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這個年輕人不簡

第一千七百九十四章這個年輕人不簡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3更到!

「呵呵,那就亮第二關吧,我們可是沒工夫跟你們搞這些小把戲。」藍存鈞同志倒是倚老賣老的笑了兩聲,氣得陳松總管是直翻白眼,哼道,「那請吧!」

幾人又往外頭走出,不久到了一個天然的小湖邊。這小湖方圓估量有二百米嚴懲。

湖裡的水很清澈,一眼能看到湖底的鵝卵石。而湖中的金魚正暢快的遊動著,在側面長著許多的荷花,景緻還是相當不錯的。

「大家看,湖中心有一條路。這條路就是小塊的浮木鋪的。當然,每隔七米左右才一塊浮木。

我首先早明一下,這每塊浮木僅能承受三十斤的分量。」陳松指著湖中,講到這裡,成心的停頓了一下,看了葉凡等人一眼,說道,「像各位這種身體,一踩踏上去,估量會沉到湖底了。

到時成了落湯雞可別怪我事前沒提示。應戰條件就是不能讓腳濕了,濕了就得到了應戰資歷。

我們華夏是泱泱大國,練功者雖說不多,但總有一些。而且,輕身提縱術從來都是高段位的武者的拿手好戲。剛才第一關是比重力和掌控力,如今是比輕身以及身法的靈變。各位,請吧。」

「是不是還是像先前的那樣,有二個代表就行了。」藍存鈞問道。

「不是,這次要求全部都要過去。過不去的就得到了撞第三關的資歷。自然,可以打道回府了。」陳松淡淡的說道。

「只需求全部過去,並沒要求我們用什麼法子過去是不是?」葉凡鎮定的問道。

「當然,你不能借用外邊。比如,你搞了根木頭來支撐等。」陳松說道。

「那行,還是仁磅先掃尾。」葉凡笑了笑。估量,王仁磅應該行的。

「來了。」王仁磅乾笑了一聲,一提氣往木頭上彈去,腳一沾到立刻借力騰空再落向第二塊浮木。不久就到了對面,這廝一臉輕鬆坐在對面。

不過,陳松卻是一臉淡定的看了看葉凡。由於,陳松知道,只要八段位高手才有才能這樣經過的。陳松不置信,這剩下的六個人全是八段位高手,那也太逆天了。

「老狼,你就自已過去吧。」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好嘞!」狼破天拉長了聲響叫了一聲,騰空而起,在浮木上輕點著,不久,也寫意的過去了。自然,陳松總管又是一陣子驚惶,心說這群人不複雜,至少有著三個八段位高的了,而且,這三個都年輕。哪來的如此多的高手?

「呵呵。」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也看出了什麼來。伸腳在木頭上掂了掂試浮力後彈回了岸上,把陳嘯天等人召集到一塊交待了幾句後。突然一聲喊道:「都下去。」

葉凡一講完話,雙手手臂突然展開,像一隻飛翔的雄鷹伸開成了180度。只見人影晃動,藍存鈞、陳嘯天、陳軍、費一度四人一聲吼,彈身而起。

唰啦啦幾聲當時,每隻手臂上剛好兩個人。葉老大撐開雙手,身子往浮木上落了過去。很是顛簸,點點點,不久,就到了對面。

樣子看上去非常的詭異,不過,陳松在心裡早暗暗心寒了。由於,像這種,四個人疊身上至少也有著六七百斤分量,加上本身分量就上千斤了。

這年青人,居然還能從浮木上輕鬆度過。陳松就是再懵懂,都在暗暗暗的為陳無bo大師擔心了起來。這位不顯山不lu水的葉先生,至少也是八段頂階的高手。

「第三關不用再比了,出去吧。」突然,前方傳來一道宏亮的聲響道。

「師叔,你總算是lu面了。」陳嘯天一時有些衝動,大叫了一聲。

「是嘯天,出去了吧。我也不斷在等著這一刻。唉,幾十年了。」陳無bo自語了一句,彷彿,話語里有些傷懷似的。

穿過樹林,外頭倒也沒什麼。就一個泥巴的演練場,正站著十來個人分開兩排威武的排開。

正中一把太師椅上正坐著陳無bo,這位華夏出名的大師,此刻一雙眼炯炯有神地看著葉凡,並不是陳嘯天。

「年青人,你姓葉,能告訴我全名嗎?」陳無bo曾經知曉,這位同志才是這外頭一切人中最兇猛的殺手鐧。

「葉凡!」葉凡冗長的講了兩個字,看了陳無bo一眼,拱了拱手,說道,「陳大師,你的傷好了吧?」

「好了,謝謝牽掛。」陳無bo淡淡的說道。他看了陳嘯天一眼,說道,「嘯天,當年我跟你徒弟的一場小恩怨也著實令本人不斷牽掛著。這些年來,我都在尋覓你的下落。不過,不斷沒找到。明天你既然來了,我承受你的應戰。至於這位葉凡先生,彷彿,並不姓陳吧。」

陳無bo的意思是葉凡是外人,並不能代表陳嘯天比試的。這老傢伙,還是相當的毒辣的,一眼就看到了契機。

「葉先生是我的主公,師叔,你說說,他能不能代表我。」陳嘯天直言不晦,陳無bo眼皮子居然動了動,皺了皺眉頭,突然厲聲喝問道,「我們陳家人什麼時分這麼沒骨氣了?」

「我曾經分開陳家了,算不得陳家人。我陳嘯天要拜誰為主公,跟你並沒關係吧?假設師叔真怕了的話,那就把徒弟的遺物交還給我。到他老人家墳上三拜後道三聲對不起就行了。」陳嘯天可也不笨,早想好了說詞。

當然,幾年前,陳嘯天也的確是這樣被葉凡收過去的。而且,不斷以來,陳嘯天都非常的尊崇葉凡。雖說葉凡不讓他叫主公,但在陳嘯天心外頭,葉凡就是主公。

「葉先生,是這樣吧?」陳無bo淡淡的哼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