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半壁江山

第一千七百六十一章半壁江山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財團倒有幾個,只是,我看,影響力都太小了。如果能找到像香港飛城集團那樣有著硬實力的大集團來,謠言,不攻自破了。」曾俊才嘆了口氣,有些期待的看著葉凡,講道「這事,還得請市長出馬了。我是矜驢技窮了。

飛城集團也是市長請來的,我想,市長的層次比我高,認識的朋友,結交的人都是另一個層次的人。這個,圈子不一樣,能量也不一樣。」「呵呵,俊才,你也太自謙了。這事,我來想辦法吧。我倒想看看,蘇林兒能玩出什麼新鮮huā樣來。」葉凡淺淺一笑,拍了拍曾俊才肩膀」「而且,辦什麼事千萬彆氣餒。總是有辦法破解的,而且,這個社會,如果活得太平淡,也沒味道是不是?時不時有人跳出來跟咱們掰掰手腕,練練手勁,也是相當有趣的一件事。

「我明白。不過,市長,我姐說是想請你吃頓便飯。」曾俊才轉移了話題。

「行啊,劉〖書〗記的飯做得好。我還真想再去打一頓秋風。」葉凡笑道,劉真梅能再次請自己吃飯,這是一個很好的信息。這個,飯吃的頓數多了,自然,交情也會越來越深了。

劉真梅是黨群〖書〗記,市委第三號人物,也是個舉足重輕的重要角sè。目前她還沒有發揮出她本該應有的份量。如果真能跟她緊密合作,相信,就是范遠想用〖書〗記碰頭會的形式控制常委會都有難度了。

不過,現在冒出一個張一棟來,真是如魚刺梗茸。張一棟是分管紀委的副〖書〗記,也可以參加〖書〗記碰頭會,倒是一下子增加了不少的變數。

此人,絕不會跟自己合作的,那肯定會選擇范遠了。以後的〖書〗記碰頭會,很可能會發展成三足鼎力架勢。

而范遠當然最強了,跟三國時的魏國有點像。而自己有了賈異雄這個組織部長支持,勉強算得上是比張明森的蜀國稍強的東吳吧。雖說葉凡在費〖書〗記面前講得好聽,不想操控市委。

那只是嘴上說說罷了,如黑能跟范遠分庭對抗,那對於自己施展市政規劃,搞好市政府工作,也是了不起的助力的。

像青牛市的班子調整,如果自己在常委會裡佔有半壁江山,自己講的話就有份量了。范遠不得不考慮自己的話了。當然,想達到如此境地,任重而道遠。

「市長,劉姐說是要感謝你。」曾俊才說道。

「感謝我,感謝我什麼?前次幫王龍東同志她才是主將。而王龍東能當上桃木縣縣長,我也高興,畢竟,他是我大學同學嘛!」葉凡笑道。

「不是這件事,其實,寒林寺的青衣大師俗家名叫劉群峰,他是劉姐的親親父親。以前發生了很大的誤會,父女倆一直不和。後來,

那天聽了你的講述後,劉姐也想了很多。現在,她就剩下父親一個親人了,了解到事情真相後,思前想後,現在也想通了。」曾俊才講道。

「和好了,那真是得恭喜了。」葉凡笑道,心說,這是老子設計的計謀,總算是有些小成就。

「嗯,青衣大師和劉姐都說要感謝你。所以,晚上,特地在家裡搞了些菜,一起坐坐。到時,老同學王龍東也會到場的。」曾俊才一臉喜氣,講道。

「那敢情好,晚上我准到。」葉凡也是滿面笑容。能做善事,也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下午,葉凡帶著一伙人巡視了旺夫溪。覺得,另一枚棋子可以用了。

晚上,劉真梅家很熱同。

一見到葉凡,青衣大師很是熱情迎了上來,嘴裡一直講道:「葉市長,你是我們劉家的大恩人啊!」

「我並沒做什麼啊,只是湊巧傳了回話罷了。大師言過了,言過了。」葉凡謙虛的講道。

「唉……我對不起真梅她娘啊。」青衣大師眼眶有些濕潤了。

「大師,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想來在天國的她也會原諒你的。

再說,這事也不是你的錯,只是,造化弄人罷了。」葉凡安慰道,看了劉真梅一眼,講道「我們更應該珍惜現在是不是?劉〖書〗記,我講得可對?」「嗯,這麼多年了,我沒有盡到孝道。謝謝你了市長。」劉真梅很是誠懇講道。

「沒啥,舉手之勞罷了。」葉凡笑著,看了王龍東一眼,問道「怎麼樣?桃木傳開了,有沒客商登門?」「第二天燕京那邊就來了兩個客戶,京城豪世集團的劉大山副總。

浦海市「黃華木製品集團,的楊月英副總。

來的時候還有些急,開頭就找到了我。說是有意向把桃祖谷附近的桃木全定購下來,準備在寶劍鄉搞個木製品加工廠。

投資規模也達到了三千多萬。這事,本來就在談著,連意向書都簽了。怪的是才兩天,居然沒將音迅了。

王龍東講道。

「不會是騙子吧?」一旁的曾俊才說道。

「不可能,我們查過了,的確有這家公司。而且,簽定意向書的時候他們各壓了20萬作為基本金,叫我們先在寶劍鄉划出一塊地盤來。

要知道,寶劍鄉是個窮鄉,有這20萬完全可以買下一大塊地皮了。」

王龍東講道。

「聯繫過兩位老總沒有?」葉凡哼道,琢磨出什麼味道來了。

「聯繫過了,他們講20萬不要了。說是突然覺得桃木也沒什麼發展前途。而且,兩位副總一走,又傳出了一些風聲,說是桃木劍會招鬼什麼的,掛家裡都不安全。有忌晦什麼,這樣一來,後來來了幾bō客人,全走了。」王龍東有些憤怒,講道。

「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