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風格迥異

第一千七百八十章風格迥異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張雄,我需求借用你在特殊部門的特殊手腕,在最短的工夫外調一下這次的事情。

還有,鳳家的事也不能放過。既然剛才盧經理講了,在下個星期一,最後一批價值達五六個億的貨物還要送過去。

我們,就要在這幾天內搞清我們的對手到底是誰?至於這次的運送,我希望盧家主照樣子安排一下。

而且,還要給對手形成一種如臨大敵架勢。而我們這方暫時不lu面。到時,等你們的船隻開出一段距離後我們悄然上船。

這次,方案一定要縝密。在國際,一定有對手在時辰的盯著你們的。保密才是打贏這次戰役的最大保障。」葉凡說道。

「我馬上去辦。」張雄點了點頭,轉進衛生間去打電話交待去了。

「放心,造勢我們也會。我會親身去要好的,比如跟我們關係好的水州葉家家裡走一趟,還有……

從他們那裡要幾個人過去。給對手形成一種我們要誓死守住最後一船貨的架勢。

當然,按合約規則,最後一趟貨物,我們也必須送出去。不然,就是十幾個億的賠償。

假設按這批貨物算,再加上傷亡的人員,還有我們的浩月輪被沉,統計起來,損失不下25個億。

就是盧家家破了,我們也得把攻擊我們的對頭找出來,要亡大家一同亡。」盧白雲態度堅決,霸氣彰顯。

「放心,你們這次裝裝樣子就行了。就是盧偉都不要跟船,還是在水州多lulu面,給他們一個錯覺。這邊的事,我來搞定。我置信,他們,有來無回!」葉凡一拳砸在茶几上,咔嗒一聲,那張黑麻色的古董茶几,終於不堪重負,散架了。

「大哥,我自家的事我怎樣能不去。」盧偉有些急了。

「其實,葉哥,我覺得盧偉去反倒更能表現出盧家曾經沒有底牌了。連盧偉都出動了還有什麼盧家人留著。而且,假設真是鳳家乾的,他們一定也會背水一戰。絕不會放過最後打擊我們的時機。」這時,齊天在一旁插嘴道。

「嗯,彷彿也有道理。假設盧偉不去,倒顯得我們成竹在xiong。盧偉去了,讓他們知道,這就是盧家最後的底牌了。他們,估量會組織出最凶的力氣攻擊我們。至於攻擊的地點,就不好說了。在這整條路的航程中都有能夠。地點,未必是馬六甲了。」鐵占雄點了點頭。

「那行,盧偉也去吧。」葉凡點了點頭。

盧家人走了後,葉凡說道:「這事,我想跟獵豹的鄭方磋商一下,看看能不能借用一下獵豹的力氣?」

「假設獵豹肯借一些力氣以及武器給我們,當然最好了。不過,鎮頭兒不在了,假設鎮頭兒在就好了。如今的魯進,估量,我們是借用不了的了。而且,他一定會找出一籮筐的理由把你敷衍過去。」鐵占雄有些遺憾,搖了搖頭,他看了王朝一眼,說道,「要不,從最精銳的刑警中抽出一些人來。」

「這個法子不好,老鐵,並不是我張強要貶底你們刑警。在陸地上最精銳的刑警能行,在海上,未必。

跟獵豹的三段精銳相比,他們在海上作戰,一定差了一大截的。而且,海上作戰是一項特殊的活計,跟搞罪犯完全不一樣。

假設受了損傷,幹警形成的影響比獵豹的更大一此地。由於,獵豹隊員們乾的活計本來就是很風險的活,就是犧牲了也正常。」張強不贊同鐵占雄的意見。

「鐵哥,那頭就算啦。還是去獵豹想些辦法,我打算下午去藍月灣一趟,見見鄭方再說。」葉凡說道。

「只好如此了,從上次他們攻擊盧家來看,他們那方不但有高手。而且,人手也不少。

光靠我們這幾個人,分明的吃虧了。雖說我們個個身手了得,但在現代武器之前,我們也使不上多少力。

假設在現代武器對抗中由獵豹的精英出手,而在船上的搏擊中我們才能大顯身手的。

當然,這件事也相當的大。即使是以前的鎮頭兒在時,估量也得思索對獵豹的損傷性了。

獵豹的兵雖說勇猛,但是,也傷不起的。更何況,前次昌背山一戰,估量到如今,獵豹還沒有恢復元氣。

不過,假設真有人夥同了卡道爾組織攻擊盧家,那意義完全不一樣了。獵豹出頭,也是他們的義務了,倒是出兵得正派。」鐵占雄說道。

爾後,大家就住在了葉府,先補了一個覺。

第二天上午,大家正坐大廳匯總搜集來的狀況時。王朝接到了副部長崔景浩電話,要求王朝馬上放了趙誠上校。

聽了崔景浩的要求後,王朝說道:「對不起崔部長,趙誠同志,我不能放。

事還沒有調查清楚,怎樣能就把人給放了。那是對工作極為不擔任任的表面。

而且,趙誠拔槍攻擊的是一個地級市市長,影響很大。假設我把人給放了,人家葉凡市長會怎樣樣看我。

我又如何向他交待這事。更何況,崔部長,你往常在閉會時也講過了。要求下邊的工作人員對工作要仔細擔任。而且,要掃除一切壓力,頂著壓力辦案子不受其它要素影響的。」

「王朝,你的政治敏感性怎樣這麼差?趙誠是幹什麼的,難道你不懂嗎?能讓趙誠保護的人,難道能由著你來干涉?廢話少講,馬上放人。」崔景浩有些不耐煩了,訓叱了起來。

「對不起崔部長,我王朝是沒有什麼政治敏感嗅覺。但我知道,一個幹警應該幹什麼,不該幹什麼?假設我放了趙誠,那才是對工作不擔任任。還請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