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有力回擊

第一千七百五十七章有力回擊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志達同志,工作也得注意身體。你看看,怎麼連額角都碰壞了。」納蘭若峰一臉關切,問道。

「唉」厲志達看了葉凡一眼沒吭聲,倒是扶著他的那個中年人搶先嘆了口氣,講道「這鼻運氣好,幸好是在過道里暈倒的。要是在走廊邊,那就危險了。」這傢伙,自然是厲志達一夥的,在加重葉凡罵功帶來的後果了。

費滿天示意厲志達坐下。

省委辦一個工作人員把葉凡剛才的話再次重複了一遍後,燕春來淡淡說道:「厲助理,葉凡同志講的可是事實?」

「旺夫溪整治計劃…我們是收到了,不過,各位領導都曉得,辦事得有個過程是不是?當時他們海東來的負責同志叫吳生髮,一直在廳里纏著。

我雖說不常在廳里辦公,但廳里的同志也給我講過了。所以,馬上組織專家們進行了論證,他們認為,旺夫溪整治開發,時機不成熟。

首先,海東一個市哪來幾十個億的資金用手旺夫溪的整治開發。

海東一年的財政收入才多少,把幾年的財款全搭進去還不夠?

二來,海東只是個內陸市,不通海,也沒那麼多客商來投資。三來,旺夫溪的影響並沒有那麼嚴重,是葉凡同志把它推到了無以復加的影響地步,根本就是在聳人聽聞。

更何況,我也了解過海東一些同志的看法。說是這旺夫溪的整治方案海東市委市政府好多同志都彼有微詞。

當時能通過,也是有一些奇巧和偶然xìng的。這個,我就不多說了。這是海東市委的事,我一個外人,不好評判什麼?」厲志達剛講到這裡。

納蘭若峰看了他一眼,卻是哼道「厲助理,只要是對於這件事有關的事,都要講出來。不能遮遮掩掩的,什麼不好評判,你並不是外人,你是省長助理,有權了解海東的事。我希望你能把當時的情況都講清楚。」

「這個,既然要講那我就講了,不能講我厲志達饒舌了。當時葉凡同志一下到海東當街就打人了,後來聽說在一個什麼廠的門前又打人了。

所以,海東人民送了葉市長一個美稱,叫作「暴力市長,。我想,既然能稱之為暴力,其人作事的風格肯定很強勢。

所以,旺夫溪的方案,也是強勢通過的方案。」厲志達那是相當yīn辣,居然又捅出其它事來。這傢伙,那是真想一棍子打死小葉同志了。

「暴力市長,難怪了。」納蘭若峰若有所思樣子,重複了一句後點了點頭。

「三月份我到海東軍分區去過一趟,當時聽說三八fù女節那天葉凡同志在體育場跟幾十位姑娘進行了熱情擁抱。

一打聽,才知道是葉凡同志特地從市長基金里抽出了田萬給fù聯的同志舉辦節目。

雖說出發點是好的,但是,在電視台都播了出來。而且,擁抱時的畫面都作了特寫鏡頭處理。

我想,海東的同志要宣傳市長的光輝,這個無可厚非。但是,也不能以犧牲fù女同志們的聲譽為代價是不是?

再說,給了五十萬也是市政府應該給的,fù女可比半邊天,支持她們舉辦節目是應該的。

怎麼能那樣子做,這對於我們黨的形象,政府的形象可是有著不妥的影響。」胡中明司令員含沙射影,影射葉凡同志利用田萬敲詐,逼著人家姑娘跟他進行擁抱。

「好了,別扯遠了。」費滿天擺了擺手,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厲助理講請專家論證過了你們的方案條件不具備。而你講沒有請專家論證,這個,到底誰說的是事實?」

「我們海東的同志都沒見過專家們到來,怎麼可能已經論證過了。

搞河道整治,搞河道開發又不是軍事工程,還講個保密什麼的。」葉凡說道。

「葉凡同志,你當時聽誰說的廳里沒有專家到海東?」厲志達居然氣勢高漲「哼道。

「海東專門負責這一塊的吳生髮副市長講的。」葉凡沒有絲毫猶豫,說道。

「絕不可能發生這種事,當時廳里派專家下去,我們還知會過吳生髮同志。他當時正好沒空,好像是家裡叔叔死了,回去奔喪了。本來是要他陪同下去的,既然家裡發生了這種悲痛的事,所以,我們省里的專家就自己下去了。」厲志達言詞越來越犀利了。

「難道吳生髮同志忘了,應該不可能。」葉凡反問道。

「吳生髮同志現在什麼地方?」燕春來問道。

「剛才還跟葉凡同志在一起。」厲志達說道。

「叫他過來問問。」燕春來說道,費滿天也點了點頭,一個工作人員去安排了。

不久,吳生髮到了。這老傢伙,第一次面對這麼多領導,慌得額角早就冒汗了。而且,那tuǐ肚子就是在微微打閃兒。

「那天省水利廳的專家下去是否通知過你了?」燕春來問道。

吳生髮一愕之後,好像有些想不起表了,一直在mō著額頭,那冒出來的汗,好像更密了一些。

「那天我可是親自交待省水利廳的曾長水同志打電話給你的,而且,後來,我還不放心,特地交待省政府辦負責水利一塊的丁池主任給你交待了這事的,丁主任,是不是有這麼回事?」厲志達轉頭問剛才扶自己進來那個圓胖臉中年人。

「嗯,那天我用的政府辦公室的那部電話給你打的。當時周圍還有幾位同志在一起的。」曾長水說道。

「我想起來了,是有接到你們通知。不過,當時,二叔病去了。

所以,心裡傷痛,再加上忙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