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都市娛樂小說 >官術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果然毒辣

第一千八百三十三章果然毒辣

小說:官術| 作者:狗狍子| 類別:都市娛樂

哼,你燕春來同志也不能夠在南福省呆一輩子。」葉凡冷冷哼道。

「好好!」燕春來被氣著了,連說兩個「好,後說道「我燕春來雖說不能在南福省呆一輩子。不過,你葉凡同志很能夠在西林的東貢市呆一輩子。」

「你要挾我!」葉凡冷哼一聲,說道「我置信,你燕春來同志也不能夠一支手就能遮天的!我葉凡這雙眼不瞎,我在東貢看著的!麻木的!什麼東西!」「葉凡同志,你罵我!」燕春來暴怒了,吼了起來。

「我沒罵你,我罵的不是東西的那個東西!」葉凡啪地一聲掛了電話。

「這樣的人也能當市長,是誰引薦的他,簡直瞎了狗眼!」燕春來終於沒忍住,在外間的小會客室里一邊甩了茶杯一邊吼了一句,這聲響,傳得很遠。由於,會客室的大門是虛掩著的並不是實關著的。燕春來同志被氣著了,城府如此深的他也會被氣成這樣子,估量全華夏就葉老大能做到了。

「別急壞了身子老燕同志。」這時,虛掩的門被納蘭若峰推開了。

「唉」燕春來恢復了安靜,嘆了口吻,看了納蘭若峰一眼,說道「老蘭,你說說,我這個省長是不是做得特失敗?」

「剛才是葉凡給你氣受了吧?」納蘭若峰看了燕春來一眼,問道。

「一頭犟牛!乾的事蠢不可及!」燕春來沒好氣,哼道。

「算啦,犟牛都去東貢了,還生這份子閑氣幹嘛?再說,你也知道那傢伙蠢了。跟蠢蛋有啥好生氣的。」納蘭若峰勸道,臉上閃過一絲興哉樂禍。

「我真想宰了他。」燕春來哼道。

「他那身牛肉,太硬,不好下口。、,納蘭若峰搖了搖頭,有些疑惑的看了燕春來一眼,沒忍住問道「老燕,難道他又整事了?都眼這個節骨眼上了,普通的幹部全老實呆著了他還敢不老實?」「唉,這犟牛開著發掘機去剷平了蘇氏場所。雖說那塊地盤是市政府的,但也不以如此暴力。

整了十幾台發掘機,轟隆隆的招搖過市。而且,一到外頭髮掘砸扯的,根本就是在搞破壞。

這個,拿回來都是爛地一塊了。蘇氏場所原先設計得很美,我曾經去過一次。

在國際也算是中下水準了。

要是能經過談判把土地拿來規劃為市政府樹立時,根本就不用再出多少錢,直接就可以在他們場所的根底上停止規劃。

最多是補償一些款子罷了。如今倒好全給這頭犟牛給毀了!那可是按高爾夫標準設計,加上蘇州園林形式搞的好園林。

假設能變成海東市市政府下班的地方,那將是國際一流的市政府了。」燕春來彼為心疼,說道。

「不一定!」納蘭若峰搖了搖頭。

「什麼意思?」燕春來問道。

「假設不破壞掉,那地要拿回來,太難了。而且,假設要在蘇氏場所原來的根底上規劃…,估量人家也不能夠輕鬆的就讓你規劃的。

而且,那要價,估量也是天價,市政府根本就出不起那筆錢。」納蘭若峰有本人的看法。

雖說納蘭若峰對葉凡有意見,但有關南福省到益的事他還是會站在省市政府這一邊的。

「也是,這下子倒砸得好了。而且…

」燕春來講了半句話,而納蘭若峰卻是接上話頭,講道「沒錯,收拾那小子蘇家自會出手的。他明天這一挖,可是撞了大禍。

蘇家,絕不會放過他的。我很是為那傢伙惋惜啊大好前程就這樣毀了。當前再想東山再起,難了。

聽說東貢市是西林省最窮的一個市。而且處於邊地步帶全市連條像樣的二級路都沒有。

省道也是三級公路,坑坑窪窪的那能叫路。至於談到經濟,估量到目前,好多人還吃不飽飯,娃娃上不起學。

跟海東市相比,一個在天上一個在地下。那傢伙,去那個地方還想爬起來,難了。

而今又結下了蘇家這樣的勁敵,人家不搗亂嗎?所以嘛,老燕,不必為他急壞了身子。那傢伙,沒有出頭之日了。」

「唉,我倒是覺得有些惋惜。葉凡同志,還是有些能耐的。至少在海東這段工夫里,他幹了許多事。他是一個「幹才,。」燕春來嘆了口吻。

……幹才,不聽話就是「廢才」誰肯用一個不聽話的「幹才」像他這樣的人,是怎樣坐上市長地位的也著實令人感到奇異。」納蘭若峰哼道。

「唉,不說了。」燕春來擺了擺手,想了想沖秘書交待道「叫周森他們開慢點,穩實點,去海東的路不好走,別出了什麼事。」

秘書答著去了。

「呵呵,這個安排好。周森同志會不會明白就難說了。不過,既然燕省長交待的,想必周森也會揣摩一下,那車速,應該會慢上去的。」納蘭若峰笑道。

「呵呵,我是為同志們的生命安全著想嘛!而且,周森好歹也是一方大吏了。這點意思都明白不了,還當什麼記?」燕春來淡淡的笑了。

「對對對,同志們的安全最重要了。」納蘭若峰笑道。心裡罵道,老狐狸。明明是叫周森慢著過去,等葉凡片面破壞完了蘇氏場所。蘇氏不得不交還土地。倒是一石二鳥。這樣上去,既讓市政府發出了土地,而葉凡也把蘇家的人得罪透了。

果真毒辣!

看到被搞得烏七八糟的蘇氏文娛,蘇庄成咬牙了。他見到葉凡就講了一句話「哼道:「你叫葉凡,我蘇庄成記下你了。」

「呵呵呵,我的大名,你蘇大少喜歡記就記吧,本人,不再乎這些。」葉凡淡淡的笑了笑,一幅