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猖狂

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猖狂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你現在已經沒有退路了,要麼被葉凡撤了職離市長之威,要麼自救。全力相助葉凡把劉一標給搞倒了。

以後,你這腦門子上就貼著一個字,那就是「葉,。不過,沒準兒還交了好運。

葉凡這個人,我看不透他。太年輕,職位如此的高,太可怕子。

你看到沒有,聽說前次的市常委會上葉凡有言在先要拿下鳳英,結果真的拿下了。

范遠同志居然選擇了妥協,所以,葉凡,此人有自己的手段。」

勾建明交待道。

陳冬走了出來,終於舒了口氣。

蘇氏會所。

兩個姑娘抬著個很大的huā籃,裡頭插滿了艷麗的紅玫瑰。姑娘急匆匆的敲響了一個包間門,講道:「王先生,您訂的吶朵玫瑰到了。」

「知道了,拿進來。」裡頭傳來王仁磅那貨有些懶洋洋的聲音道。

兩個姑娘推開門進去了,發現這位姓王的客人還真會享受。居然同時叫了三個姑娘一起喝酒。左擁右抱不說,腳底下還坐著一個正在給他揉那臭腳丫子。

「走走走,老子膩了!」王仁磅手一動,就把三個姑娘都給推在了一旁。

這廝大手一揮,講道」「站角落去,還有,叫你們蘇總過來一下,老子對這裡的服務不滿意。這陪酒陪酒的,怎麼找的姑娘全是醜小鴨型號的,老子看著不爽!用著更不爽!換人,換人!」

「王先生,良燕、秀聲和甜心姐可是我們蘇氏會所能擠進前力的漂亮妹子。怎麼還不夠美,在這世上,還能找出幾個比她們還要美的姑娘來。」這時,一個抬huā籃的姑娘講道。她講的什麼良燕等自然是三個姑娘的外號了。

「囉嗦什麼,把蘇總給老子找來。再羅嗦的話這就是榜樣!」王仁磅隨手就把手中茅台酒瓶砸到牆壁上,發出嘭地一聲悶響。

嚇得幾個姑娘不敢再吭聲了。還以為遇上了黑社會老大。雖說蘇氏會所是最不怕「橫,的了,但如果惹得這位老大生氣了,賞自己幾人幾下那也是白白被打了。

「我馬上去。」叫甜心的姑娘趕緊講道1卜跑著溜了。

「這還差不多,老子就喜歡懂事的。」王仁磅這貨極端猖狂的斜瞄了大家一眼,哼聲道。

「什麼,有人鬧事什麼人,吃了熊心豹子膽了,不想活了是不是?」聽到彙報後,保安部負責人高潛同志把手中的撲克牌往桌上一砸,罵道。

正罵著,蘇氏會所負責人蘇貴才匆匆過來了,沖高潛講道:「馬上帶幾個人過去,擺平了。真是煩人總是有一些外地蒼蠅嗡嗡響著。

也不打聽一下,這裡是誰家開的。」

「我知道了。」高潛點了點頭,帶著幾個人往田號王老大的包間而去。

「甜心你是講他還要了吶朵玫瑰?」蘇貴才有些不明白,問道。

「嗯,是最貴的那種碧雲玫瑰。一朵就要一百多塊的那種,這吶朵就huā了一萬多塊。這位王先生,肯定有錢。不像是吃霸王餐的那種人。」甜心講道。

「這倒怪了,不是吃霸王餐又要玫瑰,難道是責上咱們會所那個姑娘了?」蘇貴才若有所思,點了點頭。

「你叫王仁磅?」高潛瞅了那個此刻正斜躺在沙發上有些懶洋洋的老兄一眼,冷聲哼道。

仁磅頭都沒回,只是輕應了一聲。

「尼瑪的給老子滾起來,媽的,知道這海東圈內都叫我高潛什麼嗎?」高潛感覺被人輕視了那是幾個大步跨了過去,伸手就往王仁磅頭上招呼了過去。

高潛被圈內人稱之為「鐵手」看來,他那「手功,絕對是一流的。如果是普通人被他一手煽到的話,估計立馬暈過去,冒鼻血是肯定的了。

「是不是叫「豬羅,啊!」王仁磅同志嘴裡講著隨手擱去。

華……,

雙方手擱在一起時發出一聲悶響過後,詭異的事發生了。平時穩如泰山的高潛部長,居然沒站穩。被王仁磅一手擱得直接就摔坐在了茶几上。茶几不堪重負咔嚓一聲,終於散架了。

好像高潛的屁股處被茶几那些斷裂開的木頭刺傷了,下面冒血了。

「女人會走紅,想不到你這隻「豬囉,也會,不會是只被閹的母豬吧?」王仁磅淡淡哼了一聲。

「尼瑪的,老子要宰了你!」高潛憤怒了,當眾被人羞辱如此,是個人都受不了。

他一骨碌從地下爬了起來。隨手從地下撿起那斷開的茅台酒瓶,整個身子往前一撲往王仁磅身上招呼了過去。架勢還是相當的唬人的。

「哼!」王仁磅真怒了,一拳砸了過去。快如閃電雷鳴,高潛潛意識中想躲,不過,他今天瞎眼了。怎麼可能躲得過八段高手一拳。

王仁磅的拳頭直直的就砸中了高潛的鼻粱骨,叭地一聲。高潛整個人直直地就摔撞在了十幾米開外的冰冷牆壁上。整個人再打了個滾翻著撲倒在了地下。

這廝,居然暈過去了。

高潛的手下趕緊跑了過去把人翻了過來,頓時嚇得大叫了起來,叫道:「鼻子呢?」

「放心,鼻子,還在,只是扁了些,不用擔心,本人下手有輕重的。」王仁磅看都沒看,直接又坐在了沙發上。隨手從地下撿起一瓶茅台手一動開了,拿著酒瓶子就喝開了。

「叫你們蘇林兒總裁來,本人要見她。不然,老子拆了這破會所。」王仁磅斜瞄了會所的工作人員一眼,冷冷哼道。

咕嚕,一夾口茅台進了肚皮。

「這傢伙是來找場子的。」這時,斜對面很遠的一個包間內。津門來的藍信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