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癢得喊媽

第一千七百六十三章癢得喊媽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真實憋不住了,看了王仁磅一眼,笑道!¨老哥,你還真是一個殘忍的大盜,人家才一米五左右,你預備截下一米,呵呵。還留有零點五,不錯了,不錯了!』』

「當然不錯了,要是別人,相對全挖走了。』』王仁磅不以為恥,還挺了挺胸,摸了一把頭上的鳥窩頭,說道:「東西是割

上去了,不過,他娘的,倒霉了。」

「怎樣回事?難道又生枝節了?」葉凡問道。

「從萬荷根外頭爬出一世小蟲子來,一條條僅米粒大小。我沒防備之下還被咬中了幾口。

登時,癢得我直喊媽了。趕緊把那萬荷根塞進包里溜了出來,不過,剛到假山口就碰上了洛飛竹,她伸手要求我截下一米的十

分之一給她。

由於,先前有談好的,所以,我隨手拿出刀正預備截下一小截。我這人,還是講信譽的。

哪知,正截時,一道鞭聲傳未,我趕緊往旁邊一閃,不過,還是太晚了。背上被著實的抽中了一鞭子。

好痛,媽的,痛得我差點喊媽。背上登時一條深深的血槽。而這時,我發現洛飛竹居然搶了我的萬荷根想跑。

才知道受騙了,這洛飛竹,估量,根本。就是跟翡月師太一夥的。

當時老子氣了,不管不顧,撲過去一腳踢得洛飛竹飛撞在了牆上。

我比翡月師太離萬荷根近,塞進包里就跑。不過,那老太婆像牛皮糖一樣不斷貼著追了過去。

在庵下邊的溪里又打了幾十個來回。而那該死的蟲子又癢得人要死,我只好溜了。

一路跑了出來,本想打電話向你求救,不過,老太婆追得太緊。

後來,連手機都給她鞭子給抽壞了。

只好一路跑一路藏,有時看到能吃的搶了一邊吃一邊跑,幾天了,差點累死我了。』』王仁磅講道。

「老尼姑的夫底子估量跟你差不多吧」葉凡問道,最關心的當然是這個成績了。假設跟王仁磅差不多,本人倒不怕她。假設

強太多,也許比本人還要強,那就得另做打算了。

「比我稍強一世,不過,我跑路方面比她兇猛。畢竟老子是混江湖的,這華夏各地都跑遍了。而且,有時分我鑽進男人公廁去

時她還會猶疑一下,所以,爭取來了工夫才能跑到你這裡了。¨王仁磅這貨居然又得意了起來。

「那我們就不用怕她了,這事,我們聯於,應該能擺平。再說,那蟲子,你如今好了沒有?』』葉凡問道

「沒有,也不知是什麼破蟲子。一陣一陣的,癢起來能把骨頭都摳出來研討了。王仁磅講道。

「乾脆弄點響動把師太招來,沒準兒她那裡有解藥。我疑心,這切截萬荷根是不是有特殊的手。這蟲子一關是必須經過的,

不然,師太本人為什麼不去割而假手於你。」葉凡說道。

「有理啊,媽的,我咋給這一茬給忘了?」王仁磅如夢初醒,很拍了本人腦袋瓜一下,懊悔不及。

「你被追得急了,當局者謎吧。¨葉凡笑了笑,乾脆搞出大響動來,果真,不久,那邊嘩啦幾下有反應了,一條黑影如大鳥般

飛撲了過去。

在離葉凡十幾米遠時黑影停下了腳步,她警覺的看了葉凡一眼,發現是個年輕人,嘴裡說道:「給你兩條必走的路,一是把

萬荷根交出來,二是回到庵里娶了飛竹。這萬荷根,留給你一點。『『翡月師太是不是?」葉凡淡淡看了這老太婆一眼,哼道。

「嗯,你是誰?年輕人,別不知底細就強出頭。¨翡月師太哼聲道。

「本人葉凡,王仁磅是我哥們。¨葉凡乾脆拖拉,說道,看了翡月師太一眼「哼道「想不列方外之人也會設計陷害人,真沒想

到,師太一個高人,居然也使如此卑鄙手腕,令葉某相當的絕望。』』

「他不貪我們的萬荷根,怎樣能夠發生這種事。一切事,都緣於一個「貪」字。

不能怪我們設計,只能怪他太貪心是不是?而且,飛竹是我的侄女,長得也是美賽天仙,又哪裡冤枉了他?』』菊月師太指著

王仁磅,講道。

『洛飛竹,美賽天仙,師太,你也太能扯了把』』王仁磅沒忍住,剛喝出來的礦泉水又給噴了出來。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翡月師太彷彿頗為感嘆,搖了搖頭。

「啥意思,老子有啥不懂的。難道我眼晴瞎了,滿面麻子不說,還長著兩顆暴牙。那也能叫美賽天仙的話,那天下還有醜陋女

子嗎?笑死老子了。』』王仁磅兇巴巴的講道。

「你看見的未必是真的。』』翡月師太冷哼道,看了葉凡一哏,說道「你站一邊去,我要好好收拾一下這小子。太不懂得尊崇

長輩了。

「呵呵,有啥招我葉凡接著。」葉凡淡定的一笑,身子往前一挪,擋在了王仁磅身前。

「年輕人,你真要強出頭?「翡月彷彿生氣了,瞪了葉凡一眼。

「這頭,我出定了。由於,是我煽動磅哥出手搞萬荷根的。我拿來有用。』』葉凡說道。

「噢,正主兒在此。看你講得如此大條,應該有點斤量吧?」翡月倒是一愣,對於葉凡的坦率倒是惹起了她的警覺。

由於,這年輕人表現得太淡定了。像這種人,有兩種狀況,一種就是故弄玄虛,一種就是真有本事。

不過,王仁磅有著八段實力,假設說葉凡比他還兇猛,打死翡月師太也不敢置信。所以,她選擇置信了前者,以為葉凡一定是

故弄玄虛。

「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