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王仁磅是匹狼

第一千六百七十一章王仁磅是匹狼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狗子決定再加一更,第九更送上。1

「好榜樣,熱身時師傅徒弟一起上,而且,還用偷集,長見識了。

李道長,你真是高人大師啊!」葉老大憤怒的一聲大吼。

,「你用暗器傷我,不是一樣!」李純棉大叫著又撲了上來。不過,葉凡發現,李秋山那老臉居然沒有紅一下。而所謂的幾個公證人此刻全是泥菩薩不作聲。

當時還捐贈了幾百萬給空雲寺,而智雲大師只是皺了下眉頭,那眼光趕緊斜到外邊樹林里去了,自然是裝作沒看見了。

……

雙方瘋狂過了七八招,葉凡終究因為功力相差太多被李純棉的大棍給狠狠地砸了幾棍,頓時,後背一片鮮血。穿身上的西裝早給扯成了破布片。

「怎麼這麼差,就這點身手,我徒鼻一個人就解決了?」李秋山問一旁的鳳家家主鳳凌空道。

,「前次就奇怪了,也許是僥倖得手。就一tuǐ打敗了純棉兄的,這次有些奇怪了,是不是還有yīn招子沒使出來。留有後手的,這小子tǐng狡猾的,千萬別被表面míhuò了。剛才純棉大意了不是著了他的道。越是如此,那說明此人越yīn詐了。」鳳凌空也是滿臉的納悶不解。而少林來的慧覺此刻乾脆閉上了雙眼正式念經了。

,「來呀小子,來呀小子!老子踹死你,王八糕子!」李純棉同志從來粗話慣了,這一下打得興起。那是氣勢大作。

「師傅威武,師傅威武「」青城派那些穿著匹克的年青人揮舞著手又大叫了起來。

「來呀小子,來幾tuǐ」看著在地下打滾,一身破衣快成乞丐的葉凡同志,李純棉覺得快活極了。

,「夠了!」突然,林子外邊傳來一道冷哼,一條絲綢樣東西往李純棉身上一拂。李純棉不屑的叫道,「一條破綢子也拿來顯擺!」這廝叫著,舉著大棍往絲綢上招呼了過去。

滋啦一聲刺耳的聲音傳來。

那絲綢好像突然間變成了鋼絲似的,李純棉被那絲綢一卷,整個人頓時就被扯得直接就撞在了幾十米外的樹枝上,屁股朝上趴在樹叉〖中〗央,巧的是整個道袍都給扯掉了一半,李純棉整個屁股全lù在了外邊。

受傷,那是肯定的了。

「何方高人,請顯身,老夫青城李秋山。」剛才的打鬥只不過就短短几秒鐘,等李秋山大叫著上前往絲綢上招呼時,李純綿已經光著屁股趴在了樹叉〖中〗央。

「李秋山什麼東西!」那聲音冷冷一哼」絲綢往李秋山身上一卷帶撞了過去。兩人看著實實過了一招,絲綢只是往回晃了晃,而李秋山道長卻是沒站住」噔噔噔連退了十幾大步才穩定住了身形。

而且,感覺腦口一陣子氣悶,好像鮮血快冒出來了。那一口血到了喉嚨,硬被李秋山憋回了肚皮。

,「前輩請顯身,這裡在公平比斗。」這時慧覺大師突然睜開了眼,開合之間眼神犀利,看來,慧覺的功力不低。

……哼!不好好念經」儘管些破事!」那聲音又是一聲冷哼,捲起地下已經半暈的葉凡如大鳥一般眨眼間沒了絲綢影子。

慧覺那臉居然紅了一下,望著絲綢消失的責向。

,「此人到底什麼來頭?」李秋山問道。

,「好像沒人用絲綢當武器吧,不過,肯定是個女的。」慧覺哼聲道」嘆了口氣,說道」「此女身手高不可測,你我不是對手。」

「多事之秋啊!」智雲大師嘆了口氣,看了李秋山一眼,點了點頭,走了。

至於鳳凌空和李秋山,自然臉sè難堪至極了。而青城派的弟子們趕緊把李純棉從樹叉上放了下來,這廝一醒轉就吼道」「葉丹呢?打斷tuǐ了沒有?」

,「不要說了,回山!」李秋山一揮手」弟子們抬著李純棉一窩峰走了。

「仁磅,你把葉凡直接背回去。我去處理一件小事後就回來。」

這時,一道女音沖一個,一身悠閑服,臉sè略帶點玩世不恭架勢,嘴上正叼著一根茅草桿的老成年青男子說道。

男子估計就三十齣頭,高tǐng的鼻粱,濃眉大眼,臉龐很寬大,身材架子也不錯,再加上那身綠sè的悠閑服,人顯得相當的帥氣不凡。只是,那雙眼神,不時有點猥瑣,有點狡詐,有點大氣從眼眶中溢出來。

「放心乾娘,葉凡是飄梅的丈夫,飄雪是我的乾妹子。我定會讓他安全舒服到達宮裡的。」王仁磅恭敬的答著健步如飛。

初一早上,葉凡mímí糊粗的醒了過來。

往四周一掃,發現這屋子裝修真有些詭異。四面牆壁上雕刻的居然是朵朵梅huā。

其間,有玉石鑲嵌的玉梅huā,有不知名的木頭雕刻的木梅huā。還有鋼鐵鑄的黑sè梅huā,也有草編的綠sè梅huā。

這些梅huā並不是有序的摻雜在一起,而是凌亂的隨意的鑲嵌在牆壁上,所以,顯得相當的詭異,而且,令人新奇不已。彼具一種獨特的藝術魅力。

葉老大一掃,頓時驚得坐了起來,喃喃道:「這啥地方,怪了,好像是有人救了我。不對,難道是青城派的道觀,這道觀怎麼可能鑲嵌著美麗的梅huā,怪哉了!」

「兄弟,怪啥?」一道宏亮的聲音傳來,而且,是哈哈笑道。隨著聲音,從側面走出一個相當帥氣的老成年青人。

此人此刻上身黑sè西裝,裡面穿著一件huā格子襯衫。白sè悠閑kù。這搭配,著實顯得也有些怪異。不過,那臉上倒是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