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大師也露空背心

第一千七百九十五章大師也露空背心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發現那女人一掌出來,眨眼間就到了本人跟前。而且,手掌一下子在空中晃動得兇猛,在晃動中,王仁磅看到了十幾個手掌在野著本人晃動。這貨大驚,趕緊左突右閃想閃開。

不過,下邊。

……,

一聲輕脆的耳光聲傳來,響起了那女人聲響道:「不經驗你一下,還真以為天下就是你們的了是不是?我洛飄飄良久沒出來了,居然給一個無知小輩叫成了「老太婆」小輩,你給老娘講請楚,我哪點老了,明天不講清楚,我拆了你這身骨頭。」

葉凡一聽,登時感覺腦袋嗡地一聲響。心裡叫道,費事了,這女人叫洛飄飄,難道是華夏六尊中一個外號叫「藏狼惡狗洛飄飄,的女人。

那可是有些大條了。這種人物可是跟師伯「坐地老虎費青山,巫山水仙梅千雪,等人同一個級數的人。時至明天,估量,個個都是九段位高手。再加上個陳無bo九段,明天的比試,可是輸定了。

至於王仁磅和陳嘯天一夥,似乎都想到了什麼。一個個短暫的呆愕之後也是面色陰沉如墨。

王仁磅更是怒火滔天,mo了mo半邊面頰,這廝脾氣下去了,一tui抬起往洛飄飄踢了過去。

「欺負了我女兒,還敢行兇,明天,我洛飄飄就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洛飄飄哼著,手一動,雙手突然詭異的交纏在了一同。像一個拳頭疙瘩一把就撞擊在了王仁磅腳上。

叭達一聲。

王仁磅再也沒站穩妥,往後連退了五個大步。而感覺眼前一hua,啪啪……,

連著五聲洪亮的耳光聲傳來,自然,王仁磅同志挨了那麼幾下耳刮子。不過,洛飄飄彷彿下手留情了,王仁磅只感覺到了痛,並沒有流血。

「媽,你輕點,別把磅哥哥打壞了?」洛飛竹有些心痛的叫道。

不過,仁磅兄聽在耳里完全不是那碼子事,自然是想吐了。

「叫一聲岳母我就放過你。

」洛飄飄詭異的身子一轉就到了王仁磅身後,抬起腳來一腳踢去,王仁磅登時叭嚓一聲摔了個狗啃泥,被洛飄飄一腳跨前一大步狠狠地踩在了仁磅兄身背上。

「住手!這世上強買強賣有,哪有硬要人家娶你女兒的事。更何況,你這女兒,說句假話,那長相,本人真實是不敢恭維!」葉凡嘴裡吼了一聲,tui一抬踢向了洛飄飄。

「年輕人,你的對手是我,不是要替陳嘯天找回場子嗎?不是要我陳家的洗腦術嗎?來吧,有本事都可以拿去!」陳無bo身子一晃,影子一閃就到了葉凡跟著。拳法使出,直往葉凡面上罩了過去。

叭、……………,

一聲震響,單方各退了三大步。

「還有點斤量,我說怎樣有膽識找我解無bo應戰。」陳無bo淡淡的哼了一聲,老派十足。

雖說他疑心葉凡也是九段位,但是,陳無bo置信,憑著本人那深沉的功底子。葉凡最多是剛進階的九段,相對是打不過本人的。對於本人內勁的淳厚,老陳同志還是相當有自信的。

陳無bo冷哼了一聲,雙手突然往前一插,那速度的確是快。就是葉凡有著鷹眼,也感覺有些不可思議。

不過,葉老大由於有了鷹眼,倒也閃得快。一個側身,陳無bo的掌指擦身而過。而葉老大早轉到陳無bo後背一側。葉老大見時機難得,屁股猛力的往側旁一翹,直直的就撞向了陳無bo。

卟……

一聲微響,陳無bo也沒防備到葉凡轉身如此的快速。措手不及之下身子被葉凡的屁股撞得很往前一撲。

葉老大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好時機,昂足全身勁氣,一踢往陳無bo屁股上踹了過去。

一股狠凌的氣bo傳來,劃破空氣,在空中構成一種怪異的嚓嚓聲。不過,陳無bo畢竟是陳無bo。

只見他突然就那麼一掂腳,借力之上去了一個詭異的鷂子翻身。

頭上腳下反倒著,而且,全身猛地收縮成一個球裝物,翻騰著從葉老大頭上反倒翻到了葉凡的身手。

不過,雖說是躲過去了,只是,陳大師顯得相當的狼狽。連頭上那長發都給葉老大的手掌颳了那麼一下,登時就蓬散開來。陳大師頂著個鳥窩頭,還是挺酷的。

在弟子面前如此狼狽相出現,陳大師覺得太丟面子了。冷哼了一聲,雙眼憤怒的一閃寒光,陳大師雙手繞著,以一個推手架勢往葉凡後側推了過去。

這是陳無bo的拿手好婁…太極推手。

別看這掌力出力無風,看上去彷彿在表演普通。不過,葉凡知道,這無風的掌力中卻是包含著陳大師幾十年的微弱內息之氣。所以,葉老大絲毫不最大意。

噼啪一聲爆響之後。

身體伸展開來,盧家開碑手融合了費家的雷陰指,再加上葉凡自創的葉家功,三者融一的葉家掌往陳無bo的推手上擋了上去。

沒有任何聲響,詭異的事發生了。葉凡的手跟陳無bo的手緊緊的膠著在了一同。葉老大大驚之下趕緊抽身參加來。

不過,感覺陳大師的雙手上似乎有一股子吸力似的。其實,陳大師手上不能夠有吸力。

只是他的內勁之氣溢出來,帶動了風勢構成一股特殊的吸噬之力,再加上太極推手的詭異,所以,把葉凡的手緊緊的膠著在了一同。

葉凡最清楚了,要跟陳無bo比內息之氣,必輸無疑。畢竟,薑是老的辣。人家都活了**十年了,這個,是長期的積聚所致的,是急不來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