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摸進蘇林兒卧室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摸進蘇林兒卧室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那好吧,我們等著你們把事搞清楚,儘快移交人過去。到時告訴我們一聲就行了。」安奇顯得無法地點了點頭。

「什麼,高潛被抓了?」蘇氏會所經理蘇貴才接到音訊後大驚,趕緊往蘇林兒哪裡而去。

蘇林兒在海東市專門建得有一獨棟別墅,那是盡顯豪華樸素。光是別墅外邊的草坪就有十來畝之地,加上魚池、假山等,聽說當時耗資達七八千萬,蘇家,的確有錢。

「想不到萬無一失之地還不穩妥,看來,我們的對手不是普通的兇猛。」蘇林兒斜躺在她那把公用的,特別大號,既可以作椅子,也可以當暫時頭的床的床椅上,他看了蘇貴才一眼,說道「你說說,是誰給了安奇如此的膽子?居然能搬出七師師長來?能量,不是普通的小

「能搬動燕長水的人,至少也得比燕長水級別職位高的同志才行。

燕長水是大校,那至少也得是個將軍出手了。共和國雖說將軍彼多,但哪個都是有著背景、份量之輩。這次的事,變得更為複雜了。」蘇貴才臉上掛著一絲憂慮。

「不一定。」蘇林兒突然搖了搖頭。

不過,蘇貴才同志不明白,拿眼看著蘇大小姐,知道她會解釋的。

「我聽志剛說過,說是燕長水並不喜歡他。以前表現還不是特別的分明,不過,這次聽說志剛的高炮團將改編為二炮的導彈團了。所以,雖說團的建制並沒有變,但導彈部隊從來都是國度的重點秘密部隊。是軍中的中心軍隊,能擔任新組建的二團團長,出路的份量也減輕了許多。更何況,風傳**二團沒準兒還能改為導彈旅。」蘇林兒淡淡的哼了一聲。

「小姐是想說這事是燕長水在拿捏我們蘇家了,他,自然眼紅這個地位了。」蘇貴才一點就明白了。

「燕長水不斷不想讓志剛成為改編後的導彈團團長,他有本人的心腹想坐這個地位。

最近風傳燕長水要調整各團的工作,估量就是想拿志剛開刀了。這次,估量我們的對頭居然也知道了這個秘密。

所以,把高潛的事捅到了燕長水那裡。這下子正好了,燕長水不斷沒有什麼把柄,倒給他抓到了,藉機整了志剛。

」蘇林兒還真不是普通的聰明,一頓琢磨之後居然找出了事情的關鍵。

「難道安奇有這個才能?」蘇貴才眼中閃過一絲不屑。

「他」蘇林兒想了想,搖了搖頭,沉吟了一陣子說道「這事,八成是葉凡乾的。此人雖說出身並不怎樣樣?不過,聽說軍隊中有幾個拜了把子的兄弟。也許,是靠他的兄弟出馬聯絡上了燕長水1

所以,志剛這次剛好撞到他手中了。這事,還真有些費事。假設燕長水不斷咬住此事不放,志剛,估量得上軍事法庭。」蘇林兒那美觀的眉毛都在悄然動著。

「這個,小姐,是不是得趕緊想辦法才是。高潛對我們蘇家很重要的,而且,他知道的也太多了。是不是得向老爺子說說了,不然,就怕燕長水下手太快,我們會措手不及。」蘇貴才臉上憂色越來越重。

高潛的被抓,著實讓蘇貴才捏了一把汗。

「不管重不重要,他們如此對待我們,也不能讓他們看我們的笑話是不是?」蘇林兒冷冷的哼了一聲,尋思了一陣子,說道「你說說,燕長水是哪個集團的?」

「哪個集團的我不怎樣清楚,不過,聽說燕長水跟總裝備部的田復興副部長關係較不錯。會不會是他們一系的?」蘇貴才有些不拿不定樣子,看著蘇林兒,說道。

「嗯,腦子還沒懵懂,信息也還不是很不閉塞。」蘇林兒小贊了蘇貴才一句,說道「沒錯,就找田復興了。」「小姐,田部長跟我們並沒什麼交道,怎樣找?」蘇貴才有些鬱悶樣子。

「田復興跟我們是沒有什麼交道,不過,京城梅家跟我們家關係還有些。」蘇林兒冷哼了一聲。

「對了!」蘇貴才猛地一拍腦袋瓜,笑道「看我,把梅家都給忘了。梅長風不是到藍月灣了嗎?他還是基地副司令員,而第七師聽說是直屬藍月灣基地管轄的。說起來,燕長水不正是梅副司令員的手下。只需梅司令半出馬,燕長水難道還敢不聽話?」

「你錯了!」蘇林兒搖了搖頭。

「錯了?」蘇貴才滿腦子迷惑,看著蘇林兒有些吶吶然了。

「這樣講吧貴才叔,我們換個思緒。梅長風雖說跟我們家關係還不錯,但燕長水未必會賣梅長風的面子。

剛才不是跟你講過,燕長水跟田復興關係不錯嗎?難道他還真會怕了一個梅長風?

不就是個副司令員,總裝備部的一個副部長,份量比藍月灣一個副司令員大得多。

假設梅長風跟燕長水有交情另當別論了。惋惜的是,據我所知,梅家跟燕家並沒有多少交集。」蘇林兒說道。

「我明白了,首先要打通梅長風,而梅長風要做好燕師長的思想,而燕師長眼神盯著的是田副部長。

所以,歸根結底,得先做通田副部長的思想才行。而我們蘇家跟田副部長也沒多少交集。

所以,這事,得由中間人梅家出面去跟田副部長打交道。做通了田副部長思想就等於做通了燕長水工作了。」蘇貴才恍惚大悟樣子,看了蘇林兒一眼後,不過,眉頭又皺了起來,說道「不過,1小姐,梅家跟我們家雖說有些交道。

但是,京里這些家族大家都心知肚明的。

沒有利益交割,人家估量會和稀泥。」

「當然這樣,沒有利益交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