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美女與野獸

第一千七百九十六章美女與野獸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老傢伙手上猛地一扯,一絞。再一甩,葉凡再難把持住。整個人像紙片一樣被流星鐺扯得直接就飄飛到了七八十來米開外,撞在一顆樹上才身子翻滾著砸在了地下。整個人都被撞得埋進了地里半尺左右深度。陳軍等人趕緊跑過去扶人扯人去了。

這下子倒是扯平了。

「師叔,你這後背可以用來當靶心子。」陳嘯天可是下嘴好不留情,大聲的說了一句。

「拿走!」陳無bō臉一黑,流星鐺一扯,卷帶著桌子上放著的那個盒子隨手拋向了陳嘯天,這個,暗示自己認輸了。當然,陳大師老臉擱不下來,是不會承認這個的。

轉爾,又交待陳燕拿來了一個小本本扔給了葉凡,估計就是洗腦術了。

「師傅,弟子終於拿回了你的心愛之物。」陳嘯天拿著盒子突然雙手舉得老高,一下子跪在了地下,老淚縱流。

「洛前輩,還請你手下留情放了王仁磅兄弟。」葉凡在藍存鈞、

狼破天等人扶持下到了洛飄飄身前,說道。

「想要老娘放人不難,一是叫王仁磅叫我一聲岳母。二的話,如果你能勝過老娘,我洛飄飄再也不管你們的事。

當然,時間只能限定在一個小時之內。我可以讓你計息十分鐘。

不然,你會講我洛飄飄有乘之危怎麼的。」洛飄飄還不是一般的狠,臉皮不是一般的厚。

此刻葉老大筋疲力盡,連站都站不住了還要人半扶著,即便是休息十天,也不可能立即恢復過來,哪還能再站之力?

「洛前輩,你這不是為難我嗎?你看我這樣子還能再戰嗎?您是前輩,可不能這樣。」葉凡搖了搖頭,說道。

「人家叫我藏狼惡狗,既然得了這惡名,我洛飄飄不再乎。這世道只有勝才是強者,才是王道。輸了,你再有名,再硬氣再正義,又有什麼用?狗屁不是!」洛飄飄沒學過厚黑學,但,她早體會到了。所以,絕不鬆口。

不過,洛飄飄在見過葉凡的柳葉刀之後已經是態度不錯了。不然,依著她的xìng格,早動手修理小葉同志了。哪輪得到小輩來跟她理論因為,洛飄飄是從來不知「理,這個字怎麼寫的。

「戰了!」葉凡火大了,用手一推把陳軍扶著自己的手推開,葉老大往地下一坐,盤坐著休息起來。

他準備拚力一搏了。

據小葉同志推測,洛飄飄也不過剛進階九段,其功底子的厚實,估計還不如陳無bō。

如果在飛刀和落寶錢上有建樹,沒準兒也有贏的希望。只是,這個贏的希望幾乎等於零。

「不過,跟我洛飄飄比斗可是不計生死的,到時出了什麼狀況,別認為我洛飄飄心狠手辣。」洛飄飄斜了葉凡一眼,哼道。

「兄弟別這樣,我王仁磅認了。」一聽洛飄飄如此講,王仁磅再也忍不住了。

這個,葉凡如果再戰,真如洛飄飄所講的,真有生命危險。王仁磅當然不願意看到這種情況發生的。

「沒事只有戰死的英雄,沒有躲避的孬種!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怎麼能被一個婆娘逼著娶媳凡擺了擺手態度堅決,開始閉目開始打坐。

「哼!惡狗就是惡狗!」突然一道相當好聽的女子冷哼聲清晰的傳來。

「誰?」洛飄飄生氣了,站了起來,放眼往四處搜尋了起來。

「吃我一鞭子。」隨著女子聲音再次響起,從遠達百米外的一顆大樹上飄降下一道紅sè身影。

那身影好像影子一般,臉上罩著紅紗巾,全身著艷麗的純紅sè絲綢衣裙。紅影用手上鞭子當繩子掛在一頭樹丫上飛落了下來。身手實在是嫻熟了得。而且,相當的飄逸,如天女下凡一般。她這個動作武警們也能做出來,只是,沒那般好看罷了。

「搞神秘就能嚇人啦,你吃我一鞭子。老娘這輩子不是嚇大的。」洛飄飄生氣了,一腳踢得王仁磅同志摔在了幾米開外,仁磅兄就地來了個720度就地打滾兒,搞得滿頭滿臉泥土不成,而且,頭上早成鳥窩了。

這貨,今天算是被惡狗洛飄飄欺負透底子了。他,一雙能殺人的眼神盯著惡狗的背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洛飄飄腳往地下狠狠地點,騰起足有二米多高,在空中如一隻大雕樣滑翔著往紅衣女子攻擊了過去。

啪地一聲刺耳聲傳來。

洛飄飄從腰間抽出一黝黑得發亮的鞭子來,在空中划過一道完美的弧線,迎著朝陽,反彈著陽光朝著紅影彈出的紅sè艷血樣鞭子迎擊了過去。

噼啦……,

雙方鞭子在空中完成了一第一次交結,各個相擦後劃空而過。一黑一紅兩道鞭子在空中如細蛇樣翻舞著,煞是好看。

不過,那鞭子帶動的空氣響動聽來卻是相當嚇人的隨鞭子擺動,空中空氣好像都被震得顫慄開了,發出嚓嚓嚓空氣爆裂似開的發抖音。

幸好在場的都是有些功底子的人,要是普通人,早嚇得尿流了。

哪還敢看。

洛飄飄的身影不如紅影飄灑,不過,洛飄飄更注重穩紮穩打。一鞭鞭揮出氣勢都相當的嚇人。黑sè鞭子再加上刺耳的雜音,給人一種大難臨頭的感覺。

不過,紅影的身法輕靈。每每在黑sè鞭子來臨前都能輕鬆避過。

而且,不時時機的舞動著紅鞭子在空中划過一道血痕,兩人斗到jī烈之處,只見到鞭子和聽到鞭聲,連人影都看不見了。裙擺倒是在飛揚著,給人一種似夢似幻的荒唐感覺。

「難道是她」葉老大心裡吶吶,感覺這紅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