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整頓青牛班子

第一千八百零八章整頓青牛班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唉,才有點欣賞,看來,想得到你的欣賞,還有一段很長的路的。」葉老大不由得嘆了口氣,這貨貌似有些遺憾,實則,心裡還是相當〖興〗奮的。

什麼葉有點欣賞?

那就是在提醒你,你葉凡,已經進入了唐〖主〗席視線了。以前,你可能也進入了,那個,只是〖主〗席在考察你,只是從工作方面進入視線。

此一刻,面對唐〖主〗席的親筆信,意思應該是已經漸漸的mō著了唐〖主〗席圈子的圈邊了。那是作為親信的一種初步的感覺,覺得你是個可以考察的人選。

「你在念叨什麼,神神叨叨的,一會憂一會喜的。」喬圓圓其實對這封信很好奇,不過,葉老大沒有表態,她是絕對不會去亂翻的。

「拿去看看吧。」葉凡隨手遞了過去。這封信,雖說是秘密。但是,還是可以把喜悅跟老婆一起分享的。相信喬圓圓不會拿出去亂講的。

「如累涉及機密就不用了。」喬圓圓並沒有伸手去接,而是搖了搖頭講道。

「算是機密,但是,你可以看。不過,法不傳三耳就是了。再說人,你是我什麼人?」葉凡一臉慎重,說道。

喬圓圓這次再沒猶豫,接過後看了起來。看完後,葉凡發現,喬圓圓的額角居然滲出一些細密的汗珠來了。

「看你高興得,這個也流汗?」葉凡打趣樣笑著,隨手拿起側旁枕巾幫她擦汗。

喬圓圓沒動,任由葉凡擦著,擦著擦著,葉凡猛然發現。喬圓圓的眼眶中已經有細小的淚珠在滾動著了。

「你這是怎麼啦?這個,怎麼還哭?」葉凡真有些莫名了。

「哥,你不曉得,在家裡,好多人在講我」喬圓圓眼圈一紅,淚珠真的從腮邊滾落下來了。

「講你?」葉凡心裡一動看了看喬圓圓,說道「是不是講某個姓葉的同志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唉」喬圓圓嘆了口氣,沒答算是答。

「哼!」葉老大那臉突然硬梆如鐵陰沉如墨,突然彈身而起,直接從走廊的欄杆一個飛騰跳到了清溪居前邊的草坪上。

這貨伸展開拳腳,不久,傳來噼噼啪啪的雜亂聲音來。那個,自然是葉老大在發泄心中的怒氣。

葉凡猛然間就明白了,大家族就是這個樣子,講求的就是一個門當戶對。

自己是古11縣爬出來的一個小旮旯。在京里那些名門貴族子弟眼中那是登不得大雅之堂的。

即便是自己現在有些小成就,但在那些天生擁有優越感的紅sè子弟面前,自己不如一坨屎。

因為他們的父輩或祖輩只要一句話,就能讓自己幾年的努力付之東流。就像那位徐老的什麼人一句話,自己馬上就被捋了帽子。

而費滿天一句話,自己這個正廳級幹部也可以是擺設,說拿掉就拿掉了。明明自己有理的東西,可是有理卻是無處訴求。

葉老大憤怒了,他憤怒的打著拳腳,爆怒的把一切火氣往園子皂的假山石頭砸了過去。一會騰空而起如虎鷹嘯天一會兒如鬥牛拱地。一會兒……

幸好這清溪居是以前范遠同志改建來給燕省長下來時專用的,所以,園子相當的開闊。而且,樹木掩映中,這裡儼然就是市委招待所裡頭的一塊禁地。

而喬圓圓全身有些抖瑟的披著睡衣,可憐的站在樓下的過廊里,一臉憂心的盯著葉凡。她沒有勸阻,她也曉得,此時此刻,就是誰也勸不住葉凡的。

「啊啊啊!」三聲連續著的爆猛喊聲是葉老大以全內勁似化音mí術喊叫出來的。就是遠隔幾十米開外的喬圓圓都感覺耳膜似乎遭到攻擊似的。

身子猛地一抖,瞬間有股子暈眩的感覺。這個,還是因為葉老大發射的對象不是她如果專門對著她吼,喬大小姐這位四段高手,鐵定馬上暈厥過去。

駱……

葉老大感覺〖體〗內傳來一聲刺jī似的震動,這震動太大了,猶如地震bō一般地在葉老大全身傳染開去。葉老大身子劇烈一抖,猛然間,好像什麼阻滯被豁然打開。

葉老大再次一騰空,這次,發現居然騰空度達到了三米多。費家的虎鷹功施展出來,葉老大一個滑翔,居然在風勢相助下滑翔了四十來米,卟嗵一聲砸進了清溪居的那個養著金魚的池子里。

葉老大獃呆的站在池中水中,他,突然愣méng住了。

「哥!」喬圓圓嚇壞了,不顧一切的撲進了池子里,這池水還是相當深的,接近三米左右。

「哥」喬圓圓一臉惶急的撲騰向了葉老大,不久到了葉老大面前,伸手緊緊的抱著了葉老大的雙身子,發現這裡好像淺一些,下邊是實地。

「哥,你沒事吧,哥,圓圓以後再不講這些無聊的話題了。世人怎麼說,圓圓從沒再乎過,圓圓心裡只有哥。這輩子,只有哥一個人。

只有哥……」喬圓圓抽泣著大喊道。

「唉……」葉老大回過神來,伸手mō了mō了喬圓圓那張惶急的絕世美人臉蛋,說道「……哥沒事,剛才好多事,突然間想通了。而且,哥也感覺,九段身手,應該是真正的進入九段了。

以前是靠藥物上去的虛九段,剛才一聲「喀,響,代表著哥從此跨入真正的九段行列了。

哥突然間發稟是在想事,別擔心。

哥跟你一樣,不再乎世人怎麼想?他狂我更狂,世人,算他瑪的去!」葉老大講完後,伸手抱起美人,一個虎嘯騰起,在水中半腰著踩水,幾個點步上了岸,在假山上騰挪滑翔,不久,直接勾到二樓的走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