯恐天下不亂。

「強搶,搶什麼?」范遠斜了高華一眼,哼道,「人家又不是拿乾股放本人腰包,而是以市政府名義拿的。

再說,國有土地,市政府佔有一塊也正常。這些陳年舊帳占點便宜肥了政府機構又有什麼?

而且,你這個副市長沒準兒還能撈點益處。不然,我們完全可以發出嘛!其實,我看葉凡的目的並不在於那一成的股份。」

「不在此在哪?」高華有些不明白了,拿眼看著范遠。

「管理!」范遠淡淡哼道,手上的筆在辦公桌上悄然的敲了一下。

「您是說葉凡想由此控制住順華紡織廠?這個,我就不明白了,這個控制來幹什麼?他作為市長,本人的費事事就夠多了。還有閑情去操那份閑心?而且,控制住一個企業有什麼用,這海東的企業都是市長管的,難道他還嫌權利不夠大,怪了!」高華真實是不明白了。

「呵呵,我覺得是不是香港那個飛城集團有什麼益處。葉凡想經過此來達到一定的目的。」范遠淡淡的搖了搖頭。

「兇猛!」高華嘆息了一聲,看了范遠一眼,說道,「在順華他不敢撈益處,怕被人盯上。

而轉個方向從飛城集團撈益處,人家公司在香港,又不那麼好查了。

更何況,假設飛城集團送他益處就放在香港,當前有什麼事也好甩手。

打的好算盤啊!范,那我們當前這順華紡織是不是得盯緊著點。要是能發現什麼,我們就好辦事了?」

「盯是要盯的,但,這段工夫就不必要盯緊了。」范遠淡淡笑道。一幅高深莫測架勢。

高華一看就明白了,估量順華紡織本來就有范的盯子了。人家是未雨繆綢,早作好打算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召集市裡有關水利樹立、城市樹立,防洪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