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敲詐青城去

第一千七百八十七章敲詐青城去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4更到!

聽說是通敵陰謀風險國度罪。鳳家這個陳舊的大家族,傾刻間,在國度機器下分崩離析。從此,水州,鳳家曾經成為了歷史。

這次出手的是獵豹。

組總部會議室內,魯進一臉嚴肅的坐在本人的地位上。發現人員全到齊了,說道:「據獵豹的鄭方同志彙報,齊天、張強和張雄以及杜峰四人這段工夫應用休息工夫秘密的辦了一件大事,大壞事!」

魯進首先定了調子,這是件壞事。

當時,接到這次劫船事情,魯進居然很感興味。立刻把總部班子成員召集了過去。

不過,一聽魯進講完,大家都一臉茫然的看著魯進。由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家並不清楚。

「魯將軍,他們到底幹了什麼大壞事,說來聽聽。」李嘯峰首先忍不住了,問道。在這裡,也只要李嘯峰有資歷不按常理,問詢魯進這個特勤總頭兒。

「前次水州盧家的海運集團……」魯進把事說叨了一遍上去。

「混賬東西,怎樣能跟本國這些恐懼組織合起來攻擊我們華夏人的船隻,槍斃了都不解恨!」李嘯峰忍不住罵道。

「嗯!」常務副組長嚴世傑也是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表示支持李老的看法。

「這個鳳家太心愛了,不過,青城派怎樣也這麼懵懂,干出這種混球事來。」特勤軍方聯絡員蔣大海同志也是憤然講道。

「魯將軍,這次張強齊天他們表現突出,是不是該給個一等功鼓舞一下。」李嘯峰說道。

「一等功,太過了些吧。」蔣大海馬上又表示反對了。

「功一定是立了,獎也是要獎的。不過,我們暫時不談這個。」魯進擺了擺手,看了大家一眼,說道,「這善後的事我曾經交待鄭方同志以獵豹的名義出面處理了。估量,這事,青城派也不會是傻子,會把賬記在我們特勤頭上的。」

「怕啥,青城派難道還真敢跟我們組為敵不成?」嚴副組長冷哼了一聲。

「我們代表國度,當然不怕他們了。不過,我是在思索。最近組也缺人手,而死亡跡宮正需求人手。我們,最近這段工夫,我們,有些捉襟見肘啊!」魯進嘆了口吻,眉頭皺得緊緊的。

「聽說這次齊天他們抓獲了李當跟李純棉,這兩位可是不折不扣的高手。」蔣大海同志興哉樂禍著乾笑了一聲。

「當然,李當七段開源階。李純棉也有著六段身手,倒是兩個人才。不過,按通敵罪來論,他們是要下大獄,甚至,上了軍事法庭估量槍斃都有能夠的。」魯進點了點頭,淡漸的lu出了目的來。大家一聽,就明白了魯頭兒的意思了,無非是藉此要敲詐青城派一筆了。

「呵呵,我可以去青城派走一趟。」李嘯峰淡淡笑道。

「那敢情好,這事就拜託李老了。」魯進一聽大喜著講道。

第二天,李嘯峰在退休的保全中將陪同下到了青城山。

如今的青城山曾經是旅遊聖地了,不過,山上也有許多的寺廟。青城山有「三十六峰」「八大洞」「七十二小洞」「一百八景」之說。

「老李,這次上去出差倒是輕鬆得很。呵呵,青城有天下幽之的佳譽。與劍門之險、峨眉之秀、夔門之雄齊名。倒是觀景修身的好去處。」保全笑呵呵說道。

「老顧,你如今退了,也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不過,彷彿,你我天生都是安逸命,這日子過得悠閑了,倒是覺得不自在了起來。」李嘯峰笑著說道。

「沒法子,特勤最近的確有些不整,我們眼看不過去。都是為了國度,個人一些小看法算不得什麼?」保全笑著說道,xiong襟有限的放大。

「這幾個兔崽子,倒是幹了件大壞事。」李嘯峰笑罵道。

「李老,我總感覺有些奇異。」保全說道,臉上閃過一絲困惑不解。

「你也想到啦?」李嘯峰淺淺笑道。

「嗯,就憑齊天張強張雄以及杜峰,怎樣能夠能拿下李當來。杜峰雖說身手高,但青城派卻是出了六個人。而鳳家也是傾全家之力,還請了些高手來。從當時的視頻材料看,李當被拿下之前都沒動用過槍支彈藥,完全是靠拳腳上去的。這事,有些出入啊!」保全說道。

「你是想說還有隱藏的高手在視頻中被裁剪掉了?」李嘯峰淡淡笑道。

「應該有這個能夠。」保全也是不定樣子,說道。

「不是應該,是一定。」李嘯峰說道,神色嚴肅了起來。

「此人到底是誰?」保全說道。

「不清楚!」李嘯峰搖了搖頭,看了保全一眼,說道,「這事,魯進一定也有所疑心。只是,沒有證據也不好拿這事說事。假設去逼盧家,那也太沒道理了。而且,也怕惹得那位不願lu面的高人發怒了。此人能如此出手幫襯著盧家,一定跟盧家關係親密。會不會是盧家祖上的什麼冤家也講不定。假設真是位八段甚至九段位高手,惋惜不能為特勤所用,惋惜了。」

「這事急不來,估量,魯進如今曾經安排人盯緊了盧家了。」保全說道。

「不會這麼急,高人何謂之為高人,一定是你看不出來的。就是站你面前,你也不會知道他是高人。就像浦海那個鐘阿咕,誰會想到一個裝聾作啞的看門老頭會是八段頂階的高手?所以,派人安盧家,沒用。估量,魯進也不會幹這掩耳盜鈴的事的。」李嘯峰搖了搖頭。

「我倒是忘了這個。」保全說道。

幾人直往一個很偏遠的地方走去。在一座很老舊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