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打悲情牌

第一千七百五十六章打悲情牌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這個,嘿嘿。

葉凡乾笑了一聲後,講道「齊叔,這事,咋辦?到時真捅到省常委會上,剛才,我的確罵得很難聽的。那,如果真要重複一下,那,這臉,可是沒地兒擱了。」

葉凡的確有些頭大了,想不到這事,燕春來居然來得更狠。自己不過是想引起燕省長注意就是了,想不到居然給他往省委常委會上扯,這事,可是有些大條了。

「你小子自己惹的,自己擦屁股去。」齊振濤哼道,就要擱電話,這時葉凡趕緊叫道「齊叔,等等,既然這臉肯定得丟,你看,我能不能把旺夫溪方案擱在一起給捅出來。到時,還請您幫幫忙支持一下。如果省常委會通過了,厲志達還能怎麼樣?」

「這是你的事,別問我。」齊振濤哼了一聲掛了電話。嘴裡忍不住又罵了一句小兔崽子,想了想,還是不放心,又打了電話給鐵托跟段海天,統一了。徑。

「麻痹的,這事,整的真的有些大了。」放下電話後,葉老大忍不住發了句牢sāo。

不久到了省委會議室,老遠就發現燕春來的秘書曹林正站在過道里。一看見葉凡,這傢伙冷冷哼道:「你就是海東來的葉凡吧?」

「嗯,曹秘書,你好。」葉凡友好的打了聲招呼。

「燕省長叫你在外候著,裡頭叫的話就進去。」曹林冷哼了一聲,別過臉去坐在了外邊的長凳上,從公文包里掏出東西看起來,不理人了。

「同志們,今天把大家招集過來,主要是應燕春來同志要求,討論一下東城區如何改造問題。

東城區確實舊了,改造涉及面廣。省委有好多單位都駐在東城區,街面太小,人多擁擠,已經不能適應現代化城市需要了。

今天的討論同志們〖自〗由發言,針對東城區,最好是能拿出有建設xìng意義,切實可行的提議來。咱們不玩虛的,不講空話。」省委〖書〗記費滿天喝了。茶,放下茶杯後掃了大家一眼,面無表情,講道。

「費〖書〗記,在講東城區前我剛聽到一件事,能不能先講講?」這時,省委副〖書〗記納蘭若峰同志看了費滿天一眼,講道。

「如果跟東城區無關的就不要講了,今天專題討論東城區。咱們沒有時間羅嗦其它的事,等以後有了時間再講。」費滿天看了納蘭若峰一眼,說道。知道這傢伙總是想找點事,所以,先堵住再說。

「費〖書〗記,這事事發突然,影響極其的壞。聽說,整個省政府都傳開了。嚴重的影響了省政府工作,給黨的形象帶來了極大的影響。

如果不加控制,在人民群眾中傳開就不得了啦?」納蘭若峰堅持,而且,講得很嚴肅。

「哦,有什麼事影響如此的大,而且是剛剛發生的。

既然省政府都傳開了,那,燕春來同志,你應該知道吧?」費滿天看了納蘭若峰一眼,又朝著燕省長問道。

「我剛從那邊來,當時齊〖書〗記也跟我在一起,目睹了整個事件的發生。的確太突然了,厲志達同志居然被人罵暈倒在了辦公室外邊的過道里,影響極端的惡劣。這都什麼事,亂彈琴嘛!」燕春來一臉嚴肅,講道。

「罵暈?什麼人如此厲害,居然能罵暈人。厲害,這種高人,我胡中明倒真想認識一番。」省軍區司令胡中明同志一臉訝然,講著反語。其實,這傢伙早聽說過了。自然想橫插一扛子助威了。

「的確是罵功了得,是哪位同志有如此功底子?」常務副省長宋初傑淡淡哼道。

「他就在外面,我帶過來了。我想讓他把罵人的話重複一遍給咱們在坐的同志都聽一聽。聽一聽現在某些黨員,思想敗壞到了何種地步?真是出口成臟啊!」燕春來淡淡哼道。

「費〖書〗記,能不能讓他進來?」納蘭若峰問道。

「叫他進來,我倒也真想瞧瞧,是什麼人有如此罵功。以後需要的時候還是個人才,能用得上。現在電視頭不是講國罵什麼嗎?這也是人才嘛!」費滿天淡淡哼道。

不久,接到通知後,葉凡同志居然面帶微笑,昂首tǐngxiōng的走進了省委常委會議室。

這裡,這廝已經來過幾次了,倒也不陌生。而且,就是中南海的紫光閣葉老大也去過,所以,跟那地兒相比,這兒只是小兒科了。因上經,倒也不怵。

不過,葉老大一進去。各位常委們可是有些怪異了,覺得這傢伙罵了人怎麼的好像還如此的有氣派,好像罵人有理似的。

「葉凡同志,聽說你罵了厲志達同志是不是?我想,你作為海東市代市長,一個大的地級市市長,應該不會如此無理吧?」鐵托同志首先開腔。

其實,是在隱晦的提醒葉凡。你即便是罵了人,但要佔著個「理,字才行。有理的罵也情有可原,到時想幫時也好幫一些。

「唉,鐵〖書〗記,我不得不罵啊!」葉凡臉一變,苦瓜著臉了,講道。

「不得不罵,你有什麼罵人的理由,還不得不罵?葉凡同志,省委把海東這樣的大市交給你,難道就是專門在考驗你的罵功嗎?亂彈琴,今天要不講清楚,講出個理由出來,看我怎麼收拾你?」費滿天居然吭聲了,板著個臉訓叱道。

費滿天這話可是大有玄機的,看似很嚴肅,其實,也在提醒葉凡。

如果你能講出個子丑寅卯來咱就放過你。當然,這個理兒,誰都會編的。即便是知道是編的,但人家費〖書〗記認為是真的,那就是真的。費〖書〗記認為是假的,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