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這是我們的家

第一千七百五十章這是我們的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怎麼建?」宋貞瑤看了看那鮮huā滿地的草叢,有些不明白。

「山人自有妙計。」葉凡笑著,從越野車裡後備箱里開始搬東西了。這傢伙力氣大,一會兒就把東西搬到了草叢裡。

「搭帳蓬!」宋貞瑤終於明白了,而且,相當的〖興〗奮,臉sè漲得紅紅的也幫起忙來。

獵豹特製的軍用小帳蓬搞得很現代,不用一根根接合金竿子。把整個縮短了的帳蓬往地下一放。

一台小型號的空氣壓縮機一響。不久那小帳蓬就漲大了。兩三個人躺進去還是不錯的。葉凡一用勁頭,固定好了帳蓬。

地下也是充氣的chuáng,還有充氣的椅子小桌子等等,搞得真像一個小

家庭。宋貞瑤〖興〗奮得像一隻小兔子,幫又幫不來,手忙腳亂的幫著葉凡打下手。她很快活,一邊跳著,一邊忙著,不久,一切安排停當了。

「貞瑤,咱們進去躺躺,早上再起來觀賞鮮huā怎麼樣?忙了這麼久,也累了。」葉凡裝得很自然樣子,笑道。

「臟死了,臭死了,一身都是汗,沒地方先洗洗。」宋貞瑤動了動鼻子,一臉的尷尬。女人都愛潔,自然不願意讓自己這個臭哄的身子給心愛的人聞到了。那樣,會在心愛的人心中大打折扣的。

「放心,那邊石頭上有個小水窩子,裡頭水很清。」葉凡一伸手想去抱人,不過,被宋貞瑤閃過去了。這傢伙一把撈了個空,一臉的愕然看著她,有些傻傻的問道「剛才都給抱,現在怎麼又不肯了?」

「不是講過,很臭很臟嗎?這叫,此一時彼一時。」宋貞瑤白了某人一眼,在月光下,更是清麗脫俗。如一株等著人採摘的空谷幽蘭。

「那敢情好,一起洗洗就得了。」葉老大幹笑了一聲,拿起兩人的大包往水池而去。

「很冷的。」宋貞瑤有些猶豫,這大晚上的,四月的時候水肯定很冰涼的。

「不冷,不信的話你去了就知了。,…葉凡神秘一笑,拉著宋貞瑤的手走了過去。不過幾十米距離,兩人找到了那個小水池。不大,方圓二米左右。正鑲嵌在一塊大石頭裡,其實就是一個石窩子。估計是被天外殞石什麼撞擊成的還是什麼形成的。葉老大當然也不會用心去考究這個東西了。

宋貞瑤伸手在水池裡mō了mō,突然叫了起來,說道:「怎麼會熱?

這怎麼可能?」

「呵呵,白天石頭吸收了太陽光,晚上就佇存在這水裡了,所以,會熱嘛!」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不可能,如果是盛夏的話還有可能。現在才清明,不可能。」

宋貞瑤可不笨,看了看葉老大,一臉的疑問。

「管它的,會熱就是了。咱們在月光下來個鴛鴦浴,貞瑤,你想想,頭枕著石頭,望著天上一輪皎潔的明白,這是多美好的事。」葉老大有些急不可耐了,搶先脫了外衣kù。

「不行,你肯定有事瞞導我。」宋貞瑤搖了搖頭不肯脫。

「不是跟你講過,有些事,不需要明白。咱們只需要結果。」葉凡伸手過去輕輕攬著她。

「不行,你不講我不洗。」宋貞瑤很固執。其實,她有顧慮。

「算啦,不跟你打啞謎了。

這水,我安排人加熱過。不過,放心,他是我最好的兄弟。現在,絕對不在方圓二里之內。他早走了,不然,我拔了他人皮。」葉老大霸氣十足,隨手往上一提,宋貞瑤倒聽話了,舉起手來,外套順利脫下了。

「你背過身去,我自己來。」宋貞瑤嗔道。

「行行,我不看。」葉老大聽話的背過身去,心說,女人就喜歡干一些掩耳盜鈴的事。等下還不是得倆人在一起洗著,什麼看不見。

老子的鷹眼可不是蓋的,現在九段了,幾乎達到視黑夜如yīn雨天白天的感覺。當然,還不能達到艷陽天的那種清晰度。

習嗦幾下後,葉凡聽到卟嗵的水聲後知道宋貞瑤先下水了。轉頭一看,頓時,愣神了。

月光下一個小水池,裡頭一個明麗的少女。下身穿著帶有卡通圖片的短kù。上身一件短衫,被水打濕過後,裡頭xiōng峰子撐起的xiōng罩歷歷在目。似乎,肉sè可見。在朦朧的月光下,特別的mí人,特別的yòu人。

「晚上有沒其它人來?」宋貞瑤有些擔心的往四周看了看。

「放心,方圓三里之內沒有。」葉凡笑道,心說范剛那傢伙拿著槍在巡邏,還有人進來,那不是找抽?牛老大三下兩下解決了武裝,剩下一條短kù下了水。

「哥,這水怎麼不會涼了?都過去這麼長時間了。」宋貞瑤輕輕的躺在葉凡肩膀側旁。一雙明眸的眸子盯著葉凡「自然是加熱在繼續,你沒看見,上頭流進來的水燙得很。」葉凡伸手指了指從石頭上方流進來的一水。

「那不是還有人在那上邊?」宋貞瑤又有些擔心了。

「真笨,在加熱並不等於上頭有人嘛!比如,你插好電後走開難道不行?再說,我葉凡跟自己的女人洗澡,哪能輪到外人來觀賞。」葉凡乾笑著,下手了。雙手往人家xiōng脯下方一動就伸了進去。嘴裡嘀咕道「還穿著外衫幹什麼,這個,打濕了貼身上多難受。脫了算啦。」「不行,不能脫!」宋貞瑤嘴裡講著,但是,行動上沒有阻止葉老大的狼爪子進入衣服里,但是,卻是緊緊抓著短衫不讓捋了。

「不脫就不脫。」葉老大微感遺憾,看了貞瑤一眼,她也正看著他。葉老大身子往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