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書記碰頭會

第一千七百四十九章書記碰頭會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市長,范〖書〗記和張副市長也很喜歡到我們這裡來。而且,每次來都喜歡坐這裡品嘗老公煲。」張大明笑道。

「噢,你們老公煲做得好。是咱們海東的名品之一。不過,為什麼不推向市場。

雖說你們在海東搞得很有名氣,但我看,你們好像都沒開分店,規模並不大,沒有形成一定的規劃。

為什麼不像肯德雞麥當勞一欄搞連鎖店。至少,到水州去搞個店是必須的。

水州是省城,比咱們海東有影響力。一來宣傳咱們海東的小吃,二來,這也是一個文化的傳承。

做大做強,向全國發展,走向世界。」葉凡一邊走著,一邊觀賞著講道。

「想是想,不過,唉,不說了。」張大明好像有難言之隱,講了半句話,模稜兩可的。

「有什麼事以後可以找我,能幫助你們解決困難,是我們市政府應該做的事。」葉凡說道,晚上也沒空理這些,倒也不再問了。

在貴賓室呆了不到十分鐘,一個身著長袍馬褂的中年人在張大明陪同下匆匆進來了。

那人老遠就伸出了手,一臉笑容,說道:「市長,我是老張記的經理張東升。

這店就是我家祖輩開下來的。到現在也有五六百年歷史了。當年祖上曾經在宮庭給皇上做過老公煲。

要說最正宗的老公煲,就是家父親手做的才算最正宗的了。剛才聽說市長要招待貴賓,家父已經趕到廚房親自指揮廚師們整理了。

時間可能會稍長一些,一個小時後會到。」

「能吃到張記最正宗的老公煲,本人很榮幸。那就等等。」葉凡講著,又打了電話給宋貞瑤支會了一下。她說在車裡聽音樂,沒關係。而且,對老張記最正宗的傳人做的老公煲也很期盼。

「市長,我們少東還是畢業於哈佛大學的博士。」這時,張大明略顯得意,笑道。

「張叔,這點小東西別拿出來讓葉市長笑話了。」張升東淡淡笑道。

「張老闆是人才啊!」葉凡笑道,看了看張升東,說道「不過,還是剛才這個問題,我有些不明白。以你的眼光以及學識,為什麼不做大做強。難道老公煲不想跨入世界頂級小吃名品中留芳千古嗎?」「人人都想,但實際操作起來是卻是相當的困難。一個品牌在小範圍內流傳容易,要往外延擴張就需要大量的資金支持了。比如,最簡單的就是經費了。還有市場的定位是否準確,採取的策略是否正確,時機是否掌握恰當,等等一系問題擺在面前。」張升東面sè一凝,講道。

「經費,老張記開了幾百年了。家底子應該不薄吧?」葉凡淡淡說著呷了。茶。

「家底子倒也有些,不過」張升東剛講到這裡,又打住了,看來,真有難言之隱了。這時,一個老傢伙帶著一個廚師拿著一個很大的精緻食盒過來了。

「市長,我父親張霧林。」張升東指著那頭戴廚師帽子的老頭子介紹道。

「謝謝張老闆親自動手了。」葉凡伸手了,不過,集霧林手伸得更快,伸出兩隻手緊緊的握住了葉凡的手。

「市長肯來,我們很榮幸。希望市長以後經常光顧這裡。來時只要支會一聲我們好提前準備一下。」張霧林講到這裡,張升東拿出一張精緻的名片來遞了過來。葉凡也沒客氣,收下後講道「晚上我得趕回去,就聊到這裡了。多少錢?」

「不用給了,晚上是我們贈送給市長頭次品嘗的。當然,下次市長肯來,我們會收費的,打八折吧。市長如果覺得好吃,給宣傳一下,呵呵。」張升東很會做生意,也徑會講話。

「行,我先走了。」葉凡也沒矯情,拿著食盒先走了。主要是怕貞瑤等得急了。

重新坐上了車子。

「怪了,你不是講沒來過,怎麼,好像懂路一樣?」宋貞瑤坐副駕上,有些怪怪的看著葉老大。

「嘿嘿,本人路感強。」葉老大神秘一笑,得意得很。

「德xìng!」宋貞瑤白了他一眼,猛地伸手狠狠地在葉老大胳膊上捏了一上。這廝,只有張嘴的份頭了。

「宋省長最近有什麼動態?」葉凡隨口問道。

「他想換個地方。」宋貞瑤說道。

「換地方肯定是高升了,是不是要當省長了?」葉凡心裡一動,問道。

「省長」宋貞瑤嘀咕了一句,搖了搖頭。

「不是當省長還換來幹什麼?」葉凡有些奇怕了,看了宋貞瑤一眼。

「黨群〖書〗記就比常務副省長的份量重得多,聽記碰頭會是常委會的前兆一些大事都是事先在〖書〗記碰頭會上先決定了下來。爾後再放在常委會裡過一遍就了。官場真是這樣的嗎?」宋貞瑤冷冷哼聲道。

「嗯,是有這麼回事。對於某些沒有把握的事,作為一個地方的一把手。自然先把這事在〖書〗記碰頭會上過一遍。如果能過的話就可以放在常委會上討論了。

以地級市為例,參加〖書〗記碰頭會的是少數常委。一般是鼻記召集並主持,其他參加的是專職副〖書〗記、市長一般都兼著副〖書〗記、組織部長。

市委秘書長一般是列席,只有旁聽權沒有發言權。有的時候會根據碰頭會議題的需要,由相關諮詢的市委常委參加。當然,這些常委甚少有機會參加〖書〗記碰頭會。

一般來講都只是提供該項議題的參考而無建議以及表決權的。在坐的,往往黨內排名都比這偶爾參加的常委們高,自然沒人敢在眾多領導面前反抗什麼了。

而在幹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