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齊人苦福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齊人苦福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真的。」葉凡一臉正派,看著宋貞瑤。

「不幫!」宋貞瑤直接就搖頭拒絕了,那是一點面子沒給葉老大的。

「真不幫?」葉老大再問。

「說不幫就不幫?」宋貞瑤再搖頭。

「不幫是不是?」葉老大火了,一把抓了過去。一把就攬住了宋貞瑤的腰部。

「你想幹什麼?這麼多人。」宋貞瑤嚇了一跳,看了看遠處還在繁忙的工作人員,叫又不敢大聲叫,身子掙扎著。

「別動!再動我就抱得更緊。」葉凡手一緊,宋貞瑤被他收攏得似乎都快貼在一同了。

「你到底想幹什麼?」宋貞瑤急得眼眶中都有眼淚了。

「幫我搞個專題,就以乾屍為題。爾後,重點宣傳一下乾屍為什麼不**,那是由於我們桃木縣的桃木不但能驅邪,而且有護屍、美容的作用。」葉凡說道。

「桃木,護屍、辟邪還美容。我說葉大市長,這正理也太難以服人了吧。這種正理你也想得出來,天下人又不是全傻子。假設我給你們報道了,那省電視台可就有欺詐人的目的了。」宋貞瑤譏諷道。

「等下張道林大師會來,他給財政部大門看過風水。他嘴裡講出來的東西,很有份量的。這就叫名人效應,他說是就是,他說不是就不是。」葉凡講道。

「這事,難道,你早安排好了的。不然,張大師怎樣會來得這般的巧?」宋貞瑤一臉訝愕的盯著葉老大了,彷彿在看外星人。

想了想又講道「我是有些疑心了,省里安排我們到洪縣的虎子壩拍攝,剛好又在明天,是不是都是你算計好了的。兇猛呀葉大市長,為了宣傳你們的桃木,居然玩了這麼多大手腕。小女子真是長見識了。」「你愛怎樣想就怎樣想,不過,不要給外人講就是了。我葉凡二心為了老百姓,就是騙人也是好意的騙。更何況,這個,你看看周圍不是有好多的陳舊的桃木,沒準兒還真是這個緣由了。」葉凡話講得冠冕堂皇的。不過,顯然難以壓服宋大妹子了。

「哼,張大師什麼時分到?」宋貞瑤終究還是啟齒了。

「估量不久就到了,到時你重點拍他。再加上專家的點評1解說。我置信,我們的桃木,真有護屍的作用。沒準兒我們的桃木能出口到本國製造棺材了。」葉凡略顯得意,笑道。

「你就作美夢吧。」宋貞瑤見不得某人得意,趁他沒留意。一腳踩去,某人皺了下眉頭,正想叫痛時,一道聲響笑道:「好親近喲,我說葉大市長跟宋小妹子去啥地方了,原來,窩這裡**喲。這裡,還有墓地,躺墓地**,真是高風格咯」趙四的聲響居然含有濃濃的酸味兒,居然,彷彿掉醋缸子里了。

「趙姐,你講什麼?」宋貞瑤一聽,臉悄然有些紅了。趕緊一把推開了葉老大。

「我沒講什麼啊,只是把看到的講了出來。難道不是?」趙四笑道。

「呵呵,這個,你都是有家室的人了,這個,跟你也沒關係吧?」

葉凡淡淡笑道。那語氣,自然有些譏諷了。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來,我什麼時分有家室了?」趙皿怒目瞪著葉老大,生氣了,指著葉老失問道。

「算啦,不講了。」葉老大感覺趙四是真怒了,也不想再扯這事。

估量,趙四跟顧家那位同志訂婚,其中還有內情吧。這些豪門婚姻,

有幾個能幸福,顧家想借用趙家在軍界的才能,趙家想借用顧家在政府一塊的權利。無非一個「利,字當頭罷了。

「你跟我講清楚。」趙四真怒了,沖了過去,一把就抓住了葉老大xing膛前的衣服搖來晃去。

「趙姐,算啦。他也只是開個玩笑。、,宋貞瑤趕緊過去勸道,想責拉趙四。

「你走開!這是我跟他的事,什麼時分輪到你來管了。」趙四火大了,一把推去。估量是用力過猛,宋貞瑤沒站穩,被推得往大樹上招呼了過去。

「在理取鬧!」葉老大哼了一聲,一把伸去趕緊把宋貞瑤給攬在手段里,怕她碰傷了。

……哼,我就那麼令人厭。」趙四彷彿有些瘋了,一把掰開葉凡的手也貼到了葉凡xing膛,跟宋貞瑤緊緊的擠貼在了一同。外人看去,似乎葉大市長正攬著兩美搞雙飛。

葉凡趕緊往周圍看了看,幸而還沒幾個人,趕快扶穩了兩人,這邊腿一動正想溜走。

不過,趙四跟宋貞瑤彷彿較上勁了,一邊一個把葉老大的腿都頂住,別住,緊緊的休想移動。假設硬走葉老大可是不捨得傷了兩位妹子。

「唉……你倆個是好姐妹,這是為什麼?

葉老大苦笑了一聲嘆了口吻。伸手悄然的拍了拍兩美的肩膀這時,秘書李木匆匆過去了。講道:「市長,給財政部看過風水的張道林大師跟幾個和尚在警戒線外頭。估量也是聽說了乾屍的事,和尚們說是要來超度一番的。」

「哪裡來的和尚?」葉凡成心問道。

「是金馬寺來的大師們。」李木答道。

「快快有請。」葉凡大步迎了出去,這金馬寺的牛離和鍾根兩位大師還是相當有名望的。還是華夏佛教協會的中心成員之一。見李木來,趙四跟宋貞瑤終於分開了葉凡的身子。

這個,再貼著也太羞人了。雖說李木是葉老大秘書,那嘴一定嚴著,但也不能讓人在心裡犯人嘀咕。

幾人應酬當時,張大師帶著牛離和鍾根現場對那具男性乾屍停止了研討、討論。

這時,宋貞瑤適時的拿著話筒、淺淺笑著走了過去。同張道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