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蘇家女當球童

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蘇家女當球童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就打狗嘛,羅狗敢咬兄弟,我黃九林決不允許。兄弟,你等著,我安排羅狗給你出氣去。」黃九林說著掛了電話。不久,羅振超的電話響了起來。那傢伙嗯啊了一陣子後,那臉跟方三陽同志的變得也差不多了,估計是得了傳染病。全成四11臘肉乾了。

放下電話後,羅振超樣子尷尬極了。看了看葉凡,最終,一咬牙上前,也跟方三陽差不多,躬了三個躬,說道:,「對不起葉市長,我羅振超這眼瞎了,不識真神。我馬上滾!我滾!」

羅振超沒二話,講完後馬上轉身噠噠著滾蛋了。

這傢伙,拿得起放得下,畢竟是生意人。為了錢,都狠得下心,這面子嘛,算個屁!

反觀蘇林兒,那嘴,差點氣白了。

而張文龍會長,那一向平靜的臉上,居然也lù出絲絲驚訝來。說道:,「葉市長,對不起了,今天,這個!我們進去打球,不要管這些煩人的事。」

,「好好,打球打球!」葉凡淡淡的笑了笑,斜瞥了蘇林兒一眼,笑道」「葉某今天到蘇氏會所是客人是不是?」

,「嗯!」蘇林兒無奈的點了點頭。

,「那就好。」葉凡點了點頭,突然臉一板,哼道」「那你還不去準備一下,我要打球。等下,你就給我當球童了。」

葉老大一講完,那是霸氣十足,一甩袖子,指著蘇林兒還勾了勾手指頭,一幅輕佻極了的架勢,好像蘇林兒就是自己的使喚丫頭。這廝一講完,搶先往裡頭走去。

葉凡這樣子做,其目的自然是為了挑起事端了。這事既然是蘇林兒跟張會長合計好的了。而張會長到現在還在假裝好人,那自己就跟蘇林兒衝突一下。

到時蘇林兒一氣,是不是得趕自己走。而自己又是張文龍請的客人,到時,就看張文龍在面對兩難的情況下怎麼表演了。葉凡心裡還有絲絲好奇。

自然,現場的其它同志全呆住了,居然有這樣對蘇林兒講話的人,而且,還是那位暴力市長。

甚至,某些心理比較yīn暗的同志在想,等下蘇林林不從的話不知會不會被暴力市長給硬來個霸王硬上弓,那就有得好戲看了。

,「能為市長當一回球童,奴家很榮幸,咯咯咯,市長,我撿球去了。顧客是上帝嘛!

我們蘇氏會所當然會服務周到的。放心,林兒這球童肯定讓你滿意。」哪知,蘇林兒居然嫣然一笑,還朝著葉凡福了一福,來了個古代丫環見主子的禮。

跟在葉老大身後往高爾夫球場而去。後邊的蘇家人以及一些看客,還有張文龍,自然全傻眼了。不知蘇大小姐這又是唱得是那一齣戲。太莫名其妙了。

最感覺訝然的莫過於葉老大了,本來以為自己這般一剩jī。以著蘇林兒的高傲的個xìng,再加上大家族出身,肯定會大發雷霆的。

想不到蘇林兒居然變溫柔好像突然間就變xìng了。成了另一個人,葉凡用鷹眼隱晦的掃了掃跟在身後的蘇林兒,心說:完蛋了,這女子不吵不鬧不罵不打的。倒是越發高深難測了,是個難纏的對手。往往這樣的對手,得注意著了。

還別說,蘇林兒拖著裙擺給葉老大撿球的姿勢倒是相當的mí人的。

有時,蘇林兒小跑起來像是在t形台上走貓步,有時,慢步時又像是在表演慢鏡頭的美女散步。

而且,xiōng前那對中號的兔子上下顛動著。偶爾彎腰下去撿球時,那對深深的峰溝子能讓人咋舌不已。

葉老大同志自然看得過癮,大飽眼福不說,心底里,自然有些痒痒的了。而一旁的一群跟班們更是看得瞠目結舌,大呼這太陽是不是真打西邊出的。

蘇林兒服務周到了,端茶送水,遞毛巾給葉老大擦汗這些活計都搶著幹了。

葉凡也是給逼上粱山了,只能裝著很隨意樣子在享受著蘇家小姐的溫柔。其實,葉老大在心裡大喊著,這哪裡是享受,這才是真正的前熬。老子才不想要這種享受,太呢……,

……,

,「難道真被我降服了」葉老大斜瞄了跑得額角冒汗的蘇林兒一眼,不過,葉老大瞬間就清醒過來。打了個冷顫,他知道,這女子,絕對是一隻狡猾的狐狸,甚至,一匹貌似溫柔的狼,而且,絕不會是一隻溫順的bō斯貓的。

,「你要撿球是不是?」葉老大心裡一聲陰笑,一球竿打出。啪地一聲,那球很是詭異,居然高飛到空中。

無巧不巧,居然落到了將近二里之遠的市政府,而且,是穿窗而過,直接就掉進了葉老大這市長的辦公室。

圍觀的一伙人,自然是全呆住了。心裡叫道,媽的,這還是人打的球嗎?那能飛那麼遠,而且,好像還是穿窗而入了。也不曉得落入市政府那位領導房間了。

,「不好意思,重了點。」葉凡略表謙意的聳了聳肩,雙眼緊盯著蘇林兒,看她怎麼辦?

,「1卜姐,換個球就走了!」蘇氏會所經理蘇貴才趕緊遞上了另一個球。

,「能行嗎?」蘇林兒拂了下額角那一縷髮絲,姿勢還是相當優美mí人的,而且,看了看遠處的窗戶。

手又捧著xiōng口,來了個西施捧腦,自然,有些累了。這話」好像是講給蘇貴才聽的,其實是講給葉老大聽的。這姿勢,自然是做給葉老大看的。

不過,顯然,葉老大在裝傻,對於某人的「賣sāo」是充眼不看,充耳不聞。好像葉老大是一聖人,不識人間美sè的聖者。

葉幾同志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