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玩猥瑣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玩猥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第一千七百四十七章玩猥瑣

「看來,本人看走眼了。你練過幾手!」王仁磅臉微微有些紅了,轉身盯著那丑姑娘,這廝,從來沒這般狼狽過。

「千月庵教得有防狼拳,她們在這深山裡,不防不行。」丑姑娘斜瞄了王仁磅這貨一眼,冷冷哼道。

「怪了,千月庵不是個尼姑庵嗎?你這頭髮,不會是假髮吧?」王仁磅盯著那丑姑娘一頭瀑布似的長髮,感覺比飄柔還要飄柔。如果不是假髮,倒真可以上電視作廣告了。

「假你個頭。」丑姑娘生氣了,一腳踢向了王仁磅。

「千足金蓮,我喜歡!」王仁磅淡笑著,伸手往丑姑娘那雙小紅靴子抓去。

哧溜……

居然給溜過去了,王仁磅不由得愣神了半秒。笑道:「還有兩下子,看來,你們千月庵的防狼拳比國家編排的還要厲害得多。不過,本人是來自北方的狼,你這拳,沒用!」

這廝嘴裡小叫著,手腕突然靈活的一動。似乎骨腕一下子變得沒有了骨頭,如蛇樣的貼著那小紅皮靴繞了過去。手指頭再往下一糾一纏。頓時,丑姑娘穿著小紅皮靴的腳被王仁磅拿了個正中。

王仁磅一向就是放dàng不羈的xìng格慣了,根本想都沒想。直接一扯,丑姑娘腳沒站穩當,慣xìng作用下,整個人往王仁磅身上撲跌了過來。王仁磅這貨一看,機不可失。這廝另一隻手如雷霆一樣快速滑著小tuǐ直滑到大tuǐ。而且,一把就滑到了丑姑娘的大tuǐ根處。滑到了姑娘那禁區地點。

王仁磅還不放過,笑道:「你雖然丑如無鹽,但是,這個地方可是一樣的。」

這廝yíndàng的一笑,順手就在姑娘大tuǐ根的禁區地帶mō捏了一把。樣子放dàng至極,丑姑娘羞得滿臉潮紅,尖叫道:「你個死豬,你要死了,我要殺了你!敢亂mō!」

說完,一隻手往下一抹無聲的mō出一把綉著花邊的短匕來。照準王仁磅身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扎了過去。

「想謀殺親夫,這還了得!」王仁磅這貨可是調侃慣了的人,戲弄著丑姑娘。騰出一隻手來,蛇拿七寸一般穩當地拿捏住了姑娘握匕首的那隻手腕。

「開……丟……」王仁磅伸出一指照準短匕一彈,哐啷一聲,短匕被他用特殊手法給彈得飛紮到了十幾米開外。

「一個姑娘,也玩刀,不教訓你一下還了得。」王仁磅隨勢的身子往下一壓。丑姑娘雖說臉漲得通紅想擺脫,不過,還是被王仁磅硬生生的整個人壓制在了地下。

幸好地下都是些草,王仁磅這貨乾笑了一聲,玩起了疊羅漢遊戲。整個人疊在丑姑娘身上早動作著。因為,這廝早瞧中了丑姑娘xiōng脯前的兩座大山。此刻貼壓在一起一動一抖,感覺相當的舒服著。

「舒服啊!」王仁磅干叫著。

「你要死啊!」丑姑娘憤怒的大叫著,張開小虎牙咬了過來。

「還咬人,看來,還沒治服。你信不信,再敢動你那小虎牙的話本公子立即剝光了你扔千月庵供遊人欣賞。」王仁磅哼道。

「你敢!」丑姑娘根本就不信,張嘴咬向了王仁磅耳朵,下嘴還相當的狠辣,這要是給咬中,仁磅兄絕對就剩下半隻耳了。

「小婆娘,夠狠!」王仁磅發火了,是真發火了。這傢伙伸一隻手按住丑姑娘的臉不讓他有所動作。騰出的另一隻手往那寬鬆的kù子里一彈一動,丑姑娘那kù頭被仁磅兄這老手也不知怎麼的就給彈開了。

「畜牲,你敢!」丑姑娘嚇得慘叫了起來,雙tuǐ亂蹬著想踹開王仁磅。不過,她今天很倒霉,遇上了一個年輕有為的八段高手。

「畜牲,罵得好。既然你這樣罵,老子就當回畜牲!」王仁磅火大了,不管不顧。手往下狠狠一捋,滋啦。丑姑娘外kù被這傢伙兇猛的撕成了兩片。lù出裡頭一條綉著只指頭粗,兇狠藏獒的三角kù來。王仁磅可不是良善之輩,手一下子就罩在了三角地帶。

正想下手,丑姑娘急得大叫道:「你想不想要『萬荷根』?」

這『萬荷根』三個字一出,王仁磅的手僵懸在了空中。他略顯訝然的盯著丑姑娘,兇巴巴的哼道,「你怎麼知道本公子來就是要『萬荷根』的?」

「你武功這麼高強,又是專程到千月庵。而且,老遠就叫著尼姑妹子我來了。我猜你的目標肯定不是尼姑妹子,而是萬荷根。」丑姑娘哼道。

「倒也有理。」王仁磅點了點頭,看了看被壓在身下的丑姑娘,說道,「你知道萬荷根的藏處?」

「我不告訴你?」丑姑娘說道。

「行啊,我繼續剛才未完成的脫kù大業。」王仁磅伸開一支手掌,又罩在了三角禁區。

「你個牛氓加混蛋,你到底想幹什麼?」丑姑娘大罵了起來。

「很簡單,帶我去挖萬荷根。」王仁磅哼道,表情嚴肅。

「這個,我怕師太會拔了我皮。你不知道,翡月大師很厲害。就怕到時你會被他閹了,咯咯咯……閹了知道不?到時,就可以在千月庵干苦力,比如燒火拖地,或者給尼姑妹子們倒尿壺也行了。因為,你沒用了!」丑姑娘居然咯咯笑了起來。

「你再笑,小心我拔了你虎牙。」王仁磅威脅道。

「你不會,沒有我,你拿不到萬荷根。」丑姑娘居然顯擺起來了。

「我有的是辦法,到時,生米煮成熟飯後,看你講不講。」王仁磅居然乾笑了一聲。

「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