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盧家出事了

第一千七百七十八章盧家出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葉凡很痛苦樣子,臉上肌肉都塊塊鼓起了。其別人都幫不上忙,

只能在一旁干著急了。

而經過三天的加緊打破,張雄也順利達到了六段第三個層次。齊天到了四段的頂階,鐵占雄也恢復到了五段水準。王朝達到六段開源之階了。其他兄弟都很順利,只是,張強的打破倒是發生了不測。

「抱元歸一,沖!」葉凡突然一聲大吼,手臂上青筋根根漲大到了手指頭粗細。

而且,最大的居然跟春都火tui腸有得一比,樣子看上去很恐懼。

只穿著一條短褲的葉老大,此刻給人的感覺就是一個全身纏滿了青筋的樹根人似的。

「齊天,再搞顆藥丸弄成湯灌進張強嘴裡。」葉凡突然喊道,齊天趕緊拿起桌上的藥丸去弄了。

水州盧氏家族的大院內,此刻廳里正坐著幾個人,都是一臉嚴肅。

一個鬍子有些拉碴的中東人正一臉衝動的講道:「從來沒發生過這樣的事。」

「盧棟,別衝動,漸漸講,把話講清楚。」這時,盧家管家盧世澄看了盧棟一眼,說道。

「我們這次徹底載了大跟頭,那可是十來個億啊!船沉了,人死了四個,傷了二十來個。」盧棟痛心得講著眼淚都出來了。

「盧棟,別急,從頭講起。」盧家老二盧東風看了大哥盧白雲一眼,一臉嚴肅,說道。

「幾個月前,永泰工藝品集團說是要送一大宗精巧,昂貴的工藝品到沙特那邊。

這批工藝品有玉石雕、壽山石雕,以及仿製的青銅器,還有景德鎮頂級的瓷器等等。

價值達到十來個億,分幾次交給我們盧家的豪世海運公司。而跟永泰的協作我們也有好多年了。自然我們應承了上去。

先前運送了兩批工藝製品,數量很大,總價二個億左右,也很順利就到了沙特。而前段工夫這是第三批了數量更大,零零總總加起來,這些製品有著幾百件之多。

而且,像有些玉石雕也相當的重,最大件的貨物重達十幾噸。而總價達到了4.9個億。

我感覺這次的義務特別的重,所以,早就跟家主講過了。家主也很注重,經過火析研討當時為了慎重起見,特別把盧家最精銳的弟子都派到了船上護航。

而這次的利潤也是相當的可觀,假設這批貨能順利到達沙特的話至少可贏利一個億左右。而家主思索到盤帝集團是葉市長的哥哥在掌管。

以前,葉市長對我們盧家也是多多照顧著。可以講,葉市長也是我們盧家的恩人。

而盤帝集團才參加海運航業,對這個航業還比較生疏。所以,特別支全了葉強董事長,把這事跟他磋商過了。

這批貨是由我們盧家跟盤帝共同組建的「盤世海運集團,承運的。

而葉董事長很慎重,剛好他要去婁特,也帶了幾個人隨船一同了。

唉想不到,這次居然出了不測。葉董事長為了保護我們盧家的子弟也被打傷了。

如今,躺醫院蘇醒不醒,這事,叫我怎樣向葉市長交待。我盧棟沒臉見人了。」盧棟一個大男兒,講到最後,居然哭了起來。

「難道沒有保險嗎?」盧世澄有些疑婁,問道。

「這次由於貨物量太大,保險公司叫出來的保險經額太高了。假設除去保險費用,我們收益大大增加。所以這次,由於添加了人手,因此沒有參保。」盧棟說道。

「你懵懂啊!盧棟,都幹了這麼多年了難道不知道陰溝裡翻船這個理兒嗎?」盧世澄氣得腮幫子鼓得老高,指著盧棟凶開了。

「這次的事是我決議的,一向以來,我們海運公司都沒出事。這次,我也有些大意了。想不到,在最不該出事的時分居然出事了。」

盧白雲一臉痛心,講道。

「根椐我們跟永泰簽定的合同,我們還要運送最後一批貨。假設在指定的工夫內不能到達,還得以運送的貨物總價三倍賠償損失。按這樣計算,前一批貨物總價接近四個億,假設按合同,我們得賠12個億左右。而這最後一批貨,永泰曾經在催我們了,總價值達到6個億,假設不能運到,賠不起的。」盧棟說道。

「這次倒是怪了,難道他們真是海盜,怎樣,聽起來彷彿有高手在其中。」盧東風冷冷的哼聲道。

「不但有高手,而且,居然,還動用了手雷,衝鋒槍等現代武器。

我們就幾把手槍,哪能打得過他們。雖說我們也有四段高手,但,拚了命,只保住了人,船跟貨都丟了。到如今也沒發現船的蹤跡,估量被他們沉了。」盧棟謊道。

「有槍有手雷,方案…如此的縝密。這事,會不會是沿岸哪個組織的人乾的?」這時,一旁的盧偉忍不住問道。

「有能夠。」盧白雲點了點頭,看了兒子一眼,說道「方案如此縝密,也不能掃除在國際我們就泄了底子。假設說在國際有他們的同夥,我想,這個同夥,我們馬上找找,看看會是誰?」

「這個,爸,就是葉董事長蘇醒的事費事了。這事,還真不好向大哥交待。假設葉董事長醒不過去了,那,我們盧家,一輩子都抬不起頭的。」盧偉眼中充滿了熊熊怒火。

「我看,這事,是不是先壓一壓。我們這邊交待醫院的專家組全力研討葉董的病情,假設能清醒過去,那再告訴葉市長。

我聽說,最近葉市長在海東的日子也不好過,我們,不能再給他添亂了。」盧世澄看了家主盧白雲一眼,一臉憂心,講道。

「這事,估量是包不住了。我看,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