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送上門來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送上門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嗯!安奇點了點頭,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而且。不到一年工夫,李一男試用期還沒滿。

范遠拿的好手腕,本來市局督察科是不缺人的。居然給他硬挪走了一個副科長。

而李一男這位不滿一年的試用期警員居然走上了指導崗位。升任為市局督察科副科長,而且,還是手握實權的副科長,並不是擺設的那種。」「這倒怪了,按理講。他升副科長是市委組織部的事,這個,范書記自然能操作了。不過,分管工作可是由這個局長安排的。難道範遠連一個副科長的分管工作都給安排了?」葉凡有些訝然的問道。

「是真的,當時組織部上去宣布時建議市公安局把某些工作給李一男同志分管。還他適宜這些工作,市長您,我有啥辦法。人家組織部直接給要了工作去,只好給了。」安奇有些憤怒,講道。

「嗯,估量,這是沒能兼任市政法委副書記的次要緣由吧。」

葉凡點了點頭,看了安奇一眼,問道「想不想走向更高層次的指導崗位?」「報告市長,不想當槽軍的兵士不合格。」安奇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沖葉凡行了一個標準警察禮,大聲道。

「那就好!」葉凡點了點頭。

安奇走了後,葉凡不斷翻看著有關青牛市的材料。面色越來越陰沉。這事,明擺著范遠在搞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工作。

范遠不管這事,本人要動手,那阻力太大了。如何取得范遠的支持,除了拿出唐主席的指示外別無他法了。不過,這是葉凡最後的底牌,葉凡真不想拿出來。

這時,響起了敲門聲。

知道了周冬冬還沒走,葉凡叫她出去。

「市長,我盹了碗鳥蛋湯嘗嘗,滋味相對好。」周冬冬心的端著碗湯出去了。

「鳥蛋湯,哪裡來的雞蛋?」葉凡看了周冬冬一眼,問道。

「這個我」周冬冬一下子臉紅了。

「沒事,有話就,我不怪。」葉凡看了她一眼,平和的講道。

「前次您幫了我弟弟,他我們家窮,沒有好東西給市長能瞧上眼,所以,到山岩上掏的。不過我弟弟很少干這事。我知道要保護鳥類的,不會亂來。

這個,就這一次。市長別怪我。」周冬冬有些擔心葉凡會責怪他。

「呵呵,沒事,端過去吧,這鳥蛋湯一定不錯。」葉凡笑了笑,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嘗了嘗,感覺的確不錯,味兒非常的鮮美。喝了幾口後講道「當前別讓他去了爬岩壁下風險。」「我知道!」周冬冬臉上終於lù出了笑意來,看了葉凡一眼,講道「范主任又叫我彙報這邊的狀況了。」

「噢!」葉凡看了周冬冬一眼,怪怪的一笑問道「哪怎樣答覆的?」「我沒有什麼狀況,最近都沒人來。」周冬冬一臉拘束,講道。

「呵呵,就是有人來也正常。想,市長這裡都沒人來拜訪了這個正常嗎?」葉凡笑道。

「市長我又講錯話了。」周冬冬臉一下子紅了。

「沒事,像曾市長、於主任常常來來也沒什麼事是不是?」葉凡提點她道。由於,這兩位同志人家早把他們腦門上貼上一個「葉,字了。

葉凡也不怕其它同志知道的。

「我明白了。」周冬冬很聰明點了點頭。

吃完後,周冬冬麻溜的收拾好碗筷走了。葉凡又看了一陣子材料思索著經後的工作走向等等,感覺有些頭痛,正揉額頭時電話響了。不過,一接通,那邊突然又掛斷了。看了看號碼,葉凡有些訝然了。

趕緊問道:「是趙四嗎?」外面沒有答覆聲,不過,葉凡那靈敏的耳朵可是聽到對方的喘氣聲。於是又問道:「怎樣?想講又不敢講?我知道是趙四,有什麼話吧。我們堂堂趙家的姐什麼時分這樣子心著了?」「我在們招待所後門處。」趙四終於啟齒了,聲響很低。

「我來接。」葉凡心裡一動,講著話走了出去。偷偷打開後門後發現沒人,正想再次打電話確認時,發現一團黑影從後門旁的籬笆樹里站了起來。而且,全身包得緊緊的,是男是女都分不清。

葉凡沒吭聲,黑影跟著出去了。

到了大廳後直接上了樓,一進樓上的會客廳,師啦一下黑影幾下動作就把外罩給拿掉了。

lù出了趙四那清麗脫俗的臉以及那曼妙的身姿。趙四的身體料趨向性感型號的,比宋貞瑤她們要性感得多。

早晨的她居然穿的是一套厚尼料子,有著折皺花邊紋理的連衣裙。

顯得青春。生動,亮麗,跟趙四往常表現出的雍容大氣一模一樣。就是葉老大也愣神了幾秒鐘。而且,趙四手中居然還提著一個挎包。

「怎樣,不看法了?」趙四沖葉凡淺淺的一笑。

「唉,這身打扮太詭異了。我一時難以順應,太美了,有些炫人眼球的。」葉凡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

「那以為是這樣子的美觀些還是以前樣子美觀?」趙四眨了下眼皮,問道。似乎,葉凡感覺到了她連呼吸都減輕了,看來,趙四對這個成績很看重。這個,令得葉老大感覺有些困惑不解了。

「以前的美觀,不過,早晨的更新穎。」葉老大巧妙的答覆道。

「貧嘴,跟沒答覆一樣。們男人,就是油嘴滑舌的。

」趙四居然叫嗔了一句,白了葉老大一眼,登時,風情萬種。看得葉老大有些愣神了。由於,趙四叫嗔的樣子是很美觀到的。以前見到的,都是趙四的大氣和雍容,還有一身的霸氣。

「我講的是假話。」葉凡一臉正派,講道,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