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反對無效

第一千七百六十九章反對無效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當然,假設崔同同志真的挨了他講的那種慘無人道的打,那就闡明市紀委的同志在辦案子時運用了不當手腕。為什麼要用不當手腕,這其中,一定有成績了。」蔡貴權副記居然哼聲道。

「我贊同,只需能證明崔同同志以及顧局長等四人的確是挨了慘無人道的打,那我會嚴肅處理市紀委的外部同志的。」張一棟淡定的點了點頭,張明森也點頭了。

最後,楊志德也點頭了,他看了葉凡一眼,說道「那就請葉市長拿出證據證明吧?假設葉市長能證明的確是市紀委的同志在辦案時運用了很不當的手腕,而這次的案子是我楊志德擔任的。我楊志德當作各位指導的面承諾,馬上請辭回家賣紅薯,並且,央求組織處分。」「哼!」葉凡突然一聲冷哼,看了楊志德一眼,講道「假設證明有成績,你就不光是請辭的成績了。你…楊志德,將遭到黨紀國法的懲罰。對於威脅某些同志把理想變為偽證,這樣子胡亂辦案,顛倒是非的同志,國法難容。」

「光耍嘴皮子有什麼用,葉市長,還是拿出證據再講吧。假設拿不出證據來,我很是疑心葉市長的動機。這偽證都想變成理想,這難道不是顛倒彩色,是非不分。作為一市之長,做出這種事來,我置信,葉市長會自動央求處分的。」張一棟居然逼了過去。雙眼冷冷盯著葉凡。

「呵呵,假設是我葉凡顛倒彩色,我央求范記代表組織給我記大過處分。假設查出證據,那張一棟同志作為市紀委的領頭人,這事,你是不是也有責任?那我請問,你將承受什麼處罰?」葉凡冷冷反逼了過去。

范遠一夥,自然來了興味。一個個都偽裝淡定的坐著,彷彿這事跟本人沒關係似的。

「這事雖說不是我親身在查辦,是楊志德同志擔任的。但是,承如葉市長講的那們,我是市紀委的領頭人,我有逃脫不了的責任。我央求組織給我張一棟記大過處分。這話,落地有聲,絕不模糊。」張一棟很狡詐,首先把責任推到了楊志德身上。

爾後,找了個記大過處分來敷衍。自然,是以防萬一發生什麼狀況了。有些事,並不能做到百分之百準確的。

「那好!」葉凡乾脆地點了點頭,看了范遠一眼,說道「不知范記以及在坐的各位同志肯作這個證人沒有?」

「不用你們講,假設查出哪位同志歪曲理想,顛倒彩色,我范遠也要代表黨,代表組織給該受處罰的同志記大過處分的。」范遠一臉邪氣,講道。

反正這事,不管怎樣做樣,在葉凡跟張一棟之間,都有一位同志要受處罰,范遠自然是情願見到此等狀況發生了。

當前,受了處份的那位同志,自然,在常委會上那是抬不起頭了。

想再跟本人論斤爭量,哪也得掂量掂量了。

「李木,你交待於友和主任到我辦公室,在書櫃旁放著一瓶藥水,馬上拿過去。」葉凡沖門外的秘書李木說道。

一聽到藥水,張一棟那眉毛不由得動了幾動。就是在坐的各位常委們都是一臉疑惑,不知葉老大在搞什麼鬼。

「呵呵」葉老大笑了笑,看了大家一眼,不榫解釋。不久,於友和拿著一瓶藥水匆匆出去了。

「這瓶藥水是水州獵貓特種部隊特製的藥水,當年我一個好冤家是獵豹一個不大不小的軍官。

當時看到這藥水我也覺得獵奇,他就送了一瓶給我。當然,這藥水也是國度秘密,我希望明天在場的同志不要拿到外邊宣揚。

獵豹是支怎樣樣的部隊,想必大家也有聽聞過一些,不要為本人帶來不必要的費事。」葉凡先是正告了一番,見大家的目光都盯著那瓶透明藥水時,那也是吊足了大家胃口,突然說道:「崔同,把衣服全脫了,留一條短褲就是了。」

崔同也顧不及難為情了,老實的脫了衣褲。

「范記,我得借這會議桌一用了。」葉晃笑道。

「你用!」范遠點了點頭,彷彿也來了興味似的。由於,獵豹太奧秘了,即使是范遠這個地級市一把手都不知道獵貓的狀況的。由於,他還沒到那個級數。

葉凡見旁邊的常委們都挪開了椅了坐得離會議桌遠了些許時才沖崔同講道「躺上去。」崔同像一塊肉片樣躺了上去。

葉凡用手指頭蘸起藥水塗抹了上去,崔同全身都塗滿了。僅僅幾分鐘當時,正在大家疑惑之際,詭異的事發生了。

崔同的xiong前直到肚皮,還有大小tui逐漸的顯lu出了一些傷痕。而且,隨著工夫越長,顯lu的青紫色傷痕越來越多,到最後,真有些慘不忍睹了。

背後還要不要我再試試?葉凡舉著藥瓶,淡淡說道。

「崔同的不用了。」范遠擺了擺手,看了崔同一眼,嘆了口吻,說道」「你受苦了,起來,穿上吧,別著涼了。」「李局長、顧德標還有劉一同三位同志,請脫衣服。」葉凡突然出口道。

「不用了,他們都一樣。范記,這次,我犯錯誤了。他們不斷不肯把作偽證的事交待出來,我沒辦法。只好採取了一些不當的手腕,我央求組織處分。」楊志德一臉死滅,頭垂得低低得,說道。

不過,這傢伙還想垂死掙扎,就不是肯承認理想。反倒打了一耙,指出是為了查明理想才如此的。

這個,在紀委並不少見,在坐的都知道。不得不說,楊志德這種臨死還要反咬一口的本領要得。

他知道,只需能保住這個,張一棟會幫本人的。憑著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