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燕師長出手

第一千八百一十四章燕師長出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還沒有,這事,我們想抓了再審

「呵呵,假設要抓,也得師出有名才行。不通輯怎樣能定罪?」

燕師長道,葉凡一聽就明白了,燕師長只是想找個抓人的理由。

到時,海東市公安局把高潛定為嫌疑人,假設蘇志剛窩藏他可以給他按上個包庇罪了。到時,燕師長一夥一出手,估量蘇志剛吃不了一定得兜著走了。

姜還是老的辣講得太正確了,燕師長一眼就看到了關鍵之處。要借事用事,也得找准切入點,這個,通輯就是切入點。

「光是一個煽動人肇事力度還不夠一些。」燕師長又自語式的搖了搖頭,葉老大一聽,更明白了。敢情這位同志還不是普通的狠,到時,高潛的罪越大,而包庇高潛的蘇團長的罪名自然也水漲船高越大了。

「這個容易,我馬上安排海東市公安局的安局長下發下去。」葉凡道,直接掏出電話後跟安奇通了電話,嗯了一陣子之後安奇自然馬上去辦了。

「燕師長,我曾經安排好了。剛才安局長向我彙報是高潛作為地堂鳥集團的保安部部長,他手下看著許多的場子。不光是煽動一項了。據曾經掌握的證據看,高潛同進還犯有強姦罪,強迫fù女賣淫罪,恫嚇罪、傷人致殘罪等罪名。這些罪並在一同的話,高潛假設被抓,坐上十幾年是沒成績了

「那就好!」燕卑長突然高興了起來。

兩天後,燕師長到了海東,直奔二團駐地而去。而燕師長剛到不久,安奇也帶著一夥刑警到了二團駐地之外,央求求見二團團長蘇志剛。蘇志剛三十歲左右,長得並不高,瘦臉。

「安局長,們找我有什麼事,我可是沒空跟羅嗦什麼,有話直。」蘇志剛顯得有些不耐煩樣子。

「地堂鳥集團的高潛是我們公安局正通輯的嫌疑人我們搜遍海東了都沒有看見。我們疑心,他是不是躲進了軍營中。蘇團長能否協助我們給自查一下

「笑話,我這裡是什麼地方,軍事重地。是禁區能讓閑雜人等出去嗎?安局長,這樣講,是什麼意思?」蘇志剛兇巴巴的責問安奇道。

「我們只是央求們自查一下,並不是我們的人出去搜尋。假設沒有,我們轉身就走

「滾!」蘇志剛終於脾氣迸發了,指著安奇吼了起來。

「蘇團長,這是什麼態度?」安奇也火大了,大聲質問道。由於他知道燕師長就在另一座辦公樓里,如此的叫喊,自然是找事了。

「送客!」蘇志剛手一擺哼道看了安奇一眼,道「我希望安局長別沒事找事,在軍事禁區亂叫亂嚷的。信不信我馬上可以叫人扣了?高潛,高潛怎樣能夠跑我們這裡來。們這是想刺探軍事秘密。」「蘇團長,這話講得也太過份了。我們只是央求們協助一下,什麼時分我們全成特務了。蘇團長,這樣講話可是有誣害我們的嫌疑。

」安奇成心的大聲反駁道。

「不走是不是再不走全抓了,給老子扔出去。」蘇志剛要挾之意表lù。

「我看們哪個敢亂抓人!」安奇這戲表演得很足,大聲喝道。

「抓了扔出去!」蘇志剛覺得很丟臉子,沖外邊的幾個兵蛋了叫道。

幾個兵士凶了出去,直撲向了安奇。一下了就抓住了安奇的手臂。

單方糾持了幾下終究安奇才四個人,哪能糾得過七八個兵蛋子,雙手被反扭在了後背。不過,在押出去的時分,安奇不斷在大聲的叫罵著。

「什麼人在軍營中亂叫亂嚷的,成何體統?」這時燕師長的破鑼嗓門響了起來。

「報告師長,彷彿是幾個警團一個少校一個立鼻道。

「怎樣回事,叫過去問問。反天了不成幾個警察也敢到我們駐地肇事,這天難道還真要反過去不成了?」嘭地一聲,桌子被燕師長狠拍了一下「哼道。

不久,安奇四人被押著到了燕師長面前。

「首長,我是海東市公安局長安奇,到這裡是來」安奇剛講到這裡,就被蘇志剛給踢了一腳。差點撲倒在了地下。

「首長在這裡,能讓亂叫亂嚷嗎?給老子老實點,這裡是二團駐地,不是們那破旮旯海東市公安局。」蘇志剛很是囂張,道。

蘇志剛作為稟城蘇家人,從來就是優越慣了的。所以,他自我感覺良好,彷彿高人一等似的。

「到底怎樣回事,安局長,假設不能講清楚,我燕長水會讓知道在軍事基地肇事的結果的。」燕師長一臉嚴肅的喝問道。

「師長,他根本就是想趁機肇事,沒什麼好問的,乾脆婁把他給扔出去就是了。」蘇志剛趕緊道,他可是不想讓燕師長來管這正事。

「是師長還是我的師長!」哪知燕師長那臉突然一板,瞪了蘇志剛一眼,自然是敲打這傢伙太不成樣子了。蘇志剛臉一紅不作聲了。

「退一邊去!」燕師長冷哼了一聲,道「把他扶起來,我要問問到底怎樣回事?」安奇一邊站起一邊把通輯高潛的事給搗鼓了出來。

「放屁!純粹謊言。我蘇志剛怎樣能夠讓高潛這種通輯犯進到二團駐地。而且,高潛是什麼人我都不看法,何來藏在我們二團駐地一。」蘇志剛兇巴巴的吼道。

「吼啥,有事事,別亂叫!」燕長水劍了蘇志剛一眼,哼了一聲。

「是真的,我們的人看見高潛進到二團駐地的。」安奇態度非常的一定。

「噢!假設我不自查一下,還真會見怪我們第七師有包庇的嫌疑是不是?」燕師長冷冷的瞅了安奇一眼。

「當然,如今走了沒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