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我唐浩東有點欣賞你了

第一千八百零七章我唐浩東有點欣賞你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也許,還是張衛清叫他來試探自己的。而且,從唐〖主〗席寫親筆信給自己這一點,周森從中也看到了自己在唐〖主〗席心中的份量。估計,也有藉機接交自己的一番打算。

更何況,對於自己這種前途無量的年青人,周森不試探一下也不敢胡亂的就跑來搶位置,那個,肯定會遭人忌恨的。

如果自己能表態支持他來海東,過得一二個月這事敲定下來。共同搭班子,周森如果能支持自己工作,那也是相當不錯的一份子選擇。

「葉〖書〗記真不介意?」這時,跟著周森一起來的那個年青人突然插了一句。

葉凡發現,周森那眼神是狠狠的瞪了那個年青人一眼。

估計是怪他多嘴多事。這事,能擺在檯面上講嗎?只能是互相試探了。

葉凡心裡更有底了,笑道:「當然不介意,周主任,你也曉得我的情況。到今年我不過27歲左右。從年齡和資歷來講能勝任這個代市長我已經是感覺有些力不從心了。這代〖書〗記再落我頭上,我真是相當的累了。身體是〖革〗命的本錢嘛,沒有了身體還怎麼干好〖革〗命工作。」「葉〖書〗記笑話了,從歲數上講,我是虛長你一大截歲數。但是,從工作經驗來講,葉〖書〗記並不比我差。

海東在葉〖書〗記任代市長的這幾個月時間內,可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就拿旺夫溪整治,就是我在洪縣工作的那段時間裡也早就發現這些問題。

只是,困難重重,用現在的話說,就是誰也不敢去嘗試這螃蟹。

這些,雖說我周森很少來海東,但也時常聽到家鄉的人這樣在傳。」周森同志居然小捧起葉老大來。

「呵呵,周主任過謙了。當年只是條件不成熟罷了。現在水到渠成了當然就該辦了。

我的工作理念就是,能為民造福的事,不管大事小事都應該去做。

而且,不管這事多困難。

有條件要上,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我想,造福一個地方的群眾,無外乎幾點。

一是經濟上發展上去,人民首先要物質生活方面有了保障才能算是過得幸福。

連飯都吃不飽何敢講幸福可言。二來,在發展經濟的同時也得注重環境保護問題。

這次海東青牛市的事件就充分的暴lù了海東市在環保一塊抓得很不好。很薄弱,從爾也倒致了一系列連帶著的問題的發生」葉凡趁機也倒出了自己一些工作理念,想法。

自然有試探周森的意思,如果周森能同意自己的看法,那周森來海東,葉凡也不妨支持他。

「我也有同感,以前在洪縣時,海東的礦業發達。海東的經濟全靠礦業一塊了。

這就使得當時的海東的幹部產生了一種惰xìng心理,靠礦吃礦。這邊,不思進取,在招商引資,發展本地其它外向型經濟方面很不得力。

結果,礦業是發達了,但是,環境也遭到了空前的破壞。現在啊,要把這一切找回來,太難了。

不過,不管怎麼難,隨著國家對環保問題的逐年重視,我想,如何的協調徑濟發展跟環保相同促進,和平共榮的發展也是一個值得我們去發掘,去探索的問題。

不過,不管怎麼樣的困難,我們,絕不能以犧牲子孫後代的幸福為代價的。

這就是一個長遠眼光跟短期經濟效益的問題。其實,就是長視跟短視的問題罷了」周森也同意葉凡的觀念,兩人一談起來,倒彼有些同感。

不過,不管周森這樣講是否做作,但周森現在也隱晦的表明了一個態度。他會尊重葉凡的選擇,葉凡的工作風格。如果周森來,至少比突然扎進一個不認識的〖書〗記好得多。葉凡已經有些心動了。

見初步的目標達成,雙方的試探也差不多了。葉凡笑道:「到飯點了,周主任,咱們去市委食堂吃頓便飯。」

「那敢情好,我就打擾一頓了。」周森笑道。

飯吃得很融恰,都沒再談工作上的事。談的都是些笑話,開心。

周森連夜走了,葉凡曉得,他要去活動了。雖說他是唐浩東辦公室副主任,但是,要下到地方擔任一個大的地級市市委〖書〗記,還有許多關卡要撞的。比如,南福省省委這些領導就是一大阻梗。畢竟,一個大市的市委〖書〗記,各方都關注著。

葉凡一臉jī動的拿著唐〖主〗席的親自信回到了清溪居,這廝自然是想趕回去看看信的內容了。

而喬圓圓一見到葉凡,溫柔的過來幫他脫了外衣,說道:「累了一天了,到裡頭洗洗,水我已經放好了。」

「那你給我搓搓。」葉凡乾笑了一聲,伸指頭在喬大小姐下巴處,相當放dàng的勾了一下。

「討厭,又勾我下巴。」喬圓圓沒好氣的哼了一聲,不過,並沒動手把葉老大的手指頭打掉。看來,女人只是說說。並非心裡不願意。女人講的『討厭』…是加了引號的,實則嘛,就是喜歡了。

進到衛生間後,葉老大伸手一環抱就抱起了喬大小姐。伸手三下五除二就錄了個精光。

「都不會溫柔一些。」喬圓圓白了某君一眼。

「女人不都喜歡動粗嗎?」葉老大裝得一臉愕然樣子盯著喬圓圓。

「說,你給幾個女人動過粗?」喬圓圓這思維的跳躍xìng真是沒法講了,葉老大心裡直汗顏,笑道「咱這老實人還能跟幾個女人動粗,除了你還有誰?」

心說,打死也不能承認給其它女人如此的動過粗。這個,圓圓不介意但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