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果然名不虛傳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果然名不虛傳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昔年輕太爺跟〖日〗本橫斷家族比武,當時橫斷井田郎被老太爺重傷後不久死了。

走的時分,橫斷家族放了應戰貼子,就在往年的10月份比斗」

費蝶舞把事給說叨了一遍上去,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你別生氣啊,他們就這臭脾氣,如今看誰都像橫斷家的人。如今下狠心練功了,可是又有什麼用?再練也練不到八段了。」

「青山師伯呢?」葉凡問道。

「他正在練一秘功,聽奶奶講,我們家叫「暴氣,。詳細怎樣樣我不清楚,聽說,爺爺想拚命了。」費蝶舞眼圈兒紅了。

「不能練了,這要人命的。」葉老大可是有些急了,費青山在葉老大心目中,那是神普通的存在。

「老太爺准許了,爺爺就在葯庫練功。說是葯庫有葯氣熟著,更有利於滋長「暴氣,的凝聚。燕紅奶奶都急得吃不下飯了,要是爺爺真怎樣樣了,奶奶該怎樣辦?」費蝶舞終於沒忍住,眼眶中滾出淚珠來了。

「老太爺如今什麼地方,我要見他。」葉凡覺得這事不能再拖了,費家莊於本人有恩,不能眼見著費青山送了老命。而且,費青山三番五次救了本人。

「也在葯庫,就是二叔四叔也在下邊。說是他們本人不會武功,但也不能不眼睜睜看著。他說要下邊陪著大哥練功。」費蝶舞講道,想不到費一桓和費滿天也是性情中人。看來,幾個兄弟感情還是不錯的。

「你給老太爺講一聲,也許這事還有轉機。我想到葯庫去看看他們。」葉凡講道,先lu出一點釣餌來。

不然,估量在這非常時期,費老太爺肯不肯見本人那都難講了。

沒毛的鳳凰不如雞,雖說跟費家莊的這份師徒情不能省了。但人家有大事,本人一今後代在這裡瞎摻和沒人理也正常。

費蝶舞看了看葉凡,一臉驚喜叫道,「你你真有什麼轉機是不是是不是你的武功恢復了?」

「叫你傳話就傳話,羅嗦什麼?」葉老大那臉成心一板,這恢復武功的事他可是不想外傳。要是給李嘯峰這老頭知道了,那還不立刻逼本人回a組去。

到時就是李嘯峰不逼本人,估量唐哥〖主〗席也會出面相逼的。所以,昨天早晨李龍走的時分,葉凡有反覆交待過。葉凡置信李龍也會了解本人的心思的。

費蝶舞打電話去了,不久,說是叫葉凡到葯庫去。這費家莊的葯庫在地下十幾層的地底下。葉凡前次去過,倒也輕車熟路。在費一度帶領下坐電梯往下降去。

下到葯庫,狀況跟以前也差不多。不過此刻葯庫里倒是亮著許多刺眼的大號燈泡,照得地下彷彿白晝普通。

只見費青山此刻正光著下身,下身也僅穿了一條短褲衩。全身青筋暴漲本來毛線針粗的青筋此刻在費一度的內勁之氣鼓漲下,居然漲到了小手指頭粗細。

費青山整個人看上去彷彿全身都爬滿了青筋,如一條條的藤蔓在身上纏繞著似的。

特別是大tui部那幾根青筋,一狠狠看上去都快趕上四11辣腸大小

了。看上去非常的恐懼,葉凡知道,那每條青色的皮筋中都蘊藏著令人恐懼的爆炸性力氣。

而費青山此刻正賣力地甩著膀子狂擊著葯庫平邊那條小溪里的水。水發出噼噼啪啪在聲響,在洞里回dang著。

整個洞里響著嗡嗡的聲響。而水直接就被他狂擊飛濺起足有七八米高的水hua,像噴泉普通往周圍狂射著。

「啊……」

費青山一聲大吼如山猿在嘯天普通。突然往山壁上一縱」一腳狠狠地踢在了那穩固的山岩上。

嘭隆一聲巨響,山岩硬生生的被費青山一條tui踢下了幾百斤重的一大塊。濺在地下小溪中發出嘭嗵的聲響來。

而費長天、費一桓、費滿天都站在藥草面前,一臉凝重的看著費青山狂擊溪水。

「老爺子,還是坐著看吧。」費一桓親身搬了條椅子走到費長天面前講道。

「不坐!青山正在吃苦,我能坐得住嗎?」費長天搖了搖頭,沒移動步子。雙眼還在關注在費青山身上。費一桓一看,也不講話了。站在一旁也關注起費青山來。

「啊」費青山又是一聲狂吼,長身而起,如靈敏的山猿普通在石壁上攀爬了起來。

那根本就不能叫攀爬了那身法,比壁虎還要活,比山貓還要矯捷。費青山那七十幾歲的老身體在山岩上如履高山。腳悄然在山壁上一點又騰到了另一邊。不管他怎樣樣騰挪,一直不會掉下溪里。

葉老大也被他那詭異的身法看呆了,雖說徒弟費方成的輕身提縱木很巧妙,但跟費青之只坐地老虎,相比,那是差了一大截的。只見費青山像一隻能爬壁的老虎普通,在山岩壁上騰挪著身子。一腳一拳下去,往往都有山岩被踢擊而散落上去。

下邊發了了啪里噼啦的聲響,亂石如飛hua般從空中快速的濺落了上去。看上去非常的嚇人,假設給普通人看見,相對會大叫了起來。

足足一個小時過去了,工夫悄然離開了棄點鐘。又是一聲長吼,費青山這隻「坐地虎,終於停息了上去。

一個大騰挪,從空中盤旋著,真如一隻草原雄鷹樣子,直直的盤旋繞著,應用慣性在空中滑行了二三十米才穩妥地落在了草地上,盤坐於地停息了內息之氣。

不久,身上盤纏著的青筋全都漸漸的萎縮了下去。不久,恢復了常態。

葉凡心裡暗暗稱奇,但也不宜於多問。人家能讓本人看那曾經不錯了。像武技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