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不教訓你對不起黨和人民

第一千七百五十三章不教訓你對不起黨和人民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是的,就是他。」李玉講道。

「厲助理一般都跟什麼人來,接觸的都是什麼人?」葉凡當然來了興趣。

「有一次我在一旁泡茶,聽說那個瘦瘦的客人好像是你們海東洪縣來的客人,姓姜的,他跟厲助理一起喝茶聊天著。」李玉也懂事,見葉老大對這事感興趣,也就專門講了起來。

「來,坐我旁邊,跳這麼久了,也累了。」葉凡招了招手。李玉、

溫柔的一笑,挨著葉凡身旁輕輕的坐下了。

「衣服濕濕的,有些難受。」李玉攏了攏睡衣,因為在溫泉池中跳舞的緣故,打濕了,這個,寬大的衣服變得很笨重,自然有些難受了。很自然,李玉脫了睡衣。頓時,葉老大眼前一亮。

裡頭,李玉下身穿的是一條綉著鳥類有著huā邊的短kù,剛到大tuǐ上部根處把女人的禁區遮住。不過,調皮的芳草有幾根還是冒出頭來在外邊招搖著。

而上身,卻是淡綠sè的xiōng罩子。這罩子很小,只遮住了李玉那tǐng拔的山峰子的上半部,下半部都lù在外邊,渾圓而白晰,充滿了爆炸xìng的彈力。

葉老大,自然有了反應。這廝趕緊動了動tuǐ把惹事精給擋住了。

不然,也太難堪了。

「是不是叫姜初林?」葉凡問道。

「好像是,後來我問過,才知道是洪縣的縣委〖書玉答道,看了葉凡一眼,講道「他們正聊洪縣的虎子壩水庫。好像隱約聽見姜〖書〗記希望厲助理再拔些款子下來。

而厲助理說是去年不是拔了二千萬下來,怎麼還要?就見姜初林看了我一眼,我當時隔他們還是較遠的。

我馬上裝著沒看見聽見樣子舞著舞著離得更遠了。就見姜〖書〗記比了比手勢,伸出了二根指頭。

厲助理搖了搖頭,姜〖書〗記後來伸出了一根半指頭,厲助理喝了。茶微微點了點頭,後來我就出去了。」

「領導來會不會經常叫你伴舞?」葉凡隨口說道,心裡已經有了計較。姜初林明明去年從省水利廳拿到了二千萬,為什麼在去年虎子壩水庫一直沒有動工。

還是前個月自己從市財政拔了三千萬給他們才動工的。這二千萬去什麼地方了,這其中,估計貓膩大了。估計,還扯牽著厲志達了。

「偶爾叫我,能推的我都推了,一般叫其它姑娘去。不過,我只是伴舞,絕不做其它的。」李玉有些急了,估計是怕葉凡產生誤會,趕緊解釋道。

「沒事,給領導伴舞正常。」葉凡安慰道。

「也有個把領導偶爾會動手動腳的,遇到這樣的人,我會以上衛生間推託,然後偷偷溜走了。」李玉講道。

「哪你怎麼敢單獨約我到這裡,就不怕我也動手動腳的?」葉凡淡淡笑道。知道了姜初林的事,心情一時大好了起來。

「我不知道,反正,我相信你。而且,我也不怕。」李玉臉紅紅的講著這話。一下子表lù了心跡,非常的不好意思。

「唉,如果你覺得民族賓館呆著不舒服,可以隨時給我講。我可以給你換個地方。」葉凡嘆了口氣,閉上了眼,用心享受溫泉的滋潤了。

「暫時還行,如果真不能呆時我再給您講。」李玉小聲講道。

望著葉老大的身影在樓前消失,李木看了妹子一眼,小聲問道,:「沒豐吧?」

「能有什麼事,哥,你別盡往歪處想。以為個個領導都像你是不是?」李玉白了哥哥李木一眼,嗔道。

「像我,我又怎麼啦?我算是什麼領導,剛提了個副科,還不是跟班命。」李木叫屈道。

……哼,以為我不知道。你現在在海東可是名人了。被人稱為海東第二秘。范遠的秘書是第一秘,你是第二秘。威風著了,嫂子有時都不放心,說是要想辦法調到海東來看著你,不然,你這心也不知會飛到哪裡去了?」李玉譏諷樣說道。

「我真冤啊,整天跟著葉市長,哪有空去干別的什麼?再說,你嫂子那母大蟲,我敢嗎?」李木老實的舉起了雙手作投降狀。

「市長會不會整天這個樣子,比如,像晚上這個樣子?」李玉來了興趣,1小聲問道。

「不該問的別瞎打聽,1小心禍從口出。」李木臉一板,沖妹子哼聲道,轉爾講道「妹子,葉市長是個好人。我甚少看他出去。就是出去,基本上都是些男的客人。」

「我早知道葉市長是這樣的人,不然,你以為我會隨便約什麼人去泡溫泉。到時還不把自己給「送了,出去?」李玉撅著嘴兒講道。

「妹子,男人都是虎,你可得小心點。別什麼人都相信,有些人,表面是君子,背後是禽獸。到時,後悔就晚了。」李木一臉正經,講道。

「我願意泡茶給葉市長喝,你管得著嗎?」李玉伸手扭了哥哥的手臂一下。

「妹子,我跟你講實話。人家葉市長有女朋友,已經訂婚了,聽說是京里的貴家女。你可別胡思亂想著了,到時,唉」李木一臉正經,勸道。

「哥,你想哪裡去了。我明白,我配不上葉市長。你妹子這點自知知明還是有的。放心。妹子對葉市長沒什麼想法。,哼哼!」李玉羞紅著臉,哼了幾聲,

鑽進車裡叫道「開車,開車!」

第二天早上。

葉凡一大早,在吳副市長和李木這個秘書陪同下直奔省政府而去。

因為面志達只是兼任水利廳廳長,而他實際上的排頭卻是省長助理。

所以,水利廳那個辦公室厲志達是很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