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老范要夾起尾巴做人

第一千八百零五章老范要夾起尾巴做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嘿嘿!」葉老大得意的張大嘴笑了,不過,這廝心裡還是有些汗顏。因為,相對喬圓圓的純情相比,葉老大心裡有愧愧。

「剛才痛不痛?」不過,葉老大還是關心問道。

「痛!」喬圓圓一臉正經,點了點頭,不過,轉爾,喬圓圓又一臉羞澀,說道「不過,這種痛妹子喜歡,是哥給的。」

「這個,那啥的後頭,應該有點感覺吧?」葉老大問這話時心裡還是有些忐忑的。

因為,是個男人都願意聽到女xìng講「好舒服」只有那樣,才能體現爺們的雄風豪情。

葉老大,還真有些擔心喬大小姐會講出「沒感覺,三個字來。那樣,也太打擊某位同志了。

「嗯!」喬圓圓輕輕的嗯了一聲,白了葉老大一眼,不甚羞澀。

「那要不再「感覺,一下?」葉老大幹笑了一聲。

「不要!」喬圓圓居然乾淨利落的回答了出來。而且,聲音非常的響亮,好像,有些害怕。

「呵呵,騙你的!」葉老大笑道。

「哥,我是想要,不過,我又怕還是,好了再,你怎麼要都行。」喬圓圓語不成句的講道。

「懂事的妹子啊!」葉老大說道。

「哥,我不懂事。你都受了這麼大委屈,我都不知道。我都不在你身邊,我是不是不是個稱職的妻子?你會不會嫌棄我?」喬圓圓那臉上居然掛著一絲憂鬱。

「圓圓,外邊的事我能承擔,你不用擔心什麼?」葉凡一臉平靜,說道。

「哥,這次的事喬家對不起你。他們他們都沒幫著你什麼?

爸和大伯,他們都作了壁上觀。不過,他們他們也有自己的難處。我希望你不要記恨他們什麼?」喬圓圓有些擔心這個。

「我記恨什麼本來就沒指望著他們什麼?」葉老大貌似平靜,不過,那一絲不滿還是從語氣中透了出來。

「我知道,你肯定有記下了。」喬圓圓眼圈一紅想哭了。

「唉我真沒記恨什麼。」葉凡講著違心的話,伸手一挽把美人摟進了懷裡,安慰著。

他看了喬圓圓一眼,說道「其實,政治的問題就是這麼殘酷。就拿你們喬家來講,喬家是喬家,咱們葉家是葉家。

在沒有利益衝突之前喬家對我還行。那個還行,是看在你我一份情份上的。

不過,在有了利益衝突之後你我的關係就得放在他們在擺正的關係之後了。

這個,也無可厚非。像京城裡的大家族,利益關係分得很清楚。

一是一二是二,這個,也許是幾千年下來傳承下來的吧。」

「唉」喬圓圓嘆了口氣,也知道這個理兒,早就見得多了。

「所以,你我也沒必要一定生氣,覺得喬家應該對我怎麼樣怎麼的是不是?」葉凡瀟洒的一笑,只是為了搏得美人一笑。

果然,喬圓圓笑了。說道:「哥,在我眼裡沒有利益,只有關係。」「我知道!」葉凡點了點頭,笑道「這個,也是你只能當一名普通工作人員而當不成封疆大吏的原因。,…

「我才不想當什麼大官,我只想當你的小妻子。」喬圓圓小鳥依人輕輕的貼在葉老大xiōng脯上,像一隻懶貓。她覺得,此一刻滿足極了。

第二天早上,葉凡起chuáng上發現早點喬大小姐早弄好了。

「你也會搞這些?」瞄了一眼桌上煎的荷包蛋、炒青菜,還有一盤像豆腐塊又不像的什麼東西做的,反正葉老大不見過。

不過,葉老大有所疑huò。因為,像喬圓圓這種大家族出來的大小

姐,有幾個會搞飯的。往往搞出來的菜飯都是又焦又苦,根本就吃不得人。吃這種飯,是需要勇氣的。

「你就這麼看不起我,嘗嘗試試。」喬大小姐不滿的瞪了葉凡一眼。夾起一塊「豆腐塊,餵了過去。

葉老大隻好睜開了眼,決定承受最痛苦的早點。當那塊似豆腐塊的東西進入嘴裡嚼了幾下時,葉老大猛地睜開了眼,看著喬圓圓有些發愣了。

「犯什麼傻?」喬大小姐沒好氣的白了葉老大一眼,說道「這是用蓮粉合著米粉,以及一些草藥做的。是師傅手把手教給我的。師傅說方成伯也最喜歡吃這道菜,叫「藕巴,。當年師傅跟方成伯在一起時,幾乎天天做給方成師伯吃的。」

「好吃!滑而不膩,nèn而不老。」葉凡贊道。

「那當然,有人說,女人抓住了男人的胃就等子抓住了男人。我想,男人,不外乎喜歡兩種東西。一個就是吃,一個就是?」講到這裡,喬圓圓瞪著葉凡。

「是啥?」葉老大裝得一臉正經,笑問道,其實,心裡早琢磨到了。

果然,喬同圓哼道:「女人!」「呵呵。」葉老大被說中心思,這傢伙,淡然的笑著。

「所以,為了能抓住你的胃,我請教了五個師傅。從我的師傅到人民大會堂的特級廚師。還有京家大酒店的大師傅我都請教過。而前段時間,師傅也手把手的教了我好多古老的菜肴。有空時我一樣樣做給你吃。就是清朝時的滿漢全席,我也學會了十幾盤菜肴。到時,你就能享受到帝王般的生活了。」喬圓圓一絲得意在眼中一閃而過。

「謝謝你了圓圓,我葉凡今生何求?能享受到妻子溫柔的同時還能吃到這麼獨特的菜,此生足矣!」葉老大倒是實心的誇讚了一回。

早上八點,葉凡準時到了市委。

高華秘書長早就一臉謹慎,帶棄一絲笑意站在市委那座代表著權力的大樓前等著了。

「葉〖書〗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