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燕省長很鬱悶

第一千八百三十章燕省長很鬱悶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蘇總、陳總,到底怎樣回事?請講清楚,假設是海東的同志成心為之,我們嚴肅處理的。」燕省來首先就表了態。

其實,心裡也明白了。這些傢伙來估量次要目的還在蘇家小姐身上,投資的事,估量,沒準兒還只是個幌子。不過,假設能弄出蘇小

姐來,蘇家再怎樣說也得砸上幾個億再走。

「這事,我真不好意思費事燕省長了。本來是想去科技園區走一趟後直奔海東。不過,想到妹妹還在看守所里,真不是個滋味。我看還是這樣,等我們從海東回來後再談投資的事怎樣樣?」蘇庄成自然玩的是欲擒故縱的老招子了。

這一點燕春來和庄寧芳都心知肚明的,不過,明知蘇家大少在挖坑。不過,這坑燕春來跟庄寧芳還不得不跳了。

「馬上給我接通海東市公安局電話,我要問話。」燕春來一臉嚴肅,轉頭沖一旁的秘書哼了一聲。他,果真「下坑,出手了。

由於,燕春來捨不得得到了蘇家這個大同伴。幾十個億的投資,能為南福省創造多少利潤,能處理多少的失業成績,能帶動南福省的經濟增長多少?

而且,南福省經濟發展上去了,燕春來同志臉上也有光榮。而且,這也是個打開蘇家之門的鑰匙。一次協作能成功,還有下次,再下次。

蘇家的財源是取之不盡的,絕不能丟了這樣的大客戶。

「我是燕春來,叫安奇接電話。」一接通居然是個年青人聲響,燕春來想都沒想,直接哼道。

「燕省長,安記正在交待一些事情,我馬上去叫。」安奇的秘書陳晨一接通電話,差點嚇破了肚皮,反應過去後趕緊說道。陳秘書快步往會議室跑去。

不久,安奇拔通了電話,說道:「燕省長您好,我是海東市公安局的安奇。」不過,說句假話,安黃心裡有些發怵。剛才聽秘書陳晨的彙報說是彷彿燕省長的口吻很是不善。

「你們是不是抓了蘇家地堂鳥集團的蘇林兒小姐?」燕春來剛經過省廳一些人的彙報也知道了一些原為。當然,作為燕春來同志也不能夠胡來的。在了解狀況後知道事並不大。

「是的,蘇林兒涉嫌幾起案子,所以,海東市公安局」安奇剛解釋到這裡,話筒里傳來燕春來的哼聲道「我不管發生了什麼事,馬上放了蘇林兒總裁。人家是來做生意的,即使是她的手下犯了一些什麼事,這個,跟她有什麼關係?太不象話了,你們這是在保護商人還是在嚇跑商人。」

「這個,燕省長,我們正在調查。蘇林兒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嫌疑人。所以」安奇硬著頭皮,麻著膽子又爭辯了一句後,終於惹得燕春來發火了。

想到剛才省公安廳的常務副廳長勾鎮南的說詞,知道這事是海東的葉凡整出來的。再聯絡到葉凡最近所做的一系列事情,燕春來那股火熊熊熄滅了起來。

「安局長,是不是有人指示你不準放認?」燕春來冷哼道。

「這個,不是,這事,我們局裡正在調查」安奇腦門子上那汗珠終於冒出來了。這個,可是難死安奇了。沒有葉老大允許,安奇不能放人。

可是如今燕春來在逼著本人馬上放人。叫安奇怎樣回來,這事,

總得先知會一下葉老大。

只是燕春來逼得緊,安奇根本就沒有工夫向葉老大彙報什麼。所以,這人,一定是不能放。但是,燕省長這邊又該怎樣樣矇混過去……………,

「不放是不是?」燕春來口吻倒是平淡了上去,不過,反倒是安奇心裡更是恐慌了。

指導的口吻嚴峻點的時分沒準兒那是由於他處於一種暴怒之中,等安靜上去後倒沒什麼。假設指導的語氣由怒到安靜,那成績就非常的嚴重了。

就在這時分,秘書陳震給安奇做了個手勢。安奇趕緊捂住了話筒,裝著在思索樣子,陳震馬上把話筒湊到了安奇耳旁。

傳來葉凡的聲響道:「你直接跟燕春來講,是公安部警務督察局正在督辦這個案件,警務察局的指導有明示,蘇家的人在沒有調查清楚前,不能放人。假設燕春來硬要同是誰督辦,你就抬出我吧。」

「這怎樣行?」安奇趕緊說道,轉爾咬牙道「記,這次的事,我硬到底了,最多就是丟帽子,媽的,老子還真不信這正義的事不能戰過罪惡。」

安奇講這話時相當的悲壯,有股子「風蕭蕭兮易水寒,膽小鬼一去兮不復,的壯烈感覺。

他知道,明天是把燕春來得罪透了。估量,今後只需有燕春來在的一天,本人在南福省休想再往上一步了。能保住屁股下的地位那曾經是燒高香了。

葉老大自然知道安奇只是在表達一個態度罷了,從到益來講,他不能夠如此死拚的。

不過,能講出這話來,葉老大也得另眼看安奇了。

「沒必要,你直接抬出我就是了。你的層次還太低,跟燕春來形不成對抗。就這樣定了。,…葉老大冷哼一聲掛了電話。

安奇登時輕鬆了許多,趕緊把葉老大交待的話抖落了出去。

果真,燕春來逼了過去「哼道:「既然是公安部督辦的案件,我剛接到省公安廳常務副廳長勾鎮南同志彙報說是,公安部警務察局並沒有下發有關告訴到省廳來?」燕春來還真是老辣,一語就戳中了關鍵。

「燕省長,這個案子,日前處於保密調查階段。所以,公安部那頭沒下發有關告訴,這個,也情屬正常。公安部的事,我們下級公安機關哪敢去追本溯源是不是?」安奇在和稀泥,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