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下手還真快

第一千八百零三章下手還真快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對不起葉督察長,我走了…………趙山對著葉凡不是行的警察禮,

而是彎了一個深深的腰才漸漸的走了。

「如今才知道瞎了狗眼,也不想想,老子會這般懵懂嗎?敢冒著得罪勾鎮南也要頂上去。跟葉老大頂,的級數,根本就不夠看。」一旁的趙鐵海在心頭哼了一聲。

「怎樣能夠?」聽了高華的彙報後,范遠午些愣神了,獃獃的盯著面前的茶杯發愣了好幾分鐘。

「是,怎樣能夠。又是市長又是公安部警務督察室的副督察長。政府、國度權利機關一把抓。這個,也太違犯常理了?」蔡貴權同志也是一臉的困惑不解。

要是他知道以前葉老大還兼職著軍隊將官的職務的話,蔡貴權同志,估量會驚掉了下巴才行。

「我聽以前葉凡配合公安機關辦過幾樁大案子。像粵東魚桐市發生的死人慘案。當時葉凡在魚桐市任政法委書記。也許,當時公安部指導思索到魚桐慘案的複雜性和艱難性,以及葉凡辦案子的方便,所以,兼職了這個職位。」高華同志倒給找到一個較合理的解釋來。

「是有這個能夠,後來一兼職,一下子就忘了拿掉了。也許,當時魚桐大案子破了後,公安部指導一高興,就讓他不斷兼職著了。

像有的地級市,副市長兼職公安局長也是常有的事。既然副市長能兼任公安鼻長,市長是正廳級幹部,兼職一個正廳級的副督察長也有能夠。」蔡權貴也點了點頭,表示贊同高華同志的看法。經他這麼一分析,倒真合情合理了上去。

「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范遠嘆了口吻,眼神顯得有些無神了起來。

就是蔡貴權看了都感覺有些奇異,由於,范書記那目光,一向是充滿鬥志的。此一刻,怎樣,目光如此的泛散了。

「范書記,不就一個副督察長嗎?算起來,也不過一個虛職罷了。算不得什麼?」高華立刻道。

「的確算不得什麼,副督察長,真拿到下邊地市去,是唬不到人的。剛才趙山不是講了,沒有市委的命令,他是不會移交的。不過,真實沒想到,這事,李昌海居然插手了。他一插手,顯得,這事,就有些大了。」蔡貴權有些憂心,道。

「也許,李昌海是看在這個副督察長職務上的。人嘛,總得給上邊的同志一點面子是不是?」范遠恢復了安靜,擺了擺手。

張明森一夥的神色更是美觀,不斷在屋子裡繞著圈子。

「他這一插手,這事,複雜了。」孫道峰看了還在繞圈子,手中夾著一隻香煙的張明森一眼,道。

「譚光芒落在他手上,能不能熬得住,難。」張明森突然坐了上去,皺了皺眉頭,道。

「嗯,省廳那些刑警凶起來比藏鰲還凶。什麼手腕人家沒玩過,來狠的話,就怕老譚,會泄了,唉」孫道峰眉頭皺得更深,一臉的憂心。

「老譚要是頂不住,那邊一泄,就怕他們順藤mō瓜,最後,底子全lù了。老張,我們,曾經走到死路上了。」孫道峰話語里充滿了一股子英雄閉幕的感覺。

「老孫,,魚是不是很溫順的一種東西?」張明森轉頭看著孫道峰,問道。

「大多數魚都很溫順,這點正確」孫道峰道,拿眼看了張明森一眼,覺得有些怪異,好好的怎樣又扯到這個上頭來了。

跟根就是風馬牛不及的東西。

「魚死也得破!」張明森突然一拳砸在桌上,桌上的茶杯叭地一聲就摔在了桌上,立刻發出叭啦一聲脆響,立刻碎成了花兒。

張明森雙眼望著遠方,似乎曾經感覺不到拳頭上傳來的撕裂般的痛楚了。

「魚死破」孫道峰喃喃了一句,瞳孔猛地睜得老大。

深夜,安奇傳來音訊,青牛市公安局副局長康復興同志找到了。

不過,他曾經死了。

而且,死前手中還緊緊的抓著一張被撕去了的,剩下一角的紙片。

下面記載著一些模糊的字跡,曾經看不清了。由於,康復興同婁是死在水潭裡的。

葉凡等人趕到現場時,現場曾經封閉了。

「老康,我來晚了,唉……

」安奇蹲在了康復興屍體前,眼眶中,塞滿了淚水。

「怎樣死的?」葉凡問道。

「活生生溺死的,一切證據都給拿走了。作案者是個高手,就是我們,也沒查到什麼?假設不是最近這些事糾結在一同,我還疑心老康是不是自殺的。不過,不能夠自殺了。」安奇一臉痛心,講道。

「回去,審問譚光芒。」葉凡突然轉身,道。

就在這時分,趙鐵海接了個電話後大驚著講道!」安局長,快抽調人手趕往東山坡寺廟。有人攻擊省廳的人,估量目的是譚光芒。」

「下手還真快。」葉凡冷哼著,一行人匆忙趕往東山坡寺廟。而譚光芒就暫時扣押在此地。

趙鐵海出來時留下了四個刑警看著譚光芒的。不過,聽攻擊的人數目不明,但至少是省廳刑警的三倍不足。他們居然也有手槍,而且有弓孥等冷兵器。

葉凡趕緊打了電話給王仁磅和陳軍,幸而這兩位都離東山坡寺廟較近。葉老大也就放下了一些心思,由於,自已這邊趕過去的話就怕來不及了,有著半個多時車程。

而安奇那邊也緊急的從最近的派出所抽調人馬過去了,不過,派出所的警員們往常只會處理一些事情。真要遇上這種硬把子,估量是不夠看的。最後,人沒保住,估量還得添加傷亡了。

匆匆趕到東山坡寺廟後,王仁磅那貨倒是笑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