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當即拿下

第一千八百零二章當即拿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還是拔通了宋書記電話,道「……宋書記,剛了解過了趙鐵海他們的確是下去辦一下案子。

剛好遇上發生了省報記者蘭闃竹被人追殺的案子,所以,兩個案子併案處理了。

他次要是怕譚光芒同志鼻扯出來,所以,暫時扣了,過陣子就放出來。

宋書記,也知道,雖我是分管刑偵一塊的。不過,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

我這個分管指導也不好太過於干涉下屬辦案子。假設事事插手,下邊的同志也搞不來。

而且,李昌海書記有指示,嚴峻指示下級指導不準無故插手下邊的事。」

肖鋒,鋒也不是個蠢蛋,立刻搬出了李昌海這個省政法委書記在閉會時講的大話,套話,用此來敷衍宋點塵這個政法委的副書記倒是相當的妙。

「隨意!」宋點塵憤怒了,冷哼了一聲掛了電話,那臉,黑得有點像是豬肝。想不到省廳一個副廳長,居然敢不賣本人這個省政法委副書記的賬。

想了想,宋點塵在頭腦中末尾捋了起來。不久,一拍桌子叫道:「我怎樣把他給忘了。」

旋即,宋點塵拔通了省委副書記納蘭若峰電話,道:「若峰書記,我是省政法委的宋點塵,我有重要狀況向您彙報。」

「噢,是點塵,有事嘛!」納蘭若峰淡淡道,他跟宋點塵的關係只是比普通好一點罷了。所以,講話,不怎樣熱情。

「若峰書記,海東的葉凡同志如今曾經被停去了一切職務。還要深入反省。不過,這位同志是閑不住。在復職反省時期也四處嘎嘣著。而且,sī自帶著他曾經的下屬,也就是省公安廳刑警隊副隊長趙鐵海到海東去息事寧人。根本就不聽海東市委指導的勸說。四處打人不,而且,一到青牛市就胡亂打人抓人」宋點塵道。

「有這種事?」納蘭若峰哼道。

「剛剛接到人家的讚揚,是葉凡同志指使趙鐵海抓了正在市裡辦案子的青牛市政法委書記譚光芒同志。剛才我打了話給省廳的肖銳鋒同志。不過,該同志講話支支唔唔的包庇下屬。」宋點塵連肖銳鋒都給恨上了。

「噢,我知道了。」納蘭若峰掛了電話。

不過,宋點塵作為省政法委副書記。閱歷還是有的,而且,手腕也不差。旋即,他掛了電話給范遠,輕點了幾句關鍵。范遠放下電話後一臉的陰沉。

范遠知道,趙鐵海其實就是葉凡的走卒。所以,他沒有找趙鐵海,而是直接掛了電話給葉凡,口吻非常的嚴峻,講道:「葉凡同志,到底想整什麼事?」

「范書記,這話我可是很不明白?」葉凡也是硬梆榫的反問道。既然要撕破臉皮,葉凡也沒必要再介意什麼了。

「趙鐵海乾了什麼,譚光芒又犯了什麼?由著們胡來。我范遠想告訴,這海東,只需有我范遠在的一天,就由不得某些人亂來!馬上放了譚光芒。」范遠簡直是以命令口啥講這話的。

「對不起,趙鐵海是省廳刑警隊副隊長。他不是三歲孩了,他辦案子,我葉凡一個被停了職的什麼都不是的所謂的國度工作人員,我有什麼權利要求他們放了禪光芒?」葉凡冷冷哼道。

「既然跟沒關係,那我范遠也就不客氣了。」范遠啪地一聲掛了電話。

趙鐵海的壓力絕後增大,繼省廳副廳長肖銳鋒來過電話後。接著就是省政法委副書記宋點塵。

最後,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勾鎮南同志也出面了。要求趙鐵海馬上回到水州,海東的事由海東市公安機關自行處理。

勾鎮南是除了李昌海外省公安廳實踐上的指導。李昌海作為省政法委書記,倒是很少在省公安廳駐紮著,而省廳實踐上的事務都是勾鎮南同志在安排著。

他帶給趙鐵海的壓力,比宋點塵這個省政法委書記大得多。畢竟,縣官不如縣管。假設真得罪透了勾鎮南,趙鐵海,經後絕沒有好果子吃的。

不過,葉凡疑心譚光芒是青牛市官商勾搭的最重要的證人之一。

是絕不能放的。所以,趙鐵海以葉老大的態度為準,拒絕了口吻得勾鎮南把電話都給甩了。

當然,宋點塵其實也去找過李昌海這個政法委最大的頭頭。不過,李昌海太老辣了,在了解到葉凡也摻和在其中後,那是連連和著稀泥。講活是不置可否,搞得宋點塵想發脾氣都發不出來。

不過,勾鎮南也有本人的手腕,一番安排上去。海東市公安局代局長趙山同志在接到省廳告訴,第一工夫跟趙鐵海聯絡上了。幾分鐘就趕了過去,要求把譚光芒移交過去。

看了趙山一眼,趙鐵海道:「這人,我不能放。」

「趙隊長,這裡是海東,不是省廳。我希望趙隊長執行省廳指導下的命令。這樣子干是違犯指導的指示,結果,好好想想?」趙山**的道。

「呵呵,省廳指導,講的是哪位省廳指導?」坐椅子上的葉凡同志突然插嘴淡淡笑問道。

「勾鎮南常務副廳長,難道份量還不夠嗎?剛才是省廳指導電話告訴我們來接手人手的。假設不信的話,們完全可以打電話回省廳核實一下。」趙山氛圍很足,由於,他自以為本人是拿著尚方寶劍的,自然不怕這些了。

「趙山同志,省廳領寫是指導,那公安部指導是不是指導?」葉凡突然詭異的一笑。

「公安部?」趙山神色變了幾變,心啥時又冒出一公安部指導來,這廝微一猶疑,道「當然是。、,

「那就好,不讓趙鐵海放人,那是我的主意。可以走了,假設勾鎮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