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要帽子

第一千八百二十二章要帽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省紀委的賀海緯同志。」葉凡答道,看了費滿天一眼,說道「我知道,前次費叔推賀海緯上去,這邊協調不好做。所以,我也留了個心眼,剛好遇上有人告發,結果交待賀海緯下去暗中一查,居然查出了厲志達同志和姜初林等同志的違法成績。這個,我不知道該怎樣樣處理,還請費叔給個指示。」

「你明天來不光是送材料吧?」費滿天那雙眼彷彿能洞察葉老大的心思,這廝被費滿天盯著看著,倒真有些發虛了。深吸了口吻,說道「嗯,倒有一件大事想費事一下費叔。」

「大事,你眼中有大事嗎?大事的話你還會到這裡來?」費滿天雖說還在冷哼,但表情上彷彿好了不少。

應該是那材料起了作用了,這材料對費滿天來講,太重要了。對燕春來同志來講,複雜就是一枚炸彈。

由於,厲志達可是他全力力挺推舉上去的。厲志達上任還不到二個月,這下子馬上就被雙規,置信燕省長那臉子,可是丟不起了。而且,燕春來被打壓後,這段工夫全省人事調整,費滿天可以如意的全盤操控了。

「費叔,你也知道,我在海東想幹些事。而且,我如今還只是個代市長,市委記我不敢想,這個代字能不能先去掉。四月份的人代會招開時可是沒有把我放進轉正的提名中去。這個,彷彿有違組織程序吧?」葉老大先放了個煙霧彈,從唐席的信中曾經知道,本人頭上這個「代,字在沒有上頭允許的狀況下。

就是費滿天這個省委記也只無能瞪眼。這個,再費滿天無法完成的事來刁難他。到時他辦不到,本人再托出於友和的事來,估量就好辦得多了。

「這事,不用講了,你還東青。組織上思索到你還需求磨練,所以,你這個「代市長,得在兩年內轉化。前提條件是要干好工作,干不好的話,你還想轉正,這帽子都得丟啦。」費滿天果真擺了擺手,立刻斷了葉凡的想法。

「唉」葉凡裝得一臉的絕望欄子,臉臭臭的愣坐在了那裡。

這貨,在演戲。

「算啦,看你幹得還行,我允許你提個能辦到的小條件。」費滿天一時高興,興起就給許願了。

其實,費滿天當然也明白葉凡在海東的處境,估量,等市委記以及三個常委名額一補足,葉凡的日子,又將不好過了。

而且,葉凡在海東干出的青牛事情,也得罪了海東的許多幹部們。經後的工作,一定更難展開。不然,費滿天是不會隨便許願的。

「那隻好這樣了。」葉老大裝著一臉的心不甘情不願樣子。

「還不滿足是不是,要不,不要提了。」費滿天皺了下眉頭,不悅了。

「我提!」葉老大趕緊說道,看了費滿天一眼,說道「我去海東後市委副秘書長於友和同志不斷……」

「噢,你回去吧。不要再在省城呆了。這段工夫風聲比較緊,有些事跟你又沒關係,你呆著反倒不好。回去,回去,好好乾好本人份內的工作。有一點要留意,海東前段工夫搞得較亂,你要留意跟同志們的勾搭。只要一個勾搭的隊伍才能更好的干好海東的工作。」費滿天揮了揮手。

葉凡,自然點著頭走了出來。

「勾搭勾搭,到底是誰在背後捅我不過,這個梅家,是得敲打敲打了。」葉凡不斷在尋思著這些成績。

這時,電話響了。

陳嘯天奮的叫道:「公子,葉強醒子。」「醒了,我馬上回來。」葉凡一聽,心裡一抖,大哥的病情在從陳家拿來的「洗腦功,刺激下,明天終於有了卻果。葉凡開車直往家裡飆去。

「怪了,我怎樣躺在這裡。

」眼神有些朦朧的葉強看了葉凡一眼,問道。

「你昏睡良久了,如今感覺怎樣樣?」葉凡一臉關切問道。

「就頭還有點暈,其它,手腳都能動。」葉強說著,還特別動了動手腳。

「慢來,你剛醒過去,動作幅度不要過大。」一旁的陳嘯天趕快說道。

「大哥,我給你搓搓。」葉凡說著,施出內勁之氣為葉強全身揉搓了起來,這樣活絡氣血之後也能活動得快點。不過,葉凡感覺到了一絲怪異,不由得問道「大哥,你如今幾段了?」「我,就三段頂階,就我這根骨,這輩子,估量就這樣子了。既然你們講我昏睡好長一段工夫了,估量,如今能否有二段就不錯了。」葉強有些鬱悶,講道。

「不對,你以前的內勁我探過,如今,彷彿比以前強了不少。莫不是因禍得福,反倒打破四段了。」葉凡說道。

不會吧?

葉強一奮,居然從床上彈了起來,葉凡想拉都沒拉住。感覺彷彿經過本人用特殊手法活絡後大哥的身體也恢復得差不多了,也就不管他了。葉強一聲大吼,衝到院外的樹林里,末尾拳打腳踢了起來。

「看來,葉強真是因禍得福了。」陳老在一旁捋了幾下頜下的幾根毛,淺笑道。

「這個,想想也正常。這段工夫,葉強進了多少的補,也許,在陳家洗腦功的刺激下他不測打破了。以前不是聽說洗腦功有助於功力打破,看來,是有些效果了。」葉凡笑道,倒也很是開心不已。

「嗯,沒準兒還真是洗腦功的作用了。」陳老也笑道。

「陳老,我看陳軍也是時分了,就早晨吧,一舉拿下六段開源。」

葉凡笑道。

「好!」陳嘯天沒講一個謝字,但是,那股子感激,只能從他的眼神中感覺到。

早晨,陳軍的打破其實很順利。

陳軍和葉凡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