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居然是情書

第一千八百一十六章居然是情書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不過,找遍了蘇林兒的卧室也沒發現蘇氏會所跟海東市政府簽定的那份租地合同。

「怪了,保險箱里就放了十幾萬美金,老子只是從中抽走了二疊。

正好用來找妹子hua倒也夠了。不過,這合同,難道不在卧室里?」王仁磅心裡沉吟開了,眼睛像狼一樣的搜索著。

又戴上了一幅特殊眼鏡,這眼鏡,儼然就是a組的婁手們用的。可以用來捕捉到一些特殊的光線。比如,紅外線,紫外線等。

不過,令王仁磅這貨有些絕望,居然沒發現異常狀況。彷彿,這卧室本來就是一個普通的卧室。

這傢伙當然不放心,又翻了一遍上去,還是絕望。

「完蛋了,今早晨這臉沒地兒擱了。回去指不定會被葉小子編排成什麼了?」王仁磅心裡有些鬱悶口吻得一掌拍在了那鋪古董大床的床榻上。

咚地一聲響,王仁磅叫道:「無狀況!」這廝來了興頭,一番行頭搜索上去,果真發現子竅門。在床榻的旁邊mo了mo,動了動,一按一旋轉,咔嚓一聲微響,床榻下邊lu出一個暗門來。

「媽的,設計得還真是巧妙。不過,不想想老子磅哥是什麼人,這種小手腕,早玩膩了。不就是清朝時那些王爺們搞的小暗門嗎?老子是什麼人,小仁磅自得的在心裡自吹了一通,發現外頭整劃一齊的疊著一疊信封。

「怪了,什麼信這麼重要要藏得如此的深,難道,莫非…」王仁磅這貨嘴角勾起了一個dang的愁容,1小心的抽出一封信,發現封口沒封,抽出信紙一讀,登時有些啞然了。

罵道:「藍存鈞那貨有什麼好的,騙女孩子倒是高手。這信,寫得如此的肉麻,什麼「我的林兒妹妹,乾脆叫林妹妹,你藍存鈞不就成了寶哥哥。」王仁磅心裡猥瑣的笑著,又抽了一封看,發現還是藍存鈞那貨的情書。王仁磅有些氣了,連抽了幾封,發現封封如此。

「鬱悶,1小藍子有什麼好,值得你把他那狗屁不通的信當寶一樣藏著。」王仁磅心裡腹誹了藍存鈞一聲,一時惱著,倒把正事給忘了。

這貨生氣了,乾脆把一切的信都給拿了出交往本人包里塞去。

最後,在另一個暗格里發現了那份合同。這廝自然是恢復原狀後溜出了蘇氏別墅,直奔葉老大的清溪居而去,自然是去顯擺和邀功的了。

「怎樣樣,1小藍子這貨還真他娘的運氣好。就這破信,蘇林兒居然當寶一樣藏著,真是好笑。」王仁磅把那疊信一把扔在了茶几上,沖葉老大笑道。

「你把這個把人家給拿了,真有些缺德啊兄弟。」葉凡不由得好笑。

「缺個屁!」王仁磅沒好氣的哼了一聲,看了葉凡一眼,說道「蘇林兒那女子太囂張了,我們是得給她些經驗才對。不然,你這個市長當得可是相當窩囊的。」「呵呵,那是看在小藍同志面上,不然,我早動手了。修繕她還沒辦法嗎?」葉老大淡淡的笑了。

「最近有什麼打算,你如今是記市長一肩挑,可得抓緊點些。

不然,新的記一到,市委常委一配齊,又有得你折騰了。與其到時多方受制,不如如今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王仁磅倒是關心起這些來了。

「嗯,最近我在加緊操控力度。不過,有些事急不來。倒是你講的片面操控海東,我沒那麼大野心。而且,省委也不能夠讓我如此的去做。」葉凡搖了搖頭。

「也是,算啦,不講這個了,煩人。」王仁磅點了點頭。

「那個「惡狗,的女兒沒再來糾纏你吧?」葉凡似笑非笑,看著王仁磅。

「她哪能找到我,老子是什麼人,來無影去無蹤的。不過,被她纏上也挺煩的。」王仁磅這貨分明的有些言不由衷。

「你還煩,人家姑娘送上門來了。、,葉老大成心講道,自然是用來噁心王仁磅這貨的。

「別講她了,倒胃口。」王仁磅趕緊想轉移鼻題了。

二天後,狀況相持不下。

安奇急匆匆進了葉凡的辦公室,一出去,那是衝動著就嚷道:「記,不好了。」

「什麼事,老安,你不是三歲小孩了吧?」葉凡淡淡的哼了一聲。

「高潛居然被燕師長移交給了省公安廳,是直接交給勾鎮南廳長的。」安奇很是憤怒。

「哼,燕師長變臉還不是普通的慢。」葉凡一屁股坐下,冷冷的哼了一聲。

「當時燕師長可是一定的說過,等他們調查清楚蘇志剛的預先就把高潛移交給我們海東市公安局的。估量,這外頭,有人插手了。而且,高潛有了依仗,也許,人家早設計好了的。」安奇講道。

「無外乎一個蘇家罷了,估量,蘇林兒出手了。她也猜到了一些什麼。」葉凡哼道。

葉凡想了想,一個電話掛給了藍月灣的猴平軍長。問道:「猴軍長,能否幫婁打聽一下,第七師二團團長蘇志剛到底怎樣回事」葉凡把蘇志剛以及高潛的事講了一遍給猴軍長。

「行,我去了解一下再告訴你。」猴軍長很乾脆,直接回話了。

半個小時後來了電話,說道:「藍月灣軍事法庭的厲庭長說是當時是接到過藍月灣所屬的第七師師長燕長水的意思。

不過,才幾天,燕長水又改了說法。說是蘇志剛的事只是一些小

成績,他們第七師外部曾經處理完了,不用費事厲庭長了。

既然人家都這樣講了,厲庭長自然不會去沒事找事了。說句老假話,像軍人上軍事法庭的事,普通的事厲庭長都不想接手這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