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興風作浪

第一千八百二十八章興風作浪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而蘇家大院就駐在南門不遠處,在京城裡也有相當長歷史了。蘇家祖上曾經官職到副中堂。

所以,自清朝以來,蘇氏由於財力雄厚不斷傳承了上去。

到時下,四九城南門蘇氏大院就是財富的代表。

恐怕京城裡凡是想發財的同志都想去蘇氏大院走一遭。瞻仰一下蘇氏長輩的英容,膜拜一下,也許沾點好運也能發上一個大財。

「四九城南門蘇氏,就是得到過鳳老親筆墨寶題名的那個蘇家?」

田往忠還真有些詫異了。

「沒錯老田,所以,我才扯著這張老臉皮不斷跟你嘮叨。你想想,你的手下抓了人家蘇家大小姐,人家還不心疼死了。到時,真的惹出什麼費事來,你這個指導面子上也沒光榮是不是?」崔景浩顯得一臉關切口w吻說道。

「呵呵,即使是鳳老留有墨寶的南門蘇氏。假設其家庭成員違法犯罪的話,照樣子要遭到法律制裁的。

我置信鳳老也不喜歡一個不遵法的家族。而且,葉督察長即使是掛個空名,但是,他還是公安部警務督察局的副督察長。

他內行使本人作為一個副督察長的權利。更何況,能擔任這個職位的同志,我置信他有明辨是非的才能。

會恰如其分的處理好蘇家成員的事的。」田往忠那老薑不是普通的辣,根本就是在和稀泥。

這個也正常,既然葉凡是前任央委員、公安部部長劉紹東同志打過招呼特別安排的。

置信劉部長當時也有本人的打算。雖說劉紹東同志如今曾經調整到央政法委任副記了,但是,他沒有打招呼撤去葉凡的職務前,作為公安部副部長的田往忠,一定不會去提這事的。

而且,田往忠對葉凡的特殊安排也感覺相當的奧秘。他也細心的查過葉凡的材料。

此人出身不怎樣樣,而如此年輕就能坐到如今這個地位,的確是令田往忠心裡暗暗稱奇的同時又是暗暗震驚不已。

假設說葉凡沒有絲毫背景那是絕不能夠的。所以,田往忠這種老油子是絕不會去招惹這個費事的。

「老田,你真不管了。到時莫懊悔?」崔景浩有些生氣了,口吻略重了不少。

「懊悔我有什麼懊悔的。如今不是沒人告葉凡同志嗎?真有事時我自會妥善處理的。假設下屬干一點事都要去干多,哪我還忙得過去。老崔,我倒是覺得,有些事,我們沒必要去過問,你說是不是?」田往忠倒過去勸起崔景浩來,差點氣得這老小子要甩電話了。

「既然你不管,那就算了。」擱下電話後崔景浩一臉的陰沉。

他知道,既然連南福省常務副廳長勾鎮南的話在海東市都不管用。估量本人傳話去也沒大用。

那個叫安奇的局長根本就是葉凡手中一支槍。葉凡指東,此人絕不會往西的。崔景浩還暗暗的佩服起葉凡的御人之術來。

像這種狀況除非是你的下屬置信你有相對實力能擺平這事才敢去干。不然,在弱小如勾鎮南出面的狀況下,下邊一個正處級的公安局長還敢頂牛,這是什麼狀況。

崔景浩用腳指頭想也能想明白過去。不過,想明白是一回事,這個,面子可是丟不起。而且,當年本人能坐上如今這個地位蘇家在暗中也出了不少力的。

假設連這點大事都擺不平,那當前就莫想再要求蘇家給你出力了。

崔景浩的內心非常的巧妙,彼為無法和憤怒。

想不到本人堂堂的公安部有著份量的副部長,在面對下邊一個地市的公安局長成績下居然有種有力的感覺。

不過,崔景浩想了想又拔通了南福省政法委記李昌海的電話。

心想李昌海不但是分管政法系統,但人家還是南福省省委常委,在體制內,對葉凡這個代市長也有著莫大的威懾力的。

只是,當李昌海聽說了這件預先也是沉吟了許久,說的話跟田往忠同志居然差不多口w吻純粹的在和稀泥使得崔景浩同志暗暗的又吃驚了一回。心裡不斷在揣摩,這姓葉的倒底給這幾位同志吃了什麼迷混葯。

無法之下崔景浩只好把這口吻忍了上去,委婉的跟蘇家講了這方面狀況。

蘇家老爺子聽了後只是冷哼了一聲「你崔部長是公安部副部長怎樣的下邊一個正處級公安局長都搞不定。爾後,蘇老爺子馬上就掛了電話崔景浩神色一會白一會紅的,在房間里咬了幾次牙。他知道,從此後,跟蘇家的關係估量到頭了。老崔同志對葉凡的憤怒,曾經到了爆炸的邊緣。不過,老崔同志鎮定得很。與其到時發話下邊不聽丟臉子,不如不發話。所以,老崔同志最終還是選擇了閉口不說。

早晨,葉凡從桃木縣處理了一些預先,拖著有些疲憊身子走向了車子。

由於,桃木縣縣長王龍東同志曾經調到青牛市任市委記子。而縣長一時人選還沒有敲定上去。而縣委記姜初林同志又被省紀委的人雙規了。

使得桃木縣一下了得到了兩巨頭,顯得有些群龍無首。時下正值桃木開發的初步樹立階段,一定不能拖了。

所以,葉老大隻好親身跑了一趟桃木縣,安排好了一切後曾經是早晨了。匆匆吃了頓便飯後預備上車時李木一臉恭敬,說道:「記,我來開車吧?」

「行,就你來開了。」葉凡點了點頭,一屁股坐在副駕地位上。

車子在盤山公路下行駛著。

突然,吱嘎一聲,李木停下了車子。

由於前方發現一輛東風牌大卡車正翻在一旁的側溝里,車上裝的水果滾了一地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