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怒火

第一千七百七十一章怒火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蔡貴權咂了下嘴還想講時,范遠卻是「吭吭,咳了兩下,蔡權貴馬上閉上了嘴,范遠說道:「這事就交待給市政府去辦吧,該怎樣樣做,你這個市長拿主意吧。下邊,我們還是把財政局局長、安奇同志的任命以及古海同志的任命成績先敲定上去。」

留意,范遠說的是「敲定,而不是討論了。這闡明,范遠曾經表明了態度,就是,這幾位同志非上不可,不容置疑的。

「范記,市政法委常務副記龔其峰同志曾經卧床休息了將近一年了。」組織部長賈異雄同志啟齒就講了一句話。

「恢復得怎樣樣?」范遠問道。

「前幾天我去看過,醫生說是肝癌早期,唉」政法委記鐵丁山一臉痛心,嘆了口吻,看了大家一眼,說道「老龔同志二心撲在工作上,想不到,也倒在了工作崗位上。而且,他老早向我遞交央求辭去市政法委副記職位的央求。不斷以來,我還在思索這事。」「同志們,老龔同志在公安陣線上工作了幾十年,也是老乾警了。

他的事向我們敲響了警鐘,在工作之餘,一定也要留意身體。這樣吧,下午大家有空的話,都去醫院看看老龔同志。既然老龔同志二心為了工作,怕擔擱了市政法委的工作。這份報告,我批了。就讓安奇同志接老龔的班吧。」范遠說道。

「嗯,安奇同志接老龔同志的班,正好了。

我置信,安奇同志會持續發揚優秀傳統,把全市政法工作抓起來,嚴密配合鐵記干好份內的事。」葉凡馬上接著表了態,市委二巨頭都表態了,誰還有意見。對於安奇同志的任命,對於古海到青牛市的事,順利經過。

「周秀同志一向表現優秀,擔任市財政局長一職,相對勝任。」這邊的事一停當,那邊蔡貴權又打起先鋒來了。

接著,范遠一夥的高華、鐵丁山、楊本水等同志都表示贊同。蘇芳看了看也點頭表示贊同。加上范遠一票曾經有六票了。再來一票的話就夠了。

范遠並沒看葉凡,而且瞪了張一棟一眼。這傢伙咂了咂嘴,說道:「我贊同周秀同志擔任市財政局長一職。」

「我反對!」張明森烏著個臉,冷冷哼道,孫道峰也差不多,表示反對。不過,就倆個人,說了也是白搭。

「葉凡同志,你看呢?」這時,范遠問話了。

「呵呵,范記都贊同了,我,當然緊隨組織腳步服從了。不過,對於周秀同志的任命,我不發表看法,但是,也不反對!」葉凡淡淡笑了笑,給了范遠一個小面子,又回擊了張明森一夥。

後頭,賈異雄、阮一進以及劉真梅三人都緊跟著葉凡表了態。全都是不談看法,服從指導決議。其實,葉凡的表態有點像是棄權。

「二位同志反對,四位同志不發表看法。七位同志贊同,對周秀同志的任命,經過!」范遠大聲講看,冷冷的瞪了葉凡一眼,自然,對他的表態有些不滿了。不過,至少,這發騷包的傢伙還沒腦袋進水,沒有表示反對。

不過,范遠掃了張一棟一眼,講道:「一棟同志雖說分管的是紀委工作,楊志德同志作為下屬犯了錯誤,一棟同志當然也負有指導責任。

剛才,一棟同志自請記大過處分。我看,記大過就算啦。黨的紀律是嚴密的,並不是跟誰打賭就能決議某位同志的處罰的。

打賭,只是si底下的個人決議,跟組織有關。而處分,是要看其人犯錯的大小了。這樣吧,一棟同志只是付有指導責任,更何況不是很大的責任。給個黨內正告就是了,不記入檔案。」

范遠如此講,自然是針對葉老大剛才的表態不滿的表示了。馬上就在張一棟的事上回擊了過去。

剛才張一棟跟葉凡似乎有打賭的嫌疑了。范遠馬上以黨的章程來約束,不贊同他們的看法。

對於張一棟,自然是壞事。這廝一顆石頭落了地,滿臉誠懇樣了說道:「我承受組織上對我的從輕處罰,謝謝范記對我的批判。

回去後,我一定深入反省,以楊志德同志的事為警鐘,教育紀委幹部們都要深入反省這件事,從中吸取經驗,更好的為黨為人民干好本人的本職工作。」

葉凡也沒表示反對,而且,淡淡的笑了笑一名話都沒講。葉凡明白,張一棟不能夠會遭到很嚴峻的處罰的。畢竟,張家的張向東是國務委員,范遠腦袋瓜進水了也不會下重手的。

不然,張向東之怒,哪是范遠能承受的。給個黨內辜告不記入檔案倒也適宜。

既敲打了張一棟,也不得罪張家人。而且,相對自已來講,彷彿范遠還賣了面子給張一棟的。

剛在市委招待所吃完便飯葉凡回到清溪居躺床上想休息一下,電話卻是響了,傳來費一度的聲響道:「大哥,最近在海東混得不錯嘛!」

「不錯個什麼,市長,表面風光罷了。天天都在奔這奔哪的,煩都快煩透了。」葉凡嘆了口吻,肉體煥發的斜靠在床頭上。

「是啊,為官者,雖說也風光,天天小酒不斷,更有下屬們吹棒著,姑娘裙子們圍著。但是,煩心事也不少。不過,1小弟我想問大哥一件事?」費一度話鋒一轉,口吻正派了起來。

「什麼事,我們兄弟,隨意點。」葉凡問道。

「聽說你跟四叔抬扛了?」費一度問道。

「抬扛?什麼意思?」葉凡整個人一愣,問道。

「就是那個鼻海緯的事。」費一度說道。

「噢,你講的是他呀。真要說抬杠說不上,費記是一省記,我葉凡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