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特勤A組緊急會議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特勤A組緊急會議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假設能早處理掉移送檢察院倒好辦,就是這個小安子不斷拖在公安局。倒是難住我了,安奇此人,跟那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也差不多。不過,這事,一定是葉凡在始作俑,不然,安奇估量早處理這事了。

所以,我是不會隨便的放過他的。」蘇林兒撅嘴講道。

「小林兒,不要跟葉市長去掰什麼?雖說你們蘇家在京城家大業大,但是,你要清醒的看法到,這裡是海東而不是京城。你想想,葉凡一個,像你講的嘴上無毛的年輕人居然是一市之長了。他背後的背景,我置信,深不可測。我是擔心你不斷鬧騰下去,扯到蘇家身上就不好了。」蘇芳目光遠,老辣,勸道。

「海東又怎樣樣了?你看看范遠,對於我們地堂鳥集團,不是照樣子照顧著。葉凡不過一個代市長,他要跟我掰就掰下去。」講到這裡,蘇林兒看了蘇芳一眼。

此女突然撤交樣子,雙手抱住了蘇芳,講道,「芳姐,妹子受欺負了,你總得幫我出出頭。不然,海東人民都知道,我們市堂堂的芳部長的乾妹子被人欺負了蘇部長不吭聲,這個……」

講到這裡,蘇林兒哧哧著笑了。

「你個鬼丫頭,是不是講那天去葉市長辦公室淋得濕漉漉的事。

不過,倒是怪了,你們當時在辦公室到底發生了什麼?難道真是如外界所講的那樣,葉凡,那個你了?」女人都很八卦,即使是蘇芳這位位居高位的宣傳部長來講,照樣子對這事感興味。講這話時一臉的曖昧,而且,臉悄然有些紅了。

「芳姐,你講什麼?」蘇林尼臉一片潮紅,摟著蘇芳的腰不依不饒了。

「那到底怎樣回事?」蘇芳問道。

「我當時想潑他茶,結果沒潑好。茶杯彈了回來弄了本人一身都是」倒霉!」蘇林兒翹著嘴講道,看了干姐一眼,又講道,「我就有些不明白了」那茶杯怎樣會彈回來,彷彿很詭異。」

「咯咯咯」蘇芳差點笑得上氣不接下氣了。mo著蘇林兒講道,「看來,搬起石頭砸本人的腳講的就是這個吧。不過,林兒,你也不能那樣子做。這個,我可得批判你一下了。」

「誰叫他不放牛蛋,乾娘急得都瘦了幾斤了。」蘇林兒撅著嘴講道。

「算啦算啦,不講這個了。」蘇芳看了蘇林兒一眼,相當曖昧,笑道」「講講你的心上人,那個藍存鈞藍大公子怎樣樣?」

「鬼才扯他,一個混蛋!」蘇林兒咬著下嘴唇哼道。

「到底怎樣啦,彷彿,你到海東來了幾年了,那個津門的藍公子也沒來過?

你倆個,是不是有什麼誤解。給芳姐講講,芳姐走過去人,有的事,需求單方去聊聊,才能解開心結。

不然,誤解了可就惋惜了。人啊,一輩子,想找個貼心人不容易。聽你講那個藍公子不斷在戀著你。

這樣的好男人可是不好找的。更何況,人家家世也不錯,錯過這村可是就那店了。」蘇芳悄然把蘇林兒按坐在了沙發上,一臉關切,問道。

「什麼藍公子,不就是家裡老頭子在當豐長嗎?天天牛氣得很,冷著個臉,沖誰都甩臉子。

」蘇林兒哼道。

「人家這叫冷漠,是女人最喜歡這種類型的。」蘇芳淡淡笑道。

「冷漠個屁!就懂得追女人」我讓他追,混蛋一個!居然還給我看見」他根本就是成心在氣我!我蘇林兒才不撿人家的破鞋。」蘇林兒撤氣似的伸腳狠狠地踢了沙發座幾下。

「又是女人,是不是那個藍存鈞另找人了?」蘇芳突然那臉一板,哼聲道。

「不講了,一個臭混蛋,講他幹嘛。」蘇林兒哼著,看了干姐一眼,講道,「聽說葉凡捋了鳳英的帽子?」

「你也聽講過了,看來,你時辰在關注著他。小妮子,葉市長可是年青有為。人不到三十,長得雖說不是特別的帥氣,但此人,我總感覺有股子不同於尋常的氣勢在。你有沒感覺到他的不尋常之處,可以講,在體制內來講,他的選拔速度,太反常了。」蘇芳講道。

「芳姐,你講什麼嘛!不是那個意思?」蘇林兒扭擺著不依了。

「不是那個意思哪是哪個意思?」蘇芳笑了。

「真不是那個意思,我就是有氣!我打聽過了,聽說當時鳳英有講她是市委組織部任命正式官員。

葉凡哼著講是明天會讓市委組織部撤了她的。既然要市委組織部出面,而鳳英又是正處級的幹部,估量得經過市常委會討論吧?」蘇林兒正派了起來,坐正了身子講道。

「嗯,應該是這樣。市委組織部只是個執行機構,他們本身並沒有多大的人事調整權,不過,建議權還是有的。

當然,近水樓台先得月,有時分人事調整時作為部長也能分到一杯羹的。

當然,這事,還得看范記的態度了。葉凡雖講是二把手,但二把手跟一把手相比,天差地別。

葉凡是干詳細工作的,而范記是指揮者,出嘴皮子的。這世道,嘴皮子可是指揮手腳的。」蘇芳點了點頭。

「那就好,估量明天葉凡一定會提出來。到時,請芳姐要幫我出口吻。」蘇林兒哼道。

「這事,到時再說吧。」蘇芳講話有些模糊。

「芳姐,你真不疼林兒了?」蘇林兒又拿起了撤交那路活。

「這個,跟疼不疼你沒關係,兩回事。林兒,常委會上複雜責,胡亂摻和出來不大好。而且,葉凡這個人我看不透,這種人隨便得罪了可就不好了。」蘇芳一臉慎重,講道。

「我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