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太旖旎了

第一千七百四十四章太旖旎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故意的透了點底子,這事,肯定得讓阮一進光知道宋貞瑤她們的家勢才行。而在范遠面前,要表現得自己也是從阮一進處才知曉的這消息才是最好的。

「宋省長,蘭校長,哪個地方的?」阮一進果然來了興趣,看著葉凡問道。

「阮司令,你可能還不曉得。宋貞瑤不但是省電視台記者,她還是咱們省常務副省長宋初傑的女兒。而蘭闃竹是省報記者,她父親是海大副校長。」葉凡講道。

「唉這事,越整越麻煩了。」阮一進臉sè果然更難看了。

葉凡問清了宋貞瑤等人暫時住的地方,趕緊走了過去。阮一進給她們臨時頭安排了一座樓。估計是軍隊高幹們休息療養的地方。

剛進樓里,發現大廳里站著兩位女同志。一見到葉凡,兩位女同志趕緊站起來,一臉恭敬的叫道:「葉市長,您來了。」

「你們就是陪她們逛街的fù聯的吧?」葉凡說道。

「嗯,我們都是。我叫李珍,她叫杜秀。是喬主任安排我們來的。主要是陪省台和省報的記者逛街,看看我們海東有特sè的地方。」兩位女同志點頭道。

「噢,謝謝你們了。今天,你們表現很勇敢。沒受傷吧?」葉凡伸出手,親切的握著。

「沒有,只是嚇壞了。那人太凶了,聽說還是個公安,怎麼會這樣?簡直就是大牛氓!市長,一定要嚴肅處理他。太可惡了。」杜秀膽子大些,說道。

「我們會嚴肅處理的,放心。她們現在什麼地方?」葉凡問道。

「在樓上休息。」杜秀講道,葉凡打了招呼後上樓去了。

樓上也有一個大廳,但廳里沒人。聽到房間里傳來了葉可可的罵聲,葉凡輕輕推開了門。

「你還有臉來,當什麼市長。這地方,簡直就是牛氓窩子!我決定了,不拍了,馬上收拾回家去。再呆上幾天,那還了得。還不得出事了。」宋貞瑤居然兇巴巴的沖葉老大就招呼了過去。而且,覺得好像還不解氣,隨手抓起chuáng上一個枕頭砸了過去。

「呵呵,想拋繡球就拋嘛!當作這麼多人面,弄得我都不好意思接。」葉凡趕緊陪著笑臉,並且,一把接過了枕頭。

「拋繡球,你也配。」宋貞瑤臉微微一紅,哼道。坐chuáng沿上氣鼓鼓的別轉過頭去。

「郎才女貌拋繡球好啊!」這時,葉可可拍手掌笑開了。

「趙四,你這臉」葉凡看了看趙四小姐,發現她臉上好像腫了。

「你還好意思講,趙姐都被毀容了。」蘭闃竹哼了一聲,也mō著自己的脖頸,罵道「那個死牛氓,差點把我脖子掐斷了!肯定有傷痕了,怎麼辦,消不掉!留下多難看?」

「貞瑤的那裡可是掐得更厲害,好像一大塊都腫了。以後要是留下什麼就不好看了。男人很再乎這個的,要是給看見,完了。」這時,葉可可一臉正經,講道。

「你的還不是一樣,還在那地方。不過,幸好,肉多。」宋貞瑤有些怪異叫道。

「這個,我帶你們去醫院先檢查一下。還是及時的治療治療,不然,真落下什麼也不好。」葉凡趕緊說道。

「你陪!」突然,蘭闃竹指著葉老大,兇巴巴哼道。

「這個,我怎麼陪?還是快去醫院。」葉凡有些尷尬。

「醫院有用嗎?這個時候了,你那個東西還不拿出來。真是越活越小氣了,虧得我們還是為你辦事而來的。貞瑤,咱們收拾東西,馬上走。不拍也不採訪了。咱們回省城看傷去,某位同志,太氣人了,小氣鬼。」蘭闃竹哼道。

「白眼狼!」趙四看了葉老大一眼,哼道。

「你們到底講什麼,我真不明白?」葉凡真有些糊塗了。

「後宮玉顏丸,那東西不是很好嗎?」這時,蘭闃竹叫了出來。

「這個,這個」葉老大可是有些為難了,因為,這東東他就剩下兩顆了,四個女的,怎麼用?

「這個什麼,葉哥哥,講嘛!」葉可可也試用過,早就雙眼放采了。撤著jiāo講的這話,聲音,那是麻sūsū的能融化人。

「我就剩下兩顆了。」葉凡mō了mō頭,不好意思講道。

「騙鬼去!你從來都是講出一顆還藏著一顆。以為我們好騙是不是?」蘭闃竹哼道。

「對對,回回都這樣。講兩顆肯定有四顆的。姓葉的,到現在還騙我們,是不是真要趕我們走?」宋貞瑤哼道。

「真只剩下兩顆了,這個,配製的草藥沒地方來。你們也曉得,這種藥丸很特別。它使用的藥材,就是市面上也很難見到。主要是缺了幾味主葯,要不然我多配製幾顆每人再奉送一顆不是更好。而且,今天你們是我請來的客人,我會那麼小家子氣嗎?我葉凡是什麼人,難道你們不清楚。」葉凡講道。

「你葉凡是什麼人,在這方面,就是小氣鬼罷了。」宋貞瑤居然像吃了槍子兒一般,炮炮命中葉老大。

「我不管,你就得把我們都治好才行。不然,我們跟你沒完!」趙四居然耍脾氣了,這現象,十分的罕見。

「實在不行,每人半顆。我用些心給你們塗一下,也許,藥效發揮得好一些效果也不會差一顆的效果的。」葉凡硬著頭皮講道。

「你真沒騙我們?」趙四一雙眼盯著葉老大,這表情有些兒複雜。

「真不騙你們。」葉凡說道。

「那好,先給宋妹子治吧。」趙四講道,瞄了宋貞瑤一眼。

「那行,不過,你們驗過傷沒有。這個,我們得有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